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纸不语

面对1337亿元的债务,贵州前首富罗玉平笑不起来了。

这个曾多次荣登贵州首富之位,开发了近半个贵阳城的地产大鳄,用钱砸出了恢弘的商业帝国大厦,却砸不出一个金融“毛坯房”。

2023年6月15日,中天金融发布了关于收到股票终止上市决定的公告。按深交所规定,中天金融不进入退市整理期,公司股票将于该决定作出后的十五个交易日内摘牌。

细看罗玉平多年来的发家史,其于2017年作出的收购华夏人寿这一“蛇吞象”式的决定是致使他一步步走向失败,最终导致“贵州第一股”中天金融迈向退市深渊的重大转折点。

百亿民企的养成

20世纪90年代,毕业于重庆大学建筑工程专业的罗玉平和肖春红搭档,从遵义承包工程起家,后转战省城贵阳开发地产项目,逐步积累起房地产开发经验,更为重要的是罗玉平在这期间掘取到了创业所需的第一桶金。

1988年,罗玉平在肖春红名下的宏立城集团任总经理,二人强强联手,打造的山水黔城项目名动一时。进入2000年,罗玉平相继主持了“金世旗楠苑”和“金世旗帝景传说”两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就此一举成名,在大佬云集的地产界站稳了脚跟。2004年,罗玉平开始自立门户,耗资3亿元创办了“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并一举收购了陷入危机的世纪中天,组建为“中天城投集团”。

时逢贵州急速城镇化,政府通过大盘模式推动造城运动。借助政策红利,中天城投与金世旗控股配合拿下不少廉价土地,并启动了比肩花果园项目的未来方舟,总建面积720万平方米。

除了可以容纳13万人生活的未来方舟,中天金融在贵阳还陆续开发20多个住宅及商业项目。贵阳金融城、中天世纪城乃至贵阳世茂中心都成了贵阳的地标性建筑。由于开发体量规模庞大,罗玉平被人送外号“罗半城”。

2007年,中天城投集团顺利上市,成为贵州省第一家上市民企。至此,经过多年深耕,罗玉平主持的地产公司顺利成为贵州省房地产行业的龙头。2008年,为了应对全球金融风暴带来的冲击,刺激国内经济发展,国家实施了四万亿的投资计划。乘着政策的东风,中天城投又进一步发展壮大,在当年创造了近9亿的营业额。

2014年,中天城投营收达109.6亿元,成为百亿民企。

开始布局金融产业

或许是受到国家严厉的房地产政策的警醒,预料到了地产行业不会长虹,也或许是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想寻求新的突破。罗玉平顺应贵州“引金入黔”战略,开始寻求金融转型。

2013年,罗玉平在向贵州银行、贵阳银行斥资几千万的试水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后,于2015年2月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贵阳金控设立上海虎铂基金及母基金,进军基金领域。

2015年10-12月,贵阳金控又先以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惠州)有限公司100%股权,间接持股中融人寿,进军保险业;后通过竞拍获得海际证券(现更名为中天国富证券)66.67%控股权,涉足证券业。

2016年7月,贵阳金控以第一大股东身份作为主发起人,欲设立贵州省第一家民营银行贵安银行……

通过一系列的并购重组,中天城投在短时间内就获得了证券、保险、基金等多块金融业务牌照,搭建起了金控集团的雏形。

2017年,中天城投改名中天金融。这意味着,改名后的中天金融将持续加大对金融产业的投入,提升现有金融资产运营效率与效益,使金融类业务成为公司利润重要来源。

华夏人寿收购案告吹

“我们要以保险公司为核心搭建大金融、大健康的布局,从而丰富产业布局。”在收购中融人寿保险公司后,中天金融曾发表了一番肺腑之言:“未来,公司希望与中融人寿各个股东伙伴一起,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和企业实际情况,不遗余力地支持中融人寿通过各种科学途径实现更大发展。”

按照罗玉平的设想,要把保险业做大做强,让其成为自己金融帝国的支柱。但没想到计划刚起步,中融人寿就迎来了亏损。2016年和2017年,罗玉平持股的中融人寿盈利能力急转直下,分别亏损了13.88亿元、8.65亿元,中融人寿也成为中天金融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亏损最严重的公司。

中天金融开始从其他领域撤资,将回笼的资金全部投入到金融领域,总数高达200亿,但是巨额款项并未解决经营上的困境。为了能顺利发展保险业务,罗玉平开始寻找能让中融人寿回血的机会。

