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原重庆市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喊了一句“建议取消公积金”,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从他的讲话不难看出,他认为目前公积金制度正面的意义已经不大,反而会增加企业负担。

这让我想到近期非常火的一篇文章。魅KTV投资人吴海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他的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时期面临的困境,他是搞KTV的,他说按照现在的情况,他的企业最多可以存活两个月。

主要是没有收入,却有大量的成本。

从下表可以看出,人力支出是他企业成本的大头,占了62%。当中社保公积金这块则是占到了20%,如果能省去那么将会给企业省去一大笔费用。

其实,我国公积金这个制度实施还不满30年,是1991年仿照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建立起来的,中国和新加坡也是世界上唯二推行公积金制度的国家。

在中国,靠公积金买房虽然还差点,但是这钱进了个人账户,说取消就取消,也说不过去。

而且很多人还指着靠公积金贷款的低利率减轻月供的压力,因为它的利率和商贷相比,差的不是一点点。

以北京为例:

根据2018年的公积金报告,北京平均公积金的贷款额度在100万左右,与现行商贷的5.35%的利率水平相比,公积金贷款的3.25%的利率就是一个良心价,而且不出重大政策,一般不会改的。

随便算一笔账,100万的贷款20年等额本息,商贷比公积金贷要多还30多万元,这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所以,反对黄奇帆的人中也不乏专业选手,中阅资本创始人、原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就说,“这是缺乏常识才会给出这样的建议”,旗帜鲜明地反对黄奇帆,正是站在员工角度,反对剥夺员工的免税收入,更反对剥夺员工低息购房贷款的权利。

按理说公积金确实支持了大多数人的首套购房,为什么至今争议不断?

最大的争议点是被认为“穷人支持了富人买房”。

目前的公积金普及性还不是很高,2018年实缴公积金的职工是1.44亿人,也就是说中国还有大量的人没有公积金,更享受不到公积金贷款。

没有公积金的是哪类群体?当然是收入较低的群体,如果你干到了高管这个层次可能没有公积金吗?

尽管有了公积金,因为房价太高,有很多人还是买不起了,即公积金更多是对高收入人群有效。

还有一点,公积金缴存比例相差太大,个人和单位一般是5%-12%区间。

在民营企业一般是按5%来算,在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里,一般是以12%来算(以前更高),导致了公积金差距非常之大,同样是10000元的工资,前者公积金收入是1000元,后者则高达2400元。

这还是按照理想情况来算。实际中不少企业公积金缴存基数按极低的来算。容易出现贫富分化。

但在我看来,在应对疫情的各种刺激和帮扶策略中,公积金是最不可能动的一块蛋糕。

一来这制度存续了这么久,绑定了这么多的利益,不可能说取消就取消。

二来拿给企业减负这事作为取消公积金的由头,确实也很无厘头,对于大多数处在生死存亡之际的中小企业来说,公积金这点钱,根本帮不了啥。

所以这事大家就打打嘴仗,看看热闹,短期之内不可能有啥动静的,放一百个心吧。

那么此次疫情,到底会不会给楼市造成什么长远的影响呢?

个人认为,并不会。

为啥会有这个判断?很简单:

第一,被疫情冲击而影响收入的人群肯定有,但目前来看还不是决定楼市走向的主流。

谁在决定楼市的走向?

一线城市就是热钱和资本,二线城市是本地需求和热钱相结合,三四线城市则基本就是本地需求了。

楼市虽然被疫情毙掉了小阳春,但只是把需求和行情滞后了。

现在全国楼市基本都处在封闭阶段,也谈不上什么涨跌,大家与其担心楼市,不如趁机做做功课,等待肯定要来的宏观政策层面的变化和各地具体信号的释放。

第二,以我对“国民性”的理解,绝大多数人即便短期现金流出现了困难,也不会把断供作为首选。

相反,如果你同意我说的疫情之后必然会在宏观政策、区域调控和房企融资上进一步放松的判断,你绝对会想方设法挺住这几个月。

如果因为一时的困难就倒下了,岂不是等不到一定要来的春天了?

当然,还得提醒大家,反弹会有,涨幅会有,但如果你买错了区域和标的,啥都不会有。

毕竟现在也没法指望再出现一次全国性的板块轮动了,也没可能指望再出现一次2年翻倍的逆天行情,端正好心态,比什么都重要。

最后再啰嗦几句:

接下来无论你在哪里买房,不仅要看小区的地段和硬件,也要看物业是个啥水平,这次疫情中,物业管理好不好,直接决定了你的小区有没有可能被波及啊……

另外,低密度小区会是接下来改善型购房族的首选,与之相对应的,那些户数过多、人流量大、自住客比例较低的小区,可能会被市场嫌弃好一阵子时间。

最后,现金流!现金流!现金流!任何时候都要稳定住自己的现金流!

本文部分来源:小白读财经;大猫财经;菜鸟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