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何铭亮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023年,是全球油运市场“烈火烹油”的一年。

这一年,全球油轮运输市场各船型日收益均处于历史相对高位,VLCC超大型油轮涨幅113%,Aframax型油轮与Suezmax型油轮,分别同比上涨73%和39%。

国内航运央企中,中远海能(600026.SH)的归母净利润规模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同比增幅近130%;另一家招商轮船(601872.SH)的油运板块净利润录得249.18%的增长。

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供需紧张导致的行情红火仍将继续影响2024年。今年3月,科威特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Shaikh Nawaf al-Sabah就指出,若红海危机再持续六个月,租船市场可能会出现无船可租的局面。

两家航运企业去年油运利润暴涨

2023年,以油运为主业的中远海能,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29.95%至33.51亿元,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

招商轮船的油运板块,2023年净利润同比暴增249.18%至30.83亿元。招商轮船业务板块还包括集运、干散货运输、滚装船运输等,但油运板块去年以近四成的营收占比为招商轮船的净利润贡献了六成。

毛利率方面同样大幅增长,中远海能2023年毛利率同比增加11.2个百分点至29.5%,招商轮船油轮业务毛利率则同比增加21.36个百分点至39.67%。

招商轮船称,2023年公司现货市场经营的VLCC油轮四个季度表现比较均衡,即期日均租金(TCE)接近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万元),而且油轮船队整体经营业绩继续跑赢大市,尤其是VLCC船队继续跑赢大部分同行。

4月2日,接近招商轮船方面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招商轮船全球大三角(中东、远东、大西洋)航线业务约占公司业务量一半,重载率(全年重载航行时间/全年航行时间)提升;船队结构上,新型节能环保船型和船龄上的相对优势等都提升了公司的竞争能力。

不止国内两大央企,从全球趋势来看,2023年油轮各船型收益均迎来久违的攀升。

中远海能高级经济师温小青撰文指出,2023年全球油轮运输市场各船型日收益均处于历史相对高位,VLCC船型涨幅最大,同比2022年平均日收益上涨约113%;其次是Aframax船型与Suezmax船型,分别较同比上涨73%和39%。

运价上涨同样带动船价上升。4月3日,航运数据分析机构Veson Nautical(原Vesselsvalue)提供给时代财经的数据显示,5年船龄VLCC当前价值已攀升至历史高点为1.13亿美元,相较历史价值中位数已攀升154%,同比上涨11.09%,与前年同期相比大涨51.36%,充分反映了近年来市场对该类油轮的强烈需求。

供需紧张仍将持续,2024年或一船难求?

租金高涨、运价火热,源于油运市场自近年持续的供需紧张。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同比增加约230万桶/天至1.017亿桶/天;全球石油供给同比增加约180万桶/天至1.019亿桶/天水平,主要由美国、巴西,以及圭亚那等非OPEC国家的产量增长所推动。

航运研究咨询机构德路里指出,尽管西方需求疲软,但2023年亚洲强劲需求增长使得当年整体石油市场保持强劲,原油供应的大部分增长来自美国和拉丁美洲,而中东地区的供应由于产量限制而下降;大西洋地区到亚洲的长途贸易激增,增加了超大型油轮(VLCCs)的吨海里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美国成为全球石油出口第一的国家,“数据显示,以美国为首的大西洋区域产油国对油轮运输市场的影响力正逐步赶超中东、西非等主流区域,特别是对Aframax船型和Suezmax船型的带动要明显超过VLCC船型。”温小青称。

中远海能也在2023年报中指出,旗下VLCC船队大幅提升了大西洋市场的运力投放,同时开发美西、巴西等区域的高收益航线;而中小型船队则加强了在大洋洲高收益市场的航线布局力度,开发了澳洲至日本、新加坡至新西兰、中东至毛里求斯等新航线。

另外,红海危机对油运市场的影响依然在持续。自2023年11月开始,也门胡塞武装针对通过红海及亚丁湾的船只袭击不断升级,多家油轮船东宣布避开红海海域,转而绕行非洲好望角,大幅增加航线运距和航行天数。

2024年3月,科威特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Shaikh Nawaf al-Sabah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指出,若红海危机再持续六个月,租船市场可能会出现无船可租的局面。

国际地缘政治冲突频发,全球石油贸易格局不断重塑,大西洋区域贸易的活跃度提升以及跨洋航线的增加,拉升了整体油轮运输距离,全球原油吨海里需求在2023年增长了6.8%。

需求端火热,也让全球油轮的运力供给愈发紧张。Veson Nautical数据显示,2023年油轮运力供给并未大幅增长,当年累计交付106艘油轮,同比2022年(200艘)下降47%,2024年、2025年则预计分别交付144艘、188艘。

而考虑到全球油轮运力老龄化加深、IMO环保政策生效等,未来油轮市场的有效运力能否相应增加,依然颇让业内担忧。

中远海能在年报未来展望中直言,截至2024年2月末,全球VLCC仅剩1艘待交付,全年油轮船队预计维持极低增速。同时,新船造价高昂、船台紧张的局面仍在持续,未来油轮燃料技术的不确定性也抑制了船东在盈利的同时大幅扩张产能的冲动,使运力供给端持续为国际油轮市场的景气度带来强有力的支撑。

DNV海事高级副总裁兼全球油船船型总监Catrine Vestereng近期分析称,(油轮)船舶供应问题在未来几年会更加突出,尤其新造船难以跟上船队不断老化和效率降低的步伐。

4月2日,航运数据分析机构Veson Nautical大中华区负责人王翔对时代财经指出,未来市场动态依然受多因素影响,尽管面临如俄罗斯原油出口可能下降等一系列不确定性,但其他(油品)供应商的增加和大西洋、波罗的海地区长途运输的持续,支撑了市场需求。

“油轮订购活动在2023年有所回升,显示市场对未来需求的乐观预期。然而,新船价格高昂和交付进度延迟意味着未来几年市场平衡仍将保持紧张。环保政策如IMO温室气体排放目标和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实施,进一步影响了船队效率和运营成本。”王翔表示。

这对船东来说也意味着业绩或将继续得到支撑。“在强劲的供需基本面支撑下,预计2024年国际油运市场的前景仍将令人鼓舞”,中远海能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