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彭晨雨

来源|时代投研

作者|彭晨雨

编辑|孙一鸣

过会至今已超4个月,常州金康精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康精工”)为何仍未提交注册?

北交所官网显示,金康精工于2024年1月25日成功过会,拟登陆北交所,但至今仍未有新进展。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常州罗塞塔石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常州罗塞”)成立次年即与金康精工合作,且其前法定代表人熊健在金康精工挂牌新三板前曾突击入股。熊健在入股3个月后卸任常州罗塞法定代表人,随后常州罗塞便成为了金康精工的第一大客户。

此外,报告期内(2020—2023年上半年),关于同一产品,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单价均显著高于平均售价。因同一产品不同客户售价差异较大,在首轮问询函中,北交所还曾要求保荐机构核查金康精工销售价格的公允性。

4月25日、5月27日,就第一大客户前法定代表人突击入股、销售价格公允性等问题,时代商学院分别向金康精工董秘办发函致电询问,截至发稿,对方均未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拨打招股书披露的董秘办电话时,金康精工工作人员表示,自己系销售人员,无法联系到董秘办,也无法提供准确的董秘办电话。

深耕电机绕组制造专用装备

招股书显示,金康精工是电机绕组制造专用装备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从事电机绕组自动化生产线、高端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该公司具备设计和生产从绕线到最终成型的全套马达用制造设备与自动化电机装备生产线的先进能力,技术与产品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汽车电机、工业电机、家用电机等领域。

作为国内设计、生产与销售电机制造专用设备的高科技骨干企业之一,金康精工已获得高新技术企业、第五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等认定。

为满足不同客户的定制化需求,金康精工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开展方案设计与技术研发创新。经过多年的持续积累,金康精工目前已掌握多项核心技术,涉及产品开发设计、生产制造、系统集成等多个技术领域,其中部分已申请为专利技术。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金康精工拥有已授权的专利证书93项(其中发明专利31项),软件著作权7项。

从业绩来看,2020—2023年上半年,金康精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9亿元、1.76亿元、2.26亿元、9286.02万元,2020—2022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9.28%。

股东曾为第一大客户法定代表人

年报及招股书显示,2015—2023年上半年,常州罗塞均为金康精工前五大客户之一。

招股书及天眼查显示,常州罗塞成立于2010年11月,法定代表人为熊健,该公司成立次年(2011年)即与金康精工合作。

招股书还显示,在双方合作3年多后,2014年9月,常州罗塞法定代表人熊健通过常州奕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常州奕仁”)间接入股金康精工。

需要注意的是,常州奕仁成立于2014年8月4日,是金康精工29名员工、熊健、徐舒敏出资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而金康精工于2015年2月17日在新三板挂牌。

也就是说,在金康精工挂牌前,熊健通过常州奕仁突击入股。

天眼查显示,2014年12月12日,常州罗塞的法定代表人由熊健变更为熊玮。换言之,在入股金康精工3个月后,熊健就卸任常州罗塞法定代表人。

2015年年报显示,熊健卸任常州罗塞法定代表人后的次年(2015年),常州罗塞一跃成为金康精工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额达到1405.61万元,而2014年常州罗塞并没有进入前五大客户行列。

自2015年起,常州罗塞便一直位列金康精工前五大客户的名单。

2020年4月23日,金康精工发布定增公告,定增对象为金康精工两名实控人(钟仁康、万奕金)以及熊健。其中,熊健以600.6万元认购154万股股份。

本次定增后,熊健除了通过常州奕仁间接持有金康精工股份,还直接持有金康精工2.8%的股份。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4年1月15日),熊健合计持有金康精工3.65%的股份,为金康精工的第四大股东。

熊健此番增持股份后,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额也持续上升。

招股书显示,2020—2023年上半年,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900.22万元、2011.25万元、2767.21万元、605.14万元,常州罗塞分别为第一大、第一大、第二大、第四大客户。