2017年,在明天系的实控人肖建华在酒店被带走后,罗玉平意识到,机会来了。

11月,中天金融拟斥资超300亿元收购华夏人寿。彼时的中天金融只是一家营收百亿的公司,即便总资产有762亿,但大部分都要应对负债。而华夏人寿在行业排名第四,总资产规模4760亿。

即使这明显是一场“蛇吞象”的金融资产并购计划,但不得不说,罗玉平胃口很大,且野心勃勃。

这笔收购市场估值在310亿元左右。为了赢下这场豪赌,中天金融拿出极大诚意,决定将定金由10亿元增至70亿元。

据公开报道,为筹集巨额定金,公司实控人罗玉平一口气拍卖了70台豪车,还拉来浙商产融等机构助力。

在罗玉平的一系列操作下,此次交易实际上至少撬动了100亿元的债务资金。在金世旗产投投入的246亿元收购资金中,最初有180亿元来自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中80亿元为股权投资,100亿元为股东借款。

中天金融支付定金后,获得了北京千禧世豪、北京中胜世纪合计持有华夏人寿33.41%的表决权。但是,直至重大资产购买相关手续完成,收购计划都尚未落地。

这一巨大的资产变动,也让中天金融的负债率一路攀升。更要命的是,2020年7月,华夏人寿因触发接管条件,被银保监会派驻接管组接管一年,到期后又被延长至2022年7月。

收购进度的不断拖宕,加剧中天金融利润下滑的危机。投给华夏人寿的70亿定金尚未收回,出现了1275.19亿的负债,中天金融的经营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局。

截至2021年6月,罗玉平旗下的金世旗国际资产总额1658亿元,负债金额已经高达1537亿,资产负债率近93%,收益远追不上负债增长的速度。中天金融的市值也在2022年5月缩水至200亿元。

此外,中天金融还拖欠了兴业银行贵阳分行、重庆银行、贵州银行、昆仑信托、西部信托、长安国际信托、金沃国际融资租赁公司、中融信托、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武汉信用小额贷款公司和中节能(贵州)建筑能源公司等120家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超过1300亿。

进入2023年,收购华夏人寿——这根紧绷过久的弦终于断了。11月,国家有关部门同意瑞众人寿整体受让华夏人寿的业务、资产及负债。中天金融苦等7年之久,收购最终却黄了。

2024年4月18日,中天金融重整管理人分别向北京千禧世豪、北京中胜世纪发函催促返还70亿元定金和相应资金占用费,对方至今无任何回应。

至此,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股权一事已然告吹。

危局未解终退市

2018年起,楼市开始去杠杆,金融监管趋严。中天金融房地产业务受挫,融资渠道不断收窄。再加上华夏人寿收购案的失败,2021年下半年,中天金融债务危机爆发,陆续出现债务违约。

为了缓解流动性危机,罗玉平只能二次拿出核心地产业务——中天城投。2021年9月,中天金融发布公告称,拟向佳源创盛出售旗下地产板块的子公司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天城投”)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80亿元。

然而三个月后,交易再次生变,价格大幅缩水。2021年12月,中天金融公告称,拟向佳源创盛、上海杰忠出售子公司中天城投100%股权,交易价格为89.03亿元。但即使打折出售,中天金融亦未能按时收到第二笔股转转让款项。

2023年4月,因中天金融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其债权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分行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重整。2023年6月,中天金融正式摘牌退市,“退守”股转系统。但7年前为收购华夏人寿股权所支付的70亿元定金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在外界看来,中天金融的转型之路虽然搭建起了框架,但投资的企业回血能力不足,甚至出现亏损。“这才是罗玉平需要反思的,毕竟金融玩的不仅仅是钱。”

[引用]

① 贵阳前首富“罗半城”倒下,背负1337亿债,压垮120家贷款机构 .陈泽源.2024-05-10.

② 贵州首富豪赌:房地产发家,转型金融受挫!曾身家百亿,如今公司负债千亿.时代周报.2022-03-22.

③ 从包工头到170亿身家,再到负债1537亿,前贵州首富风光不再?.大话企业.2022-05-26.

④ 贵州前首富,退出牌桌.木子财科.2023-06-16.

⑤ 贵州前首富罗玉平梦醒了.新浪财经.2024-05-14.

⑥ 中天金融百亿巨亏揭秘:贵州首富罗玉平“豪赌”华夏人寿失意.经济观察报.2023-02-18.

⑦ 重大重组终止,中天金融70亿定金要“打水漂”?.大河财立方.2024-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