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科纳米(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科纳米)主要业务是服务包括失效分析、材料分析与可靠性分析,是行业内知名的半导体第三方检测分析实验室,而上交所科创板自2023年5月18日受理至今,胜科纳米正式冲刺A股IPO已满一年,但前景却是堪忧。

财闻网了解到,胜科纳米目前IPO审核状态处于中止阶段,截至2024年3月31日财报更新当中。招股书披露,胜科纳米此次IPO募投为苏州检测分析能力提升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两个项目,其中用于扩产主营业务的苏州检测分析能力提升建设项目总投资为2.9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总投资为5000万元。

备受关注的是,胜科纳米在IPO前夕一边以现金分红的方式拿走公司过去三年大部分利润,一边借新还旧大额举债,而又另一边却欲在IPO募投项目中向市场去募集补充流动性资金,美其名曰是为提升优化财务结构加强财务抗风险能力,但这样的解释显然让整个IPO事项都显的格外失色,胜科纳米又能否给予市场一个满意的解释?

突击分红拿走3年全部利润

招股书披露显示,胜科纳米在2020年、2021年和 2022年上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2,048.04 万元、16,757.75 万元和 28,720.92 万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888.91万元、2,750.34万元,6,558.59万元;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195.40万元、2,273.69万元和5,127.87万元。

财闻网核算,胜科纳米在2020年、2021年和 2022年的三年间分别累计实现净利润和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12亿元和9596.96万元。然而备受市场争议的是,胜科纳米在IPO前夕突击大额分红,拿走了公司过去三年全部利润,这也引发市场及监管层的重点关注。

招股书披露显示,胜科纳米在2022年度第一次现金分红就达到了7500万元,要知道公司2022年全年净利润也仅仅只有6558.59万元,现金分红的金额比全年净利润还要高出近1000万元,如此肆无忌惮的分红手段可谓是前所未闻。

而更加令市场震惊的是,胜科纳米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中提及到,公司于2023 年3月份拟再次现金分红达到3800万元,要知道2023年5月份科创板正式受理公司IPO事项的,前后相差时间仅仅只有两个月,胜科纳米IPO前夕突击分红可谓是毫无遮拦。

胜科纳米IPO前夕两次突击现金分红累计金额达到了1.13亿元,而公司在2020年、2021年和 2022年的三年间实现的净利润也才只有1.12亿元。胜科纳米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中做了多方面的解释,从分红的必要性和恰当性,以及对财务状况和新老股东利益可能产生的影响等方面都作出了重点解释。

胜科纳米IPO前夕把公司全部利润现金分红的理由总结就是,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货币资金较为充足,具备现金分红的条件;实施的现金分红符合公司发展阶段及经营情况,对公司财务状况和正常生产运营未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反正就是胜科纳米IPO前夕把公司三年利润全部拿走都是合理规模的,都是对公司发展有利的。

然而,胜科纳米这样的解释明显是没有说服力的,且与招股书披露出现的公开资料对比来看,目前公司多处数据论证都是存在自相矛盾地方的。

从经营方面看,胜科纳米在2020年至2022年三年间所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195.40万元、2,273.69万元和5,127.87万元。这也是代表着公司这三年真正以来主要业务带来的净利润金额,虽然呈现整体大幅增长态势,但这三年平均每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也仅仅只有3200万元。如按照当前净利润来推算,1.3亿元的现金分红至少需要公司四年的主营业务所带来的利润来填补,明显看出公司主业利润是无力支撑如此巨大分红的。

从财务方面看,胜科纳米在招股书数据披露,公司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的货币资金分别为8529.95万元,2.77亿元,2.67亿元。如果只从上述三年货币资金来看,胜科纳米近两年公司账户现金确实充足,也完全可以支撑公司日常经营,1.13亿元的分红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参考到债务方面,那么公司现有的资金或连公司长短期借款都无法支持。数据显示,截止到2022年末,胜科纳米长短期借款分别为和2.99亿元和8188.93万元,仅仅在长期和短期借款放款的资金压力就超过了3.8亿元,很显然公司当前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的。

从募投项目方面看,胜科纳米本次IPO募投也只有两个项目,文章前言也提及到,分别是苏州检测分析能力提升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两个项目。其中,补充流动资金项目金额是5000万元。胜科纳米称公司业务规模不断加大使公司对日常运营资金的需求不断增加;同时为了提升检测技术水平并维持技术优势,可预见公司未来的技术研发费用会持续增加,公司需要更多的流动资金以应对未来技术研发的资金需求。

