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要“长牙带刺”、要有棱有角!这不,年报季已结束,刨根问底式的问询却仍在路上。

5月22日,深交所向西王食品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2023年营收下滑,却大幅减亏、长期“大存大贷”、是否利用计提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等问题。

拉长维度看,这已不是新鲜事。2021年、2022年公司同样收到年报问询函,涉及资金存放、关联交易、债务、质押等原因及合理性追问。

频遭问询、且不乏二次追问,难免让外界对业绩成色产生疑虑,贵为“玉米油第一股”,价值底色咋样呢?

1

增利不增收、“大存大贷”面面观

业绩是说话的底气。

2023年,西王食品营收54.9亿元,同比下降9.56%,归母净利-1686.58万元,同比增长97.27%。2024年一季度,营收12.98亿元,同比下降8.6%,归母净利5085.73万元,同比增长220.4%。

增利不增收本就少见,何况还是年报季报均发生。对此,深交所要求西王结合所处行业情况、主营业务开展情况、原材料价格波动、下游市场需求、毛利率变动、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说明营收下降、净利大幅减亏的原因及合理性。

不算多苛求。拉长时间线看,西王食品近几年营收一直起伏不定,2020~2023年分别为57.80亿、63.55亿、60.71亿、54.90亿。同期销量为256,108.00吨、259,499.00吨、192,937.00吨、168,718.00吨。

2019至2023年,存货整体呈抬升态势,分别为6.77亿、6.09亿、9.79亿、10.00亿、9.30亿。存货周转率为6.08次、6.65次、6.19次、5.19次、4.51次,变得越来越慢。

聚集2023年,营收下降的同时,毛利率强势反弹。植物油类产品毛利率16.68%, 同比增长6.88%,营养补给品类为 26.90%,增长1.06个百分点。进而引发深交质疑,要求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翻阅财报,营业成本占比由2022年同期的52.23%降至48.06%,原材料价格下降是重要原因。

考量在于,这种上游波动具有不可控性。由此带来的盈利改善,是否可持续要打个问号。

除去经营层面质疑,资金相关问题是另一个重点,深交所要求西王食品说明报告期末在关联财务公司的存款存放地点、日均和最高存款余额、利息收入、平均利率,是否存在受限及潜在受限情形等,并对比财务公司与外部主要金融机构的存贷款利率, 说明在财务公司存放大额定期存款的原因及合理性等。

早在2020年10月,据每日经济新闻,深交所就下发半年报问询函,对西王的“大存大贷”提出质疑。

据财报,西王食品货币资金并不少,近5年分别为23.03亿、17.75亿、16.39亿、15.32亿、17.21亿;占比为28.29%、22.98%、21.25%、21.65%、24.05%。

玩味的是,公司将大部资金长期存放在控股股东,即西王集团旗下财务公司手里。据界面新闻统计,2019年至2023年,西王食品存放在西王财务的现金分别为15亿元、14.99亿元、14.92亿元、14.98亿元和14.01亿元。分别占同期西王食品货币资金期末余额的75.04%、71.07%、95.07%、97.78%和81.41%。

同期,西王食品利息收入0.42亿元、0.30亿元 、0.32亿元、0.33亿元和0.33亿元;而对应的报告期末,西王食品长短期贷款数额为21.46亿元、19.17亿元、17.29亿元、18.98亿元和10.94亿元。相应利息支出费为2.36亿元、1.27亿元、0.81亿元、0.96亿元和1.4亿元。

由此计算,2019年~2023年,西王食品平均利息收益率仅2.27%,而5年平均资金成本逾7.74%。

截至2023年末,西王食品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长期借款余额合计18.78亿元 ,财务费达1.22亿元,同比增长58.97%。

分析师王婷妍表示,往期看,大存大贷企业易引发舆论关注。康美药业299亿财务造假、康得新119亿财务造假案,均存明显的存贷双高现象。合理规范的财务治理,对企业健康发展至关重要,这也是强监管的逻辑所在。

