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财经鸿途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刚刚过了8岁生日的理想汽车,迎来了联合创始人沈亚楠退出股东行列的消息。

沈亚楠退出理想汽车股东行列,并非没有预兆。去年9月,沈亚楠曾接连减持理想汽车共计100万股的股票,套现1316.3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113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担任理想汽车非执行董事的王兴,此前也曾多次减持其所持有的理想汽车的股票。

去年12月,理想汽车又宣布了沈亚楠辞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的消息。沈亚楠告别理想汽车后,此前肩挑理想汽车总工程师重任的马东辉接下了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的职务。

而与沈亚楠从望京临时工位一起开启创业征程的李想,仍是理想汽车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头号人物”。凭借在微博营销重地的“疯狂”更新,李想还被同行送上“微博之王”的称号。

事实上,沈亚楠正式退出理想汽车股东行列的当下,理想汽车正处于发展较为良性的节点。刚刚过去的6月,理想汽车单月交付量首次突破3万辆的大关,仅仅半年时间,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便超过去年一整年的成绩。与此同时,理想汽车第一季度的营收、净利润、毛利率等指标均领先蔚来、小鹏汽车。

不过,理想汽车的毛利率、汽车毛利率指标同比仍有所下滑。此外,6月下旬,有车主指出其在驾驶理想汽车L7max低速行驶时,撞上路面石墩车辆,但车辆系统全程没有任何提示。

联合创始人沈亚楠正式退出理想汽车股东行列

月度交付量突破3万辆之际,理想汽车却迎来了一位老将的谢幕。

天眼查显示,7月4日,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其中,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沈亚楠退出股东行列;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注册资本也由约2.95亿人民币减至约2.8亿人民币。

对此,理想汽车方面回应称,“Kevin(沈亚楠)已经正式离职了,目前这个是正常变更。”

雷达财经了解到,沈亚楠其实算得上是理想汽车的元老级人物。2015年7月,理想汽车正式创立,彼时沈亚楠便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在了理想汽车的初创团队之中,且自那时起沈亚楠便稳坐理想汽车总裁的宝座。

在公开场合谈到为何会与李想一起创业时,沈亚楠坦言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理想汽车发力的赛道正好切中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的趋势。其二,李想的思维及为人处事风格,让沈亚楠感觉他会是一个很好的创业伙伴。对于并不算很年轻的沈亚楠而言,自己创业如果要失败三次,不如跟着创业老司机一起干。

而在开启理想汽车的创业征程之前,沈亚楠曾在多家知名公司有过光鲜的从业经历。2002年6月至2004年9月,沈亚楠曾担任中兴通讯IT总监。2004年10月,沈亚楠在埃森哲公司担任管理顾问。2006年,沈亚楠加盟联想,在联想工作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沈亚楠曾担任多个职务,其中沈亚楠担任的最高职位为联想全球供应链副总裁,并兼任摩托罗拉移动(中国)董事长。

尽管如今沈亚楠与理想汽车渐行渐远,但作为昔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的沈亚楠仍在任职期间为理想汽车做出不少卓越的贡献。据了解,沈亚楠此前主要负责公司整体商业策略以及业务运营,职责涵盖销售、售后服务、供应链、制造、质量以及充电网络等。在李想和沈亚楠等管理层的带领下,理想汽车成为了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玩家。

不过,在外界看来,沈亚楠退股理想汽车其实并不算十分意外。在此次正式退股之前,沈亚楠的诸多动作已显露出他的退意。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2021年12月起,沈亚楠便频繁减持其所持有的理想汽车股票。

去年9月2日、9月6日,沈亚楠更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接连减持理想汽车共计100万股的股票,套现1316.3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113万元)。两轮减持完成后,沈亚楠于理想汽车的持股数量降至2900万股,持股比例随之降至1.68%。

去年12月,理想汽车在港交所发布的一则公告,则直接宣布了沈亚楠谢幕的消息。彼时,理想汽车在公告中表示,沈亚楠将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该变更将于2023年1月1日起生效。而理想汽车在公告中提到沈亚楠辞任的原因为“为投入更多时间处理个人事务”。

