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财经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5月28日,柔宇科技对企业发展过程中的若干不实言论进行了正面回应。

在这篇长达2600多字的长文中,柔宇科技对包括“核心技术源自国外”、“产线良率低,设备落后,无法量产”、“技术落后,只做哗众取宠的样品”、“上市只为圈钱”、“不惜血本营销”等在内的传闻相继进行了辟谣。

回顾柔宇科技的发展,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公司,曾凭借自身在柔性电子行业所取得的亮眼表现赢得诸多资本的青睐。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柔宇科技还曾试图叩开纳斯达克和科创板的大门。但直到现在,柔宇科技仍旧未能实现自己的上市梦。

尽管柔宇科技此番用一篇长达2600多字的长文来回击市场上的诸多传闻,但这仍难掩柔宇科技当下所面临的窘况。近些年来,柔宇科技的估值一路走低,其掌舵者刘自鸿的财富也急剧缩水。与此同时,由于资金链断裂,类似欠薪等负面消息也开始频频出现在柔宇科技的身边。

另据天眼查显示,目前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存在26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超30亿元。此外,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存在50多条股权冻结信息,而其以被告身份卷入的司法纠纷多达81起。

柔宇科技发文回应五大质疑

5月28日,柔宇科技通过官方公众号“柔宇”发布一篇题为《关于柔宇历史若干不实言论的澄清》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柔宇对外界关心的诸多话题进行了澄清。

柔宇科技首先回应的话题,便是“核心技术源自国外,不是自主原创”的言论。柔宇科技称,其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开发基于混合氧化物(非硅材料)高分辨率柔性屏量产技术的公司,也是迄今业内唯一拥有该技术路线成功量产经验的公司。

在柔宇科技看来,柔宇的技术路线在成功量产之前被业内普遍认为难以成功。正是创始人刘自鸿在十二年前经综合研判后,才确立了公司的核心技术战略方向。

基于该技术路线,柔宇于2018年成为世界上首个发布消费级折叠屏手机产品的公司,并在业内率先实现量产出货。而在此之前,国内外市场上尚无任何该类产品存在,也无相关研发量产经验可参考,柔宇成功实现了“想到造”。

对于“产线良率低,设备落后,无法量产”的言论,柔宇科技则辩称,位于深圳龙岗的柔宇国际柔性显示基地量产线一期投资约10亿美金,由柔宇自主设计,采用的是基于该创新技术路线上业内先进的柔性屏量产设备,并于2018年6月成功点亮投产,随后进入量产爬坡,并为多行业客户及柔派手机出货供应了相应的量产柔性屏。

为了进一步回击外界对自身技术实力的质疑,柔宇还拿机构测试的结果予以佐证。据柔宇科技介绍,2022年,有关政府部门委托国家专业咨询机构对柔宇产线良率进行测试,测试结果证明其在柔性屏行业中处于领先水平。

就产线良率,柔宇表示,同行业的部分企业除生产柔性折叠屏外,还同时运行OLED玻璃屏和OLED固曲屏的产线,但柔宇的产线工艺只生产难度最高的全柔性折叠屏,因此不能将柔宇的产线良率平均数与同行的其它企业进行简单对比。

今年5月,界面新闻曾在报道中提到,多位柔宇离职人士向其证实,柔宇向外界宣传的LV、空客、苹果、中智卫安合作,最后都因各种原因没有量产出货。柔宇声称“供不应求”的柔派手机,真实销量也只有几万台,并且退货率远高于同行。

面对“技术落后,所以没有大客户,只做哗众取宠的样品”的评价,柔宇科技分别列举了其手机、柔性显示屏创新应用等产品进行说明。据柔宇科技介绍,公司推出的柔派折叠屏手机未及时与下游手机品牌客户合作属企业战略选择,而非技术问题。

柔宇科技还透露,2020年公司其实已获得国内某知名手机品牌的折叠屏订单需求,后因商务条件原因未继续推进。

此后,柔宇与知名品牌VERTU达成合作并提供VERTU两代折叠屏手机的ODM/OEM服务,均采用柔宇折叠屏技术及软硬件设计。2022年柔宇进一步与某国际知名消费电子品牌启动折叠屏合作测试并获得认可进入其供应链管理平台。

柔宇科技还补充称,除了手机市场,其还在积极开拓其他行业创新应用,此前相继和空客、LV、中车、泸州老窖等品牌进行过合作。但公司同一些新兴行业的合作,与传统显示面板企业市场战略有所不同。