可以直观的发现,胜科纳米在补充流动资金的称述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便完全是两种解释了,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中就是表示公司IPO前夕突击大额分红不但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的,还有利于公司发展的。但是,胜科纳米在募投项目欲像市场募资5000万补充流动资金中又说为保证公司业务发展规划的顺利实施,优化财务结构,加强财务抗风险能力。

不管是从经营业绩方面,财务方面和募投项目方面,胜科纳米IPO前夕巨额分红明显是不符合公司实际经营状况的。在今年3月份,监管层发文严防严查“清仓式”分红,明确提出“要严密关注拟上市企业是否存在上市前突击‘清仓式’分红等情形,严防严查,并实行负面清单式管理”。

单一供应商采购比重超60%

根据招股书披露,我国高端仪器行业起步较晚,在技术实力、产品性能等方面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仪器巨头尚存在一定差距,特别是半导体行业的高端仪器市场基本为海外厂商垄断,造成了国内厂商高端仪器普遍依赖进口的现状。

胜科纳米招股书中称,受此影响在2020年-2022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分别为7780.64万元、1.15亿元、1.7亿元,占比总采购额分别为78.93%、74.2%、80.58%。其中,世界知名科学仪器、耗材厂商赛默飞集团在各期均为胜科纳米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对赛默飞集团的采购比例分别达到49.35%、49.67%、60.23%。

胜科纳米也在招股书中披露到,若未来国际贸易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导致公司无法进口特定国家厂商的仪器,同时其他国家或国内无替代供应商可提供符合需求的分析仪器,则将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如因国际贸易政策变化等原因,某些供应商对进口高端分析仪器的使用进行额外的限制,则将对公司业务开展造成不利影响。

然而面对如此巨高的供应商采购数据,监管层也在胜科纳米IPO询问函中重点提出了疑问,并且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各期末发行人主要机器设备采购自赛默飞集团的原值占比,未来采购占比是否将持续上升,是否对赛默飞集团存在依赖,若需更换供应商对发行人日常生产经营的具体影响及应对措施。

而在对于监管层的回复函中,胜科纳米也表示公司对赛默飞集团的采购比例较大,一定程度上存在对赛默飞集团的依赖,但其进一步表示,该依赖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不过,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若未来国际贸易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导致公司无法进口特定国家厂商的仪器,同时其他国家或国内无替代供应商可提供符合需求的分析仪器,则将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胜科纳米表示,赛默飞集团为全球领先的实验室设备供应商,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固定资产机器设备中来自赛默飞集团的设备原值金额占比分别为39.63%、40.54%、52.45%和52.17%,公司向赛默飞集团采购机器设备的比重较高。

报告期内,胜科纳米业务规模持续扩张,尤其是2022年南京与福建实验室的建设投产,公司集中向赛默飞集团采购双束聚焦离子束显微镜、透射电子显微镜等相关分析仪器,2022年末公司机器设备中赛默飞集团的占比有所提升。

胜科纳米称公司将根据自身需求并结合市场各供应商产品质量及报价情况,综合选择分析仪器的供应商,预计未来向赛默飞集团采购金额占比将保持稳定。报告期内,公司对赛默飞集团的采购比例较大,一定程度上存在对赛默飞集团的依赖,但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胜科纳米一方面在招股书中指出外部环境变回会对公司业务开展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却又在回复函中表示一定程度上存在对第一大供应商的依赖但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两者间的解释显然是存在矛盾的,然而公司这样的解释也是很难让市场认同的。

财闻网了解到,企业严重依赖供应商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不良后果。首先是供应链风险增加,过度依赖某一或少数几个供应商可能使企业面临供应链中断的风险。当这些供应商遭遇问题,如生产故障、自然灾害、经营不善等,企业的生产运营将受到直接影响,可能导致生产延误、成本增加甚至停产。

其次是议价能力降低。当企业严重依赖某个供应商时,其在与供应商谈判中的议价能力可能会降低。供应商可能会利用其市场地位提高价格或降低服务质量,进一步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此外,企业的创新能力也会受限。因为过度依赖外部供应商可能限制企业的创新能力。企业可能难以掌握关键技术和资源,难以进行自主研发和设计,从而影响其产品的竞争力和市场地位。

