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力场君关注到一个案例,金通灵(300091.SZ)被监管部门查证连续6年财务造假,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通过伪造工程形象进度确认表、发货单等调节EPC总承包项目完工进度、未发货提前确认收入、对销售退回不冲减收入等方式,虚增或虚减虚增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

具体来看,2017年至2022年,金通灵虚增或虚减利润总额分别占公司各年度披露利润总额的103.06%、133.10%、31.35%、101.55%、5774.38%、11.83%,导致公司相应年度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同时,江苏证监局、深交所相继对担任审计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光大证券、国海证券、东吴证券、华西证券等中介机构开具罚单。其中华西证券、大华所最为严重,被实施6个月暂不受理文件的处罚。

其实力场君也关注到,今年以来已经有好几家A股被认定存在财务造假行为,但具体到金通灵这个案例,力场君还是想来多聊一聊。倒不是因为它涉及造假金额有多大,真比起康美药业之流,金通灵都排不上号;让力场君觉得很感兴趣的是:连续6年造假,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发现?

因为力场君觉得,就凭这家公司先前的公开信息披露,里面的疑点太明显了,就差直接告诉“我有问题,大家注意”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金通灵有一家子公司,全称是“黑龙江鑫金源农业环保产业园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末金通灵对其持股71%,纳入了合并范围。这家子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在黑龙江安达投建一个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

早在2019年11月,黑龙江省发改委就发布了文件(黑发改新能源【2019】535号),安达2×20MW农林生物质气化热电联产项目通过核准。

另有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计划投资5亿元,占地面积13.44万平方米;项目建成投产后,年消耗秸秆40万吨,可替代标煤20万吨,预计达产后年可实现利润1.12亿元,上缴税金3638万元,同时将满足整个园区的供热和生产蒸汽需求。

此后在2021年11月,金通灵(300091.SZ)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在建的“安达2*20M生物质气化热电联产及2*1亿立方生物质天然气提氢项目”(安达项目),为公司首个农业生态产业园商业化运作项目,该项目预计2022年中期供汽及年底发电。

但在今年5月11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金通灵提问:“公司与黑龙江安达市政府签订的生物制氢项目目前进展?”对此,公司回答表示:“目前,安达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处于建设期,生物质制氢项目暂无进展。”

说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总投资额也就5个亿的项目,从2019年获批,到今年5月仍“处于建设期”,长达近5年都没完成,这正常吗?这会是一个实施难度多大的项目呀,还是一个本就不该存在的项目?

当然这还不是核心的疑点,金通灵在这个项目上的实施主体、控股子公司“黑龙江鑫金源农业环保产业园股份有限公司”身上的骚操作,乖乖,够经典!够罕见!

2021年4月,“黑龙江鑫金源农业环保产业园股份有限公司”实施了增资,导致金通灵对这家公司的持股比例降至29.58%,进而实现了这家原控股子公司的出表、被剔除出合并范围。也是在2021年,这家原控股子公司成了金通灵的第一大客户,贡献了1.74亿的销售额。

前文提到过,2021年正是金通灵财务造假比例最大的一年,虚增的利润总额相当于披露利润总额的50多倍。随后再到2023年4月,“黑龙江鑫金源农业环保产业园股份有限公司”又实施了减资,导致金通灵又“被动”成了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还是71%。

这样一番翻云覆雨,直接的结果就是,鑫金源在两年间从金通灵的表内转到表外最终又转回表内,并在这两年间的时间差内,为上市公司贡献了上亿的收入。这样一番操作,能说没有问题?能说背后没事儿?

但就是这么明显的疑点,金通灵在2021年、2022年都被大华所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次因为金通灵的案子,大华所被罚、6个月不被监管部门受理文件,不冤,真不冤。

但是力场君还是觉得,这不足以解答心中的那个疑问:连续6年造假,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