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上市公司的老板里,倪张根极具个人色彩,他活跃而张扬,时常“潜伏”在互联网财经平台上,遇到“意见不合”的批评声音便“激情开麦”下场辩护。

近日,有人分享了买卖梦百合的心路历程。他说四年前卖出时,梦百合的股价是28元,是自己2015年至今的巨大亏损股之一,要牢记教训。

没多久,倪张根回复,疫情开始于2020年,正好四年,最新反倾销落地是2024年2月,距今三个月,“你们可以选择用脚投票,走好不送”。

图片

很明显,双方争执点在于梦百合的股价表现。

近年来,梦百合股价不断下行,其于6月11日盘中创下新低7.49元,最终以7.66元的价格收盘。以该收盘价计算,今年年初至今,梦百合的累计区间跌幅超27%,若以2021年的高点37.21元计算,则其股价已经跌去近八成。

老板在线怼股民

倪张根其实很挂心梦百合的股价波动,互联网财经平台的唇枪舌战外,他选择了更具说服力的措施,即真金白银地增持,努力向外界传递信心。

今年2月,梦百合对外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倪张根决定在2024年2月8日至2025年2月7日期间逐步实施增持计划,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0.8亿元,不超过1.6亿元,不设价格区间。

6月6日,倪张根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增持梦百合股票39.69万股,对应金额约304万元。这是他近期第8次出手,2月至今,其合共增持梦百合股票496.14万股,耗资超4085万元。

然而,这些措施成效有限。6月11日,梦百合盘中创下新低7.49元,相当于2016年上市发行价的一半;若以2021年的高点37.21元计算,则其股价已经跌去近八成,市值蒸发逾95亿元。

这引起投资者们的不满与讨伐,甚至有人晒出自己被倪张根拉黑的截图,“我问他股价从37(元)跌到7.66(元)有没有考虑过补救措施,天天在短视频平台聊人生真的合适吗?然后就把我拉黑了,你说他就这格局怎么管理公司”“拉黑貌似出名了,只能听到他想听的”。

图片

倪张根与投资者的争论其实已经持续了很久。

2022年时,有投资者质疑梦百合与恒康数控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继而导致前者利益受损,股价暴跌。这一猜测令倪张根“破防”,他解释说恒康数控在梦百合最困难的时候(疫情导致签证办不出来),把人“借”给梦百合用,作为普通员工去海外工厂支援。

不过这则回应中夹杂了不少激烈的词汇,直接将投资者的不满情绪推向高潮,沟通变成互怼,引发行业关注,如“你太自以为是了认为监管不审关联交易吗”“大宗交易减持5个亿,你脑子也有病吧”......

盈利能力“吊车尾”

萎靡不振的不只是股价。

2021年,受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运行受阻,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影响,梦百合业绩“爆雷”,当期归母净利润亏损2.76亿元,较上年减少172.78%,创下上市以来的首亏。

此后两年,公司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改善程度不高。2023年,梦百合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7.74%至1.07亿元,净利率从上年的0.65%提升至1.52%,相当于卖出一张千元床垫,梦百合可能才净赚15.2元。

这样的盈利能力在行业中是“垫底”的存在。

对比喜临门来看,其2023年的毛利率比梦百合低了近4个百分点,为34.37%,净利率却实现反超,为5.16%;头部梯队中,索菲亚的毛利率水平同样不及梦百合,但净利率已经达到11.34%,高出后者近10个百分点。

高昂的费用支出“吞噬”了梦百合的利润。以销售费用为例,上市后,梦百合该部分支出不断攀升。2016年上市那年,公司的销售费用不足2亿元,到2021年已经突破10亿,达到13.14亿元。

2023年,梦百合销售费用创新高,较上年增长21.02%至17.4亿元。公司将这一变动解释为,销售渠道费用增加及电商运营相关费用增长所致。细分来看,其当期销售渠道费用达到8.7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近3亿元,广告宣传费用也突破了2亿元关口。

这些投入并未在销售端掀起水花。

2023年,梦百合实现营收79.76亿元,同比下滑0.52%。具体到产品端,床垫贡献了约40亿元的收入,同比增幅为3.86%;增幅最高的是枕头,为14.96%,对应营收6.07亿元,但该产品收入占比不高,对业绩基本面的影响有限;来自沙发、卧具的收入则实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同比增速分别为-9.91%、-17.7%。

财务费用的增幅更高。去年,梦百合的财务费用达到3亿元,较上年增长72.77%。公司对此的解释是,因海外借款利率提高导致的利息支出增加及信用卡手续费增加所致,其当期的利息支出为2.14亿元。

对于国内外市场的借款规模及利息水平,《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梦百合发函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资金紧张

这些借款之外,梦百合还频繁通过定增融资。

今年4月,梦百合公告称,计划通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规模不超3亿元,相关资金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此时距离其上次实施定增募资不足一年时间。

2023年11月,梦百合通过增发股票募得资金近8亿元,发行价为9.38元/股,相关资金用于智能化、信息化升级改造项目、美国亚利桑那州生产基地扩建项目及家居产品配套生产基地项目等。

今年5月10日,这批限售股开始上市流通,若以6月11日收盘价7.66元计算,则彼时参与定增的13位投资人已经浮亏约18%。这样的市场表现也令外界疑惑,此次定增要如何吸引投资人参与?

再往前看,2020年时,梦百合也实行过一次定增,彼时的发行价为27.08元,募集资金约6.93亿元,算上此次拟定增的3亿元,这四年时间里,公司的定增融资规模已经达到17.93亿元。

某种程度,频繁融资也反映出梦百合不宽裕的现金流。

2023年,梦百合拥有短期借款16.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8.29亿元,同期账面货币资金为10.95亿元,现金短债比仅为0.45,显然难以覆盖到期债务,这中间的资金缺口,梦百合又该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