不难发现,报告期内,金康精工累计为常州罗塞贡献了超7000万元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4年1月15日),常州奕仁的24名合伙人中,23人为金康精工实控人亲属或该公司董监高,仅熊健一人与金康精工无直接关联关系。

销售价格公允性遭问询

除了前法定代表人入股外,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毛利率及销售单价还存在明显偏高的情况。

据首轮问询回复,报告期内,金康精工共有4家贸易商客户,其中,上海冈谷钢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冈谷”)与常州罗塞为金康精工的主要贸易商客户,金康精工对上述两家企业的销售额占该公司对贸易商总销售额的比重接近100%。

其中,2020—2023年上半年,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额占金康精工对贸易商客户总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54.24%、68.50%、48.09%、20.78%,销售额合计为7283.82万元。

从销售毛利率来看,招股书显示,2020—2023年上半年,金康精工对上海冈谷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1.92%、41.61%、48.79%、39.32%,而对常州罗塞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2.08%、40.1%、36.78%、54.31%。

不难发现,2020年及2023年上半年,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销售产品的毛利率明显高于另一主要贸易商上海冈谷。

对于上述毛利率情况,金康精工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向上海冈谷销售的电机绕组自动化生产线代表了其最高技术工艺水平,所生产的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槽满率能够达到95%以上,而同期金康精工向其他客户销售的新能源领域电机绕组自动化生产线所生产的电机产品槽满率一般低于85%。

金康精工还表示,上海冈谷的终端客户尼得科集团采购欧洲、美国或日本的同类产品较多,技术及价格都对标国外产品,因此公司对上海冈谷的毛利率较高。

对于常州罗塞,金康精工则在招股书中表示,常州罗塞的境外客户在采购过程中将会参考欧洲、美国或日本的同类产品的价格,对产品价格的接受度较高,因此,公司向常州罗塞销售产品的毛利率较高。

综上所述,两大贸易商同样是针对境外客户,价格同样对标和参考国外产品,其中,金康精工向上海冈谷销售的产品更是代表其最高技术工艺水平。

在此情况下,报告期内,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的销售毛利率却两度明显高于上海冈谷。

此外,从销售单价来看,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单价也偏高。

在首轮问询回复中,针对同一产品在不同客户之间的销售价格差异情况,北交所曾要求保荐机构详细核查金康精工销售价格的公允性。

首轮问询回复显示,2020年,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销售的三种产品价格比平均销售价格分别高出34.12%、66.52%、18.84%。

2021年,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销售的四种产品价格比平均销售价格分别高出19.75%、19.75%、11.88%、22.89%。

2022年,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销售的两种产品价格比平均销售价格分别高出32.4%、61.73%。

2023年1—6月,金康精工向常州罗塞销售的一种产品比平均销售价格高出9.29%。

不难看出,报告期内,对于同一产品,金康精工对常州罗塞的销售单价显著高于平均售价。

(全文2727字)

免责声明:本报告仅供时代商学院客户使用。本公司不因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客户。本报告基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已公开的信息编制,但本公司对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报告所载的意见、评估及预测仅反映报告发布当日的观点和判断。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力求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该等观点、建议并未考虑到个别投资者的具体投资目的、财务状况以及特定需求,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投资者应当充分考虑自身特定状况,并完整理解和使用本报告内容,不应视本报告为做出投资决策的唯一因素。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的范围内,与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不存在法律禁止的利害关系。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本公司及其所属关联机构可能会持有报告中提到的公司所发行的证券头寸并进行交易,也可能为之提供或者争取提供投资银行、财务顾问或者金融产品等相关服务。本报告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本公司书面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翻版、复制、发表、引用或再次分发他人等任何形式侵犯本公司版权。如征得本公司同意进行引用、刊发的,需在允许的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处为“时代商学院”,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本公司保留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所有本报告中使用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均为本公司的商标、服务标记及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