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贾跃亭再发公开信

“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

这是2020年贾跃亭发的公开信中的一段话。

信中对因乐视网退市而蒙受损失的股民的歉意,对以往投资人的感恩,将以打工方式创业做成FF,将全力以赴兑现承诺补偿乐视网股民。

当时的乐视网即将退市,超过28万户股东欲哭无泪。作为创始人,贾跃亭却在美国完成个人破产重组。

几年过去,扬言要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贾跃亭,还是没有交代。但是那个熟悉的套路又回来了——

每次他要有大动作,都要写一封“感人至深”、“情真意切”的公开信。

10月16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发表致全体股东和投资人公开信。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表示:

“对于FF真实价值和资本市场价值严重背离的表现,我其实是最心急如焚的。对没有给所有股东和投资人带来应有的价值回报深感惭愧,我也最希望全力推动实现FF价值最大化。”

他还表示,FF正在制定一系列措施,识别和打击潜在的滥用和非法卖空行为......并公布了2022年底以来公司取得的30大进展,FF正处于成立9年来最好的发展阶段。

公开信是以视频的方式发出的,8分钟的短片,看得人满屏幕尽是尴尬。

言语之间,一切都是外界的错,是世道不公,是嫉妒,是恶意做空。

“FF已正式签下领先的上市公司服务商Share holder ntelligence Services LLC以获取、汇总、跟踪和分析股东交易信息,对潜在的非法卖空行为展开调查。我们将考虑所有可用的包括诉讼在内的追偿措施。”

造车9年,花了219亿,只交付4辆车,贾跃亭能厚脸皮说出都是大环境、都是别人嫉妒他的话,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

02

FF不行了?

贾跃亭这种无利不起早的商人,突然发了封公开信,背后想达到的目的肯定不简单。

前段时间,他在美国搞得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正式交付首辆FF91 2.0 Futurist Alliance给首位用户,并举行了新车首位用户交付仪式。

当天是创始人贾跃亭亲手向用户完成交付。而对于这次交付,FF称之为“重要拐点”,贾跃亭称之为“重要里程碑”。

的确,从2014年创立FF,9年过去了,突然可以“收”钱了,这第一笔“营收”自然是“兹事体大”。

只是美中不足,FF的首位车主并不算是真正的C端用户,而是美国南加州最大的豪华汽车经销商之一的“Private Collection Motors”。

明面上,FF汽车已经开始交付,实际上里面的文字游戏多着呢。

在我们单纯的世界观里,交付等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贾跃亭创造性地将“交付”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行业专家FPO交付”,简单来说是知识付费,需要用户付费获取关于FF91的先进科技知识信息!这得怎样的“铁杆粉丝”才会知识付费去获取FF91的产品信息。

第二阶段是“FPO共创交付”,在这个阶段FPO将全额支付FF 91车辆费用,并可以保有FF 91车辆,注意这个词“保有”。8月13号“交付”的这辆FF91,即属于第二阶段的交付,全额支付车款的人,应该可以拥有这台车,但能不能拿到车、使用车。

第三阶段是“全面共创交付”,在第三阶段,公司将向所有缴全款的塔尖用户交付FF 91。

看到FF重新定义的“交付”,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

天不生贾跃亭,万古如长夜。

如此英明睿智,近乎盘古开天辟地一般的理论创造,让国内一众烂尾楼盘开发商都自叹不如,还能这么玩?!