此外,沈亚楠还将辞任其在理想汽车集团的其他职务。为确保工作平稳过渡,沈亚楠于理想汽车集团的最后工作日预计为2023年6月底前后。彼时,李想还在内部信中表示,“Kevin(沈亚楠)是我工作中的好伙伴,也是生活中一辈子的好兄弟、好老师,他将在和我们携手完成最关键的从1-10的全面组织升级后,去追求自己更精彩的人生。”

如今转眼间时间已经来到了2023年的7月,伴随着此番正式退出理想汽车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行列的操作,沈亚楠和理想汽车的缘分就此画上句号。

不过,雷达财经注意到,目前沈亚楠还在理想汽车旗下的其他关联公司担任职务。天眼查显示,目前沈亚楠仍在包括理想智造汽车销售服务(南通)有限公司、理想智造汽车销售服务(太原)有限公司、理想智造汽车销售服务(淄博)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担任执行董事。

“微博之王”李想仍是理想汽车的“头号人物”

沈亚楠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职务后,马东辉成为了新的继任者。据理想汽车介绍,马东辉与理想汽车的故事,可以追溯至理想汽车成立之初的2015年。当年9月,马东辉便在理想汽车担任总工程师一职。

翻阅马东辉的履历不难发现,相比高中辍学便投身互联网创业的李想,其实马东辉可以算得上是一名科班出身的技术型人才。据了解,马东辉本科就读于武汉工业大学动力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马东辉又前往上海大学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攻读硕士学位。

在正式加盟理想汽车之前,马东辉曾有过多段与汽车行业相关的从业经历,比如马东辉此前就曾在阿尔特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及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供职。2011年6月,马东辉开始担任三一重工车身有限公司的研究院院长职务。

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马东辉负责的产品与技术研发群组主导了理想ONE从0到1的研发和交付,以及从1-10阶段理想L9、L8、L7等产品的成功研发和交付。从2019年开始,马东辉还带领团队成功地完成了增程电动、高压纯电、智能空间、智能座舱四大技术平台的研发。

另据理想汽车今年4月发布的《2022年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目前马东辉在理想汽车负责研发与供应群组的工作,涵盖整车电动、智能空间、智能驾驶、造型设计和供应制造等多个业务模块。

雷达财经从理想汽车官网获悉,目前理想汽车的董事会成员除了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李想及执行董事兼总裁马东辉外,还包括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李铁、非执行董事王兴、非执行董事樊铮、独立非执行董事赵宏强、独立非执行董事姜震宇、独立非执行董事肖星。此外,谢炎在理想汽车管理层中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担任理想汽车非执行董事、同时也是美团创始人的王兴,也曾多次减持其所持有的理想汽车的股票。而在理想汽车上市前,王兴曾特意购入一辆理想one,并在社交平台为理想汽车宣传。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3月21日至3月30日期间,王兴共9次减持理想汽车港股股票以及理想汽车美股存托凭证。通过连番减持,王兴共计套现约4.20亿港元。减持完成后,王兴于理想汽车的持股比例降至22.35%。不过,王兴仍是理想汽车外部第一大股东。

对于王兴的减持举动,理想汽车当时回应称,“近期,王兴于开窗期间卖出股票,具体股数以王兴file的DI form为准。本次交易股票为个人行为,不涉及美团持股部分,具体持股信息待公司22年年报出具后以年报为准”。

尽管理想汽车的管理层发生了变动,但不论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的人选是沈亚楠还是马东辉,作为品牌创始人的李想无疑都是理想汽车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头号人物。天眼查显示,目前李想于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为95.1%,李铁持有该公司剩余的4.9%的股份。

汽车媒体出身的李想,不仅仅是理想汽车的掌舵者,更是理想汽车行走的“代言人”。尽管李想的言论时常引发争议,但其总是冲在热点话题一线的举动,也的确为理想汽车带来了不少的流量。

据雷达财经统计,截至发稿,李想共发布11597条微博。与之对应的是,蔚来“一把手”李斌及小鹏汽车“一把手”何小鹏累计发布的微博数量分别为382条、1486条。在社交平台上的相对活跃,使得李想的微博账号拥有更多的粉丝。截至发稿,李想微博的粉丝数多达217万,超过何小鹏115.9万以及李斌51.2万的粉丝数。