香颂资本沈萌认为,上市公司融资渠道较丰富,而集团及成员公司一般来说则面临较高的融资成本,尤其当面临资金流动压力时,借由上市公司对外融资,然后再存放在财务公司,会使集团或成员公司获得较低成本的资金。但这种借助上市公司获取低成本资金的方式,实际上是将较高的融资成本转嫁到了上市公司所有股东身上,损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不算多苛求。手握大笔现金,却不惜支付利息对外借款、承受成本债务,自然会增加企业运营压力。2023年,西王食品一笔1亿多银行借款再次展期,而其却长期在控股股东股东旗下财务公司存放大额资金,且存放收益不及财务成本,是否合理呢?

2

植物油营收连降 第一品牌多远?

公开信息显示,西王食品创立于1986年,主要业务为玉米胚芽油等食用油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领先的拥有全产业链控制条件的玉米油生产企业。2016年完成业务扩张后,主要产品包括食用油和运动营养品两大类。

成立之初,公司确立三步走战略:第一步成为中国玉米油第一品牌;第二步打造中国高端食用油第一品牌;第三步塑造中国健康食品第一品牌。

远景够诱人,现实却骨感。2021年至2023年,植物油营收分别为31.55亿元、28.53亿元、23.85亿元。主营业务停滞不前不增反降,离“第一品牌”多远呢?

据经济观察报,2020年8月,西王方面扩建玉米胚芽油项目总投资14.92亿元,预计2022年项目全部建成。但从2023年财报看,近三年项目工程进度仅23%。

据中证网,公司在玉米油细分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市场份额已达30%以上。彰显市场话语权的同时,也意味着未来增长空间有限。

同时,行业竞争格局不断升级,益海嘉里等强劲对手涌现。据Chnbrand发布的2023年中国品牌力指数SM(C-BPI®)品牌排名,金龙鱼已连续十一年位居榜首,长寿花、厨邦等新品牌也势头凶猛,西王位居第七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表示,国内食用油市场日趋饱和,竞争非常激烈。随着益海嘉里上市,未来只有中粮福临门可以与之抗衡。西王食品这样的中型企业,发展空间越来越小。

从需求端看,受食用油商品涨价影响,2022年我国人均年食用油消费量首次下滑,消费者需求由“多油”向“好油”转变,进而对企业的专业性、特色化、品质度要求提升。

早在2021年,西王食品年报就表示,“坚持科技创新驱动,加大知识产权研发力度”。但当年研发投入1.05亿元,仅同比增加2.24%,占比反同比减少0.12%。

时间来到2023年,研发费进一步缩减为0.75亿元,相比2022年的0.95亿元下降20.77%。说千道万,不如白银一片,到底靠啥科技创新驱动、是否知行合一呢?

反观销售费,2020至2023年为6.75亿、7.78亿、7.02亿、6.83亿;销售费用率为11.68%、12.25%、11.56%、12.44%;远高于同期1.78%、1.66%、1.57%、1.37%的研发费用率。

据大众日报,2021年,公司曾聘请罗永浩代言、发力直播电商。主要为西王食品旗下西王玉米胚芽油及肌肉科技品牌。关于此次合作,西王食品表示,相关广告即将覆盖11座城市的公交候车亭等区域。

虽然推动当年营收增长近10%,但受成本端和费用端拖累,净利润同比下降41.33%。2022年更出现营利双降、净利亏损6.19亿元。

行业分析师孙业文指出,销售费只是面子,虽能一时快拉业绩,却也有边际效应、双刃效应。想要业绩持续改善、真正黏住市场,还需产品力这个“里子”,背后离不开高质高效的研发创新、特色品质打磨。

3

激进“蛇吞象”

商誉减值调节利润?

