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贾跃亭还想着做“中美汽车产业桥梁”的时候,国内的新能源车企都已经开始了加速淘汰赛阶段。

5月20日,理想汽车发布了2024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理想汽车的收入总额为人民币256亿元,同比增长36.4%,环比减少38.6%;净利润为人民币5.91亿元,同比下滑36.7%,环比下滑89.7%。

实际上,理想汽车业绩下滑,并不在意料之外,之前的种种动作已经有所表现。

此前,有媒体消息,理想内部正在进行新一轮全公司的人员优化,整体优化比例超过18%。按照理想汽车2023年末3.16 万人计算,此次优化人员超过了5600 人。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理想2023年的成绩有目共睹。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是首家年盈利转正的造车新势力。

年销售37.6 万辆的记录以及超 1187亿元的归母净利润,给了理想扩张的底气,因而在2023年9月之后,理想便开始了扩招计划。与扩招计划一起的还有一份2024年销售80万辆的年度目标。

在这个目标之下,人员配备都是按照80万辆的销售预期进行配备的。根据财报显示,2023年理想的人员同比增长达到了63%,成为造车新势力中扩张最快的车企。

进入2024年之后,理想汽车的销量并未出现目标增长量,销售的压力再次席卷了理想汽车。4月22日,重压之下的理想宣布全系大降价,而这一次全系降价也是理想汽车首次公开的全系大降价。

由此可见,理想2024年的压力之大。当然,更为严重的除了销量,更多则是产能过剩带来的问题,因而理想汽车才有了裁员的动作。

而这个问题,此前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通病,没想到如今新能源汽车企业也开始了如此操作,这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并非好事。

实际上,早在4月下旬,侃见财经就在《特斯拉的“难题”,轮到理想了》一文中指出,理想汽车真正的压力或许并非销量下滑,而是销量下滑后出现的产能过剩。当然,这种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根据此前,中国企业家的报道,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的理想汽车制造基地,平均每40秒就能造好一辆车,每小时90辆新车从生产流水线下线,日产量可以达到1800辆。若按照1800辆、全年无休来进行计算,一年下来,满产情况下该制造基地的产能可达65.7万辆。

而按照理想一季度的销量80400辆计算,全年其整体突破40万辆的都相对比较困难,因而表面上理想汽车的压力来自于销售端,实则压力来自产能端,毕竟生产线都是要支出的,如果产能明显过剩,每年仅折旧费用就会产生不小的损失,在产能过剩的压力下,尽管理想汽车已经实现了盈利,但是稳定性仍然不敢保证。

当然困扰理想汽车的问题,不仅仅只有这些。近日,有消息称,全球投资者权益律师事务所罗森律师事务所日前宣布,代表理想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购买者提起集体诉讼,同时公开征集投资者参与免费集体诉讼。

根据该诉讼称,理想汽车的公开声明在所有相关时间都存在重大虚假和误导性,公司及部分高管在本案诉讼期间进行虚假陈述,违反证券法令投资者受损。包括理想在推出首款电动汽车车型MEGA时,夸大了市场对车辆的需求和运营策略的有效性,不太可能达到2024年第一季度的车辆交付量预期等。

理想汽车首席财务官李铁表示:“虽然第一季度交付量环比有所波动,但理想汽车对未来几个季度的交付量增长充满信心,并在研发和销服网络保持投入。展望未来,我们会继续严格评估和优化运营,保持以用户和产品为核心,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向长期愿景迈进。”

侃见财经认为,尽管目前理想的风波不断,但是真正困扰理想的核心问题还是在销量与产能的平衡上,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尽管销量很重要,但是在当下充分竞争的大背景下,稳定的现金流才是第一位。

当下,国内的高端车市场已经开始趋于饱和,中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空间仍然很大,所以能够拿下这个市场,就能提前锁定利润,但是在中低端市场,比亚迪已经完全跑出了优势,想要和比亚迪在销量上进行竞争,恐怕压力会更大。因此,面对当下的市场环境,理想、蔚来等车企,应该多注意企业自身的安全,切莫蒙眼狂奔,将公司置入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