根据FF发布今年一季度的财报,FF实现净收入650万美元,亏损了1.531亿美元。自2014年成立至2022年年底,FF累计亏损已达34.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4亿元。

持续亏损之下,FF持有现金仅3300万美元,其中包括150万美元的限制性现金。

FF几乎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更惨的是FF的股价。

30 亿美元投入只剩 0.2 亿美元市值,连1%都不到。

相当于投入100块,只剩下几毛钱。

如此境地,贾老师先别演戏哭诉不公,先把车造出来再说,先回国把债还钱再说。

03

千万别信他

贾跃亭这个人很会演讲,很会写PPT、写信给投资者看,不断地感谢投资者。

其实投资者可能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遇见他。

2017年,当飞机舱门关闭的那一刻,贾跃亭输得一塌涂地,只身前往美国。

从12月11日、12月15日再到12月25日,贾跃亭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

北京证监局连续3次对贾跃亭“隔空喊话”。即使最终贾跃亭未能按期回国,作为监管部门,北京证监局还是尽到了监管层面的努力,最后一次通告措辞也展现了少有的强势。通告称:

贾跃亭以投资汽车业务及融资为由滞留境外,其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一场造车梦以闹剧的形式潦草收场,剩下的只有国内债权人的声讨、山呼海啸般的骂名,以及一顶名为“骗子”的铁帽子。

而当大家认为一场闹剧将会就此落幕,殊不知三年之后反转还在继续。

2021年,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由他一手创办的FF,位于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敲钟。在获得资本市场的背书后,这家命运多舛、濒临窒息的新势力造车,阶段性实现了起死回生。

只是贾跃亭拿到这笔投资后,事实没做一件,车还是没造出来,把他在国内“坑蒙拐骗”的老传统带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其实细品他历年的操作,很容易发现猫腻。

2014年,梦想、生而颠覆(我是门外汉,但我就是要造车);

2015年,潜行、义无反顾(造车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管它呢,干就完了,反正有冤大头股民出钱);

2016年,危机、为梦想窒息(股民们的钱被我花光了,要完蛋了);

2017年,出世、改天换地(溜之大吉,到美国重操旧业);

2018年,困境、决不妥协(美国人竟然想黑吃黑,门儿都没有);

2019年,谷底、永不放弃(美国人不好骗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2020年,坚韧、疯魔坚持(再加把劲,坚持,要有骗子的职业操守);

2021年,希望、魔鬼出现(祖坟冒青烟,终于上市了,开始骗美国股民的钱了,但有人要做空我);

2022年,无惧、战胜恶灵(不用怕,讲骗术,我还没怕过谁)。

说得直白点,他是一个善于把“诈骗”包装成“梦想”的高段位玩家,这点大家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而手段上,其实他和许家印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许家印这人最擅长的就是融资,尤其是通过“人际网络”去融资。从内地富豪圈到香港富豪圈,都有他的朋友。2017年许家印成功拿到了多家公司总计1300亿的融资。

贾跃亭还在当掌门人时候的乐视,也是不断拆分项目出来融资,汽车、电影、金融、打车等等,在乐视的投资人名单中也几乎个个是明星公司。

当时乐视电影是成功收割了一波娱乐圈明星。比如范冰冰、李晨、黄晓明、赵薇等等,都曾经参与了乐视电影的股权投资

虽然贾跃亭没有许家印那么雄厚的人脉资源,但技术路径几乎一致。他们是先找到一些有名气或者有权势的人或机构作为自己项目的合作伙伴或者投资者,然后再用这些人或机构作为自己项目的背书和宣传点,吸引更多的人或机构跟风投资。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正反馈循环,越来越多的人或机构认为自己项目有前途和价值,从而给自己项目提供更多的资金和资源。

如今地产行业下行,许家印的那套游戏玩不下去了,喜提两副金属手镯。

那么贾跃亭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新能源汽车市场群雄并起的时代正式开始,到了存量竞争的关键时刻,比亚迪等一众好手都开始了降价抢份额。

而FF法拉第投资了30亿美元,只交付了四辆,怎么在这个赛道继续玩下去?

最关键的是,FF法拉第一直不断推迟自己的交付承诺,主打的就是PPT造车,不聪明的投资者,已经被多轮收割,没钱可出了,而聪明的投资者,才不会进这个骗局。

造车这条路,贾跃亭怕是快走到尽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