美联储理事沃勒(Christopher J. Waller)周二(5月21日)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发表谈话时指出,4月份通货膨胀数据朝向2%的进展可能已得到恢复。数据显示,美国通胀并未加速、进一步调高政策利率可能是没有必要的。

沃勒表示,未来3-5个月数据若持续走软,美联储能考虑年底或明年初降息。

沃勒被视为有可能接替Jerome H. Powell(鲍威尔)成为美联储的新任主席的人选。鉴于沃勒目前所担任的职务和地位,外界普遍认为其所发表的观点具备一定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相较于美联储降息预期的模棱两可,苦高利率久矣的欧盟,或先于美联储进入降息。

据悉,欧洲央行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和存款机制利率,自去年9月份以来分别处于4.50%、4.75%和4.00%的高位。有分析指出,高利率导致欧洲私人部门付息压力大,家庭部门的财务预期和信贷可获得性较差,欧元区投资者信心指数、制造业指数等指标持续不振。

但是,今年一季度欧元区和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均环比增长0.3%,以及通胀压力的显著减轻,为欧元区实施降息政策创造了有利条件。

数据显示,欧元区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自2022年10月份达到10.6%的高位后便连续回落,今年一季度持续下行。欧盟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份通胀率按年率计算为2.4%,与3月份持平,保持相对温和。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周二表示,鉴于欧元区消费者价格的快速上涨之势目前基本上得到遏制,下个月降息是很有可能的。拉加德表达了对通胀前景的乐观和信心,“我确实相信,我们已经控制住了通胀。我们对明年和后年的预测即使没有达到目标,也已经非常非常接近目标了。所以我相信我们已经进入了能够控制得住的阶段。”

拉加德强调,若中期内实现2%的通胀率,那么欧洲央行很有可能在6月6日采取行动。

据财华社观察发现,在欧元区之外的欧洲,瑞士、瑞典两国已先后在3月份和5月份开始降息。有分析人士称,降息有助于刺激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利率下行有助于降低政府债务的借贷成本,为政府提供更大的财政空间来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有助于降低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成本,鼓励投资和消费。

作者: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