在柔宇科技看来,新兴行业的柔性显示屏创新应用规模虽暂时不如手机应用规模,初期订单量相对有限,但行业应用潜力巨大,需要一定培育期,这与技术路线无关。

除了前述提到的这些,柔宇科技还被“不惜血本营销”的传闻所困扰。而之所以传出这样的言论,或是因为柔宇此前曾在深圳机场显眼位置展示有一颗高约5米的全柔性屏大树“柔树”。还有消息称,柔宇每个月需为柔树支付超过十万元的费用。

对此,柔宇科技解释称,其在深圳机场的柔树产品展示是深圳市政府和市工信局在2019年从全市优秀代表性科创企业中选拔出来的创新产品展示项目。前三年多都是市政府和深圳机场免费提供的场地展示,第四年最后几个月才象征性收取少量成本费用(有签署合同为证)。

一头“独角兽”的陨落

柔宇科技的诞生,可以追溯至2012年。彼时,被外界誉为“天才少年”的刘自鸿从美国回国创业,和他的两名清华大学兼斯坦福校友魏鹏、樊俊超共同创立了柔宇科技。公司创立之后,柔宇科技开始在美国硅谷、中国深圳和香港同步启动运营。

成立仅仅第二年,柔宇科技便发布了超薄柔性显示背板。紧接着,柔宇科技又在2014年发布了全球最薄仅0.01毫米厚的彩色柔性显示屏,并成功开发出柔性电子新型产品。2015年7月,柔宇科技启动世界首条超薄柔性显示模组及柔性传感器量产线。

2017年,柔宇科技发布首款可搭载柔性显示屏和柔性传感器的柔性可卷曲穿戴手机原型FlexPhone。而柔宇科技的柔树、柔衣等柔性屏系列产品,还曾登上2019年央视春晚、广东央视春晚、深圳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

凭借在柔性电子行业所取得的成绩,柔宇科技在刘自鸿等创始团队的带领下受到了越来越多资本的注意。天眼查显示,自成立以来,柔宇科技累计获得过多轮融资。

早在2012年,柔宇科技便完成了价值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深创投、松禾资本为其提供鼎力支持。次年,柔宇科技又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除了深创投、松禾资本两位老相识外,IDG资本也对柔宇科技进行了押宝。

等到2015年进行的C轮融资,柔宇科技的融资规模已经飙升至11亿人民币。除了老投资方,包括中信资本、基石资本等在内的新金主也参与了柔宇科技的融资。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柔宇科技又接连获得诸多资本的青睐。2020年5月,有媒体披露了柔宇科技F轮融资已于上年第四季度完成的消息。据悉,柔宇科技的F轮融资金额达3亿美元。本轮融资完成后,柔宇科技的估值为60亿美元。

而在资本争相押宝的同时,柔宇科技已然成长为了一头备受瞩目的独角兽。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全球独角兽榜》中,柔宇科技以300亿元的价值高居榜单第57名的位次。2020年,柔宇科技再度以300亿元的价值登榜。

得益于柔宇科技在资本市场所受到的认可,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也成为了各种富豪榜的座上宾。2020年,刘自鸿以145 亿元的财富位列《2020胡润百富榜》第376名的位次。

不过,自2021年起,柔宇科技的估值便开始下滑。而身为柔宇科技掌舵者的刘自鸿,其财富也随之缩水。在2021年发布的《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中,柔宇科技的价值降至260亿元,同年刘自鸿在《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降至110亿元。

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全球独角兽榜》中,柔宇科技的价值已缩水至67元。此后,胡润研究院公布的《全球独角兽榜》中已经寻不到柔宇科技的身影,而刘自鸿的名字也从《胡润百富榜》中消失。

柔宇科技前途未卜

在与资本打交道的过程中,柔宇科技其实也曾动过上市的念头。早在2019年,柔宇科技就曾计划向纳斯达克发起冲刺。不过,柔宇科技赴美上市的计划最终没能成行。

2020年11月,柔宇科技完成上市辅导工作,准备转战A股。同年的最后一天,柔宇科技在上交所披露招股书,准备冲刺科创板。

据柔宇科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其原本拟募集资金144.34亿元。若按照发行方案中“拟发行新股占比不超过25%”的比例计算,柔宇科技本次发行后的估值将达到577亿元。

