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日晚间,卓翼科技002369.SZ)公告,实控人夏传武因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证券市场罪,经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于12月1日被深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事实上,早在2020年10月28日,卓翼科技002369.SZ)实控人夏传武即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宁波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根据中国证监会2021年10月25日发布的《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夏传武)》,夏传武作为卓翼科技2018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公司拟终止该次重组事项的内幕敏感期内,通过大宗交易卖出其持有的卓翼科技1155.27万股,金额约1.12亿元,且该减持行为并没有提前公告。经计算,夏传武避损金额约为2130.8万元。

回顾当时事件脉络:

2018年5月14日,卓翼科技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申请股票停牌;9月14日,公司披露《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11月12日开市起复牌;2019年5月25日,公司披露《关于终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的公告》。

据收购预案,公司原计划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深圳市腾鑫精密胶粘制品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6.30亿元。同时,卓翼科技拟向小米科技(武汉)、光谷投资等不超过10名特定增资者配套募资4.73亿元。

当时,这项溢价达5.4倍的资产收购就备受质疑。据披露,腾鑫精密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2017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下滑7.487%、30.79%,且总资产近六成为应收账款,且存在股东长期不缴纳出资等情形。

为此,深交所向公司下发问询函,对标的经营状况、交易对手方出资情况、募集配套资金等问题展开详细问询;以及要求说明标的是否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具体依据、合理性和可行性。

另外,深交所还注意到,本次交易距离腾鑫精密股东张红军、高佳桂认缴出资时间不足10个月,但作价相差11.6倍。

二级市场对本次交易兴致索然。在复牌当日,公司股价跌停。几个月后,本次重组事项无疾而终。

作为重组的主导人,夏传武对本次资产收购的难度显然心知肚明。在决定终止重组前2个月,即2019年3月13日,夏传武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1155.27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919%,成了内幕交易的“罪证”。

近期,公司实控人被拍卖股权完成过户。不过,夏传武仍为实控人。

卓翼科技11月2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夏传武被司法拍卖的2500万股公司股份已完成过户登记。过户完成后,夏传武所持公司股份数量为7231.7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2.76%,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本次股权过户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卓翼科技主要从事网络通讯、消费电子、智能终端类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网络通讯终端类和便携式消费电子类两大类。

业绩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卓翼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3.87亿元,同比下降0.87%,净亏损1.8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414.58%。

(本文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等)

来源:泡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