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壹财信

作者:苏向前

2024年至今主动权益类基金分化显现,主打水电煤的周期资源类基金占据前列,但由于热点快速轮动,业绩浮亏严重的基金也是比比皆是。对于成立时间较长的基金来说,如果在前几年主题鲜明的行情中也未能脱颖而出,今年也很难跟得上市场的节奏。

成立于2015年的摩根整合驱动就是这样的一只产品,纵观其近五个自然年度的业绩变化,产品在2019年和2020年时都取得了超过40%的年度净值增长率, 但从2021年开始快速下滑到同类基金的靠后位置,特别是2022年全年下跌超过33%。由此日积月累的惨淡,一方面导致产品目前的最新净值不到0.40元,另一方面也导致年化收益已跌至同类倒数第三。

从基金经理的角度看,现任基金经理周战海已经是第四任基金经理,他在管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中录得的最新任职回报是-50.14%,这一数值已经远低于此前的三名基金经理了。

任职八年半老将遭遇职业生涯滑铁卢

从周战海管理产品的轨迹上,《壹财信》发现了几点值得商榷的地方。

根据天天基金网的介绍,这位上海财经大学MBA出身的基金经理,自2015年12月起担任上投摩根文体休闲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2018年2月9日至2023年4月10日担任上投摩根健康品质生活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2022年1月14日担任上投摩根整合驱动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

但是,问题在于他在2022年和2023年就先后卸任了最早管理的两只产品,特别是他在品质生活混合上成功实现了翻倍的任职回报,目前他专攻摩根整合驱动一只产品。遗憾在于,减少了负担的周战海没能实现业绩的腾飞,该基金一季度末的规模也仅剩2.34亿元,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呢?

他在一季报中指出:“报告期内,出于对科技成长行业的看好,本基金按照契约要求,重点投资了以人工智能为龙头的TMT等高科技成长行业,主要配置集中于算力(光模块)、游戏和AIGC龙头公司。同时看好新能源的复苏,也重点投资了锂电池和光伏组件龙头公司。报告期内,基金净值微幅下跌。”

十大重仓股也充分体现了这一思路,算力赛道的三大龙头新易盛和宁德时代与阳光电源成为年内组合中上涨的公司,但这其中占比最高的一家也仅为3.36%。结合近三个月组合仍然下跌的事实看,基金很大可能还是在大科技领域转圈圈,然而市场已不付去年的人工智能浪潮,同时新能源也无法强势回归成为领涨板块。

按照基金经理专业对口的思路来分析,周战海或许应该对金融类公司有一定了解, 特长并非在新兴的科技成长领域,因此是否给其调换产品才更合适呢?

前任审计师管理医药主题基金待商榷

与周战海的问题如出一辙,摩根资管的另一位基金经理叶敏似乎同样未能学以致用。她早年曾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任审计,2012年1月就加入了摩根资管的前身上投摩根;但是,直到2022年7月,她才有机会在公司管理产品。

目前,她管理了摩根成长动力混合、中国生物医药混合和医疗健康股票三只基金,其中后两只医药主题基金由她和方钰涵合作管理。从2024年到目前的表现看,恰好是这两只医药主题基金跌幅都超过了10%,那么叶敏在其中起到了多大作用呢?同时,摩根成长动力混合也是她和公司另一基金经理杨景喻所合作管理的。

也就是说,叶敏名下的三只基金都非她一人独管,考虑到她担任基金经理还不到两年时间,有可能她在三只产品中承担的都是辅助角色。但问题来了,公司的主动权益领军人物毫无争议是任职接近十三年的名将杜猛,他在一季度末的管理规模仍然超过百亿元,同时其代表作摩根新兴动力的任职回报接近3.5倍,而且他目前管理的产品均为独自管理。

对比看叶敏合作更多的搭档方钰涵,这位任职接近六年的女将基本属于医药领域的专项选手,目前管理的三只产品中有两只为纯正的医药主题,但不仅三只产品年内下跌均超过10%,而且一季度末的合计规模仅仅约为11.02亿元。或许也是受到医药板块较少有大行情的影响,到目前她管理产品的任职回报仅有一只正受益,但还不到6%。

从此前的上投摩根到如今的摩根资管,公司都能培养出不错的女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例如已经跳槽了的孙芳。但就叶敏的例子来看,现阶段让她师从杜猛是否会更为合适呢?

后续摩根资管是否会做出调整,《壹财信》将继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