不过,柔宇科技的上市之路最终没能画上圆满的句号。2021年2月,上交所通过一纸公告,宣布了终止对柔宇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消息。就在一天之前,柔宇科技和其保荐人中信证券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文件。

在被问及撤回上市申请的原因时,柔宇科技内部人士向e公司表示,基于公司股东结构存在直接层面的“三类股东”等适格性的情况尚待进一步论证,考虑到公司发展战略,经研究后决定,暂缓此次科创板上市申请。

而随着柔宇科技递交的招股书,其真实的财务数据也得以揭开神秘面纱。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柔宇科技分别录得0.65亿元、1.09亿元、2.27亿元、1.16亿元的营收,合计5.17亿元,但同期柔宇科技的累计净亏损却高达31.95亿元。

在此次发布的长文中,柔宇科技对“上市只为圈钱,追求高估值,不上市就躺平主动破产”的言论进行了回应。柔宇称,作为行业中少有的创业公司,其前期主要依靠自有资金和风险投资,历史总投资额在行业中最少。

相比部分同行千亿甚至数千亿级别的投资,柔宇通过艰辛高效的技术创新和开源节流,用了不足同行十分之一的资金,实现了多个业内领先的技术突破和产业化成果。

对待企业上市问题,柔宇自诩其一直秉持着高度负责的态度。2020年初因为新冠疫情的暴发,公司主动撤回了纳斯达克上市的机会,后又因科创板相关政策的调整,公司再次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

柔宇强调,无论申请上市与否,公司始终在竭尽全力寻求更好的发展,负责任地面对所有挑战和困难,从未躺平或主动申请破产。

事实上,柔宇所处的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因此赛道上的玩家通常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来维持公司的运转。但登陆资本市场的愿望破灭后,朝柔宇科技袭来的却是更多不好的消息。2021年12月,由于资金紧张,柔宇科技欠薪问题全面爆发。

在此次发布的长文中,柔宇还透露,近两年,数位投资股东和创始人刘自鸿个人多次主动借款合计两亿多元给公司,用于解决员工薪资和维持产线基本运行等问题。

今年3月末,柔宇科技被申请破产审查的消息在网络上扩散开来。天眼查显示,3月29日,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柔宇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柔宇显示技术有限公司各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分别为自然人张某、王某某、郭某某。

公司申请破产的消息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后,柔宇科技随即发表一篇声明进行回应。柔宇科技在声明中表示,公司未曾主动申请破产,也未进入破产程序,目前企业仍在运营中。近期传闻源自公司离职员工个人,以期权结算纠纷名义提出的破产审查申请。

尽管柔宇科技在声明中信誓旦旦地表示,公司将基于客观事实,依法依规积极稳妥处理好相关事宜,但柔宇科技当下还存在不少棘手的问题。

4月23日,柔宇科技破产审查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听证会。据界面新闻获悉的一份听证会文件显示,柔宇科技目前负债超47亿,拖欠工资薪金就超6000万元,加上此前承诺的期权,共拖欠薪酬1.6亿元。

另据天眼查显示,目前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有26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被执行总金额高达30.33亿元。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去年9月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与此同时,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还存在53条股权冻结信息,其持有的深圳柔宇显示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柔宇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深圳柔显系统技术有限公司等多个企业价值不等的股权被法院冻结。

截至目前,与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关的司法纠纷达80多起,其中深圳市柔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被告的案件占比超过九成,这些案件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劳动合同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等案由。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柔宇科技独立董事、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研究员的刘姝威,还曾为柔宇科技发声。2022年4月,刘姝威发表题为《拯救柔宇》的文章。

刘姝威在文章中指出,柔宇科技亟待解决的困难,由于柔性屏产线2018年投产,部分应用创新技术研发成果近一两年才完成,所以柔宇科技还没来得及开拓市场,创造充足的经营性现金流量时,公司已经出现资金短缺,导致柔性屏产线无法正常运转,无法完成法国空中客车等产品订单,也无法进行持续的研发工作。

在她看来,柔宇科技三位创始人虽然掌握国际领先的柔性技术,但在开拓市场、创造充足经营性现金流量、保障公司持续运营等方面却缺乏足够的经验。刘姝威希望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以便开拓我国柔性技术的应用市场。

存在诸多棘手问题需要解决的柔宇科技,接下来将何去何从?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