当然,西王食品是有新增曲线的。据华夏时报,2016年公司斥资51.65亿元收购加拿大保健品企业Kerr。将业务从食用油拓展到运动营养补给领域。双轮驱动,一时间带给市场无限遐想。随之股价迎来高光时刻,从9月底的13.99元攀至高点24.75元/股,一月内涨幅近80%。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西王食品资产总额仅22.18亿元,因而被外界称为“蛇吞象”般收购。

也让公司欠下巨额债务。据中国网财经,西王食品2016年与境外银团订立了借款协议,子公司取得境外银团授予的4000万美元的循环借款授信以及2.665亿美元的定期借款额度。同时,还与中国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等合作,为公司提供定期及循环借款以补充日常营运资金的缺口。

据新京报,截至2023年底,西王食品(青岛)有限公司(简称“西王青岛”)于2016年收购Kerr产生的商誉原值为19.59亿元,减值准备余额为18.14亿元;收购中识别的商标原值为31.81亿元,减值准备余额为7.08亿元。

管理层将无法预见未来经济利益期限的商标权视为使用寿命不确定的无形资产。2023年报显示,公司无形资产27.57亿元,占总资产比38.53%。

也就是说,2023年公司对该资产组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但由于商誉减值的确认对本期财务报告影响重大,年审会计师将商誉减值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

对此,深交所要求西王食品说明,本期商誉减值测试过程、资产组的认定情况、减值测试关键假设、关键参数的选取依据及合理性;说明公司商誉减值准备的计提是否审慎、合理,是否存在利用计提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

拉长时间看,双轮驱动并没带来多少业绩惊喜,该笔收购不算尽人意。2019年,KERR收入甚至出现11.15亿元亏损。

2019年、2022年,西王食品分别计提商誉减值15.6亿、2.3亿;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1.3亿、5.6亿。进而导致净亏高达9.6亿、7.5亿,两年亏光了自公司上市以来近7成净利润。

叠加上述依然高企的商誉,显然,西王食品在为收购“后遗症”买单。大不代表强、快不代表稳,“蛇吞象”的扩张背后,几多激进性,几多错付误判,代价又几何值得企业深思。

4

夯实大本营 擦亮“第一股”光辉

一番梳理,有旧疾有新患,如何释疑自证考验企业大智慧。

好在,作为国内最早从事玉米油生产加工的企业、坐拥全国最大的玉米油生产基地,西王食品传统主业依然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主打产品西王玉米胚芽油的产能、产量、市场占有率均列全国第一。

2024年5月初,第六届iSEE全球食品创新奖颁奖典礼上,西王食品自主研发的“六重保鲜工艺”荣获iSEE创新奖“年度创新技术”殊荣。

公开资料显示,通过科技创新,公司先后拥有授权专利87项,其中六重保鲜生产工艺、酶法脱胶等17项高价值发明专利已实现产业化应用。还参与了《玉米油》、《山东玉米油》等40多项国标、行标、团标的制修订工作。

从产品端看,建立了超高、高、中端玉米油产品线,“好鲜生”玉米油、健字号玉米油等均拥有广泛且稳定的消费群。

2024年一季度,西王食品资产负债率43.60%,同比下降1.74个百分点。销售毛利率25.42%,同比上升9.34个百分点,研发费1677万元,占比1.29%,同比上升0.20个百分点。

叠加年产60万吨玉米胚芽油产能扩建项目的推进,能够预见,在打造世界一流玉米油生产线,推动国产食用油自给率,为消费者提供更安全营养产品方面, 西王食品仍有诸多的看点。

不过欲戴王冠,必承其重。2024年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02亿元,同比转负,存货周转率1.08次同比下降0.08次,加上营收的同比下滑,意味着西王食品的业绩回暖仍处在较劲焦灼的关键阶段。

面对连续数年的年报问询、强监管强竞争的大环境,背负旧疾新患的西王食品已站在聚光灯下。如何击破质疑迷雾、内强合规外强成长,擦亮“玉米油第一股”光环,西王食品仍重任在肩、时不我待。

消积弊展新颜、越挫越勇真英雄。

本文为首财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