同时,依赖少数供应商可能导致企业的财务风险增加。一旦供应商出现问题,企业可能面临资金流断裂、订单取消、客户流失和声誉受损等风险。此外,长期依赖外部供应链也可能增加物流费用、运输成本以及货币贬值等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竞争力下降:严重依赖供应商可能导致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当企业过于依赖外部资源时,其可能难以灵活应对市场变化和客户需求的变化,从而失去市场份额和客户信任。

借钱IPO欲减持套现还债

招股书披露,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控制公司 60.63%的股份,公司在进行外部融资时,李晓旻先生为进行反稀释, 通过借债方式同步对公司进行增资,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晓旻尚未到期负债的金额总计为 9505万元。

财闻网了解到,李晓旻199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微电子专业,后进入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专业进修硕士学位,毕业后在导师的推荐下留在新加坡当地一家微电子研究所从事研发工作,并且已拿到新加坡永久居留权。2012年,李晓旻回国并将胜科纳米落户在苏州工业园区。

招股书资料显示,胜科纳米在进行C轮、C+轮外部融资时,李晓旻为保障自身控制权的稳定,同步对公司进行增资,以实现反稀释的效果。2020年12月,李晓旻以23.12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认购公司14.15万元注册资本,增资款为327.15万元。2021年2月及12月,李晓旻通过其全资控股的江苏鸢翔分别以138.6元/注册资本、34.3元/股的价格增资3300.07万元、6200.07万元。

据了解,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增资的资金来源并非其自己的真金白银,而是通过向外部投资者借债增资。据回复函,李晓旻从C轮、C+轮外部投资人处取得借款后,相关款项主要用于对公司增资及受让股份、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以及缴交个人所得税。

到2023年12月末,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相关借款合同金额总计为1.57亿元,其中6235万元已偿还完毕,并偿还1447万元借款利息,尚未到期的借款及利息分别为9465万元及390.8万元。其中,公司进行外部融资时部分投资人股东向李晓旻提供的个人借款,截至2023年12月末,借款本金余额为6090万元,均为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该借款年复利率为8%。

此外,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向金融机构申请的贷款,金额为3375万元,其表示,为偿还签署投资人借款本息及支付部分税款,李晓旻后续又向金融机构申请了部分借款。若未提前进行还款,根据约定条款,2024年-2026年需向金融机构偿还的借款本息金额分别为1018.53万元、1836.33万元、786.58万元。

而根据回复函信息披露,向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贷款的金融机构包括上海银行、江苏银行以及一家小贷公司苏州市禾裕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分别提供了1000万元、1000万元、1500万元借款。

在对于金融机构以较低利率提供贷款,监管层对胜科纳米发起借款利率公允性的质疑,而胜科纳米给出的解释是,相较于银行贷款,各股东出借人提供的借款总额大、放款效率高且相关借款未约定担保措施或约定担保措施可根据公司上市申报需求提前解除,满足了李晓旻的短期资金需求及公司未来上市申报要求,因此各方协商确定的股东借款利率略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

然而引人关注的是,胜科纳米在对还款计划或资金来源的影响机制中指出,如上市后股价下行,可能导致实控人延长锁定期,进而延长自身还款计划;另一方面,如实控人在锁定期届满后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价波动直接影响实控人筹措还款资金所需减持的股份数量。

也就是说,对于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目前存在的总计为 9505万元负债的金额,在公司顺利上市之后,李晓旻在满足锁定期后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份套现来偿还这笔贷款。更加直观的来说,就是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为了公司能够上市而且借钱,然后公司成功上市之后再减持股份去偿还借款。

面对如此解释,监管层也对胜科纳米发出质疑,要求李晓旻的还款计划、资金来源的预测不够谨慎,未充分考虑上市后股价波动、减持期限延长、减持比例限制、无法顺利于2024年一季度发行并于2027年3月达到股份解禁期要求、现金分红条件未满足、再次展期的条件及难度、他人代为偿还的偿债能力等因素。胜科纳米解释为,李晓旻将不满足《公司法》规定,其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任职资格将被解除。

明确来说,如果将来胜科纳米实际控制人李晓旻不能顺利结清借款,那么李晓旻在公司所有是职位都将解除。而这样的重大风险之下,胜科纳米IPO还能是否顺利推进,财闻网将持续关注后续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