前述种种,使得长城汽车总裁穆峰在2022年年度股东大会上给李想送上了“微博之王”的称号。对此,李想则在微博上回应称,“可惜了,无法收购微博……这么大一个金矿,只有36亿美元的市值,比汽车之家(由李想担任创始人的汽车垂直网站)都便宜。”

不可否认的是,李想在微博“战场”上的高频次发言,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理想汽车的曝光度和知名度。此举可以为理想汽车节省营销宣传费用,相当于在帮品牌打广告。

李想也曾表示,主流品牌的市场费用率通常是2%至3%,而理想汽车的品牌市场费用率为0.6%,包含了品牌所有的公关、活动、广告、车展、发布会、车主运营等,“几万元的费用我都要审批,避免乱花钱”。

但有互联网营销人士指出,作为企业的一把手,李想也需把控好个人言论的分寸和尺度,因为其个人言论在互联网上具备一定的影响力,如果发表了不当的言论,可能会给理想汽车带来相应的负面影响。

理想汽车交付量再创新高

今年7月,理想汽车迎来了自己的八岁生日。相比昔日处于同一梯队的蔚来和小鹏汽车,理想汽车最近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据理想汽车7月初公布的交付数据显示,今年6月,理想汽车交付量再创新高,单月实现32575辆的交付量,同比增长150.1%,这也是理想汽车月度交付量首次突破3万大关。借此理想汽车上半年的累计交付量达到139117辆,已经超过其2022年全年133246辆的累计交付量。

交付量上的优异表现,还使得理想汽车自发公布中国市场新势力品牌销量的周榜。据理想汽车发布的6月26日至7月2日中国市场新势力品牌销量榜单显示,理想汽车以0.65万辆的成绩排在榜首,蔚来和零跑汽车分别以0.41万辆、0.34万辆的成绩排在榜单第二位和第三位的名次。前面三家品牌的身后,则是哪吒、极氪、小鹏、腾势等多家新势力品牌的身影。

另据理想汽车不久前发布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的营收总额高达187.9亿元,大幅领先蔚来106.8亿元以及小鹏汽车40.3亿元的营收规模。

在同行还在亏损泥潭苦苦挣扎之际,理想汽车却率先实现盈利。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蔚来的净亏损为47.4亿元,小鹏汽车的净亏损为23.4亿元,而同期理想汽车的净利润却高达9.34亿元,且这已是理想汽车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

就毛利率指标而言,理想汽车也一马当先。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蔚来的毛利率和汽车毛利率分别为1.5%、5.1%,小鹏汽车的毛利率和汽车毛利率分别为1.7%、-2.5%,同期理想汽车的毛利率和汽车毛利率则高达20.4%、19.8%。

不过,同比来看,理想汽车的毛利率指标却有所下滑。去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的毛利率为22.6%,汽车毛利率为22.4%。与前者相比,理想汽车今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及汽车毛利率指标分别下滑2.2个百分点和2.6个百分点。对于车辆毛利率的下滑,理想汽车解释称主要是由于两个季度之间产品组合的差异所致。

与此同时,交付成绩屡攀新高的理想汽车,不久前还被一名购买了L7max的车主直指其产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这名车主称,在车辆所有功能正常开启的情况下,自己驾驶的理想汽车以5km/h的速度慢速右转,结果撞上了一个石墩,但汽车系统(超声波雷达)全程没有任何提示。

对此,李想本人亲自下场回应称,“D档向前行驶,360监测的12颗超声波雷达是不工作的,如果D档也工作,只要是正常人都会疯掉的,市区80%的时间都在报警”。

不久之后,因为前述提到的错误观点,李想在微博上罕见道歉,“修正一个我自己白天的错误观点,D挡下低速行驶超声波雷达是工作的,不仅能监测障碍物,还能够通过超声波雷达测量大概的距离,并自动启动360环视”。

与昔日同甘共苦的伙伴沈亚楠渐行渐远之后,李想以及马东辉、李铁等管理层领导下的理想汽车,能否持续打好新能源赛道这场持久又艰难的战役?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