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第未来近一周的暴涨,又让部分人重拾了对贾跃亭的信心。

对于一家车企而言,无论是投入还是研发,消耗都是巨大的。如果一家车企要靠着创始人的IP进行流量变现,那么不管对于它的投资人还是客户而言,这都一场灾难。

实际上,法拉第未来这次大涨,并不能与贾跃亭已经又“支棱”起来划等号,因为对于造车,尽管法拉第未来股价最高涨幅达到了100倍,但当下不到5000万美元的市值,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实在是杯水车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此前债务重组,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几乎不持有任何股份,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他甚至也不是公司的CEO。

因而在5月17日贾跃亭宣布认真思考和Matthias一起出任联席CEO,共担责任时。法拉第未来很快就发表声明“打脸”了贾跃亭。

该声明称,贾跃亭以个人而非公司高管身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与公司有关的视频,视频中的声明未经公司批准,任何此类声明都不应认为是公司所为。

不仅如此,法拉第未来还声明,目前公司董事会不考虑任命其为联席CEO。

因此,从上述维度来看,贾跃亭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其想要通过个人IP化的方式赚快钱,也难以改变法拉第未来的现状。

众所周知,法拉第未来“十年磨一剑”,但并未实现真正意义的规模化量产,从FF 91第一台落地到今天,也只生产了11辆汽车,且有一台的车主还是贾跃亭本人。此前,法拉第未来总部因为拖欠房租的问题,还差点被赶了出来。

由此可见,法拉第未来目前的生产,很大程度可能处于半停滞状态。这点从贾跃亭本人视频当中也可以窥探一二。

实际上,对于贾跃亭个人IP商业化,也就是所谓的直播带货,其实并非没有征兆。

自2024年初开始,其炮轰以及起诉高合就已经有了苗头了。对于直播而言,最重要的是保持个人的话题性,这点我们从罗永浩身上也能看到。

也许贾跃亭本人正是看到了罗永浩、董宇辉等人崛起看到了直播的力量,也了解了一个大IP带来的商业价值,因此他开始动了直播带货的心思。

后来,高合创始人直播带货以及周鸿祎频繁直播,给了贾跃亭实操的路径,自此贾跃亭正式开始了直播的布局。这才有了后来贾跃亭点评小米SU7,蹭周鸿祎热度。

事实证明,贾跃亭的策略非常成功,每次蹭热度都能有一条或者数条热搜,这也为贾跃亭日后直播带货之路铺平了道路。

贾跃亭想的“不仅仅”只是直播带货

贾跃亭连番的热搜,终于带火了法拉第未来。

一周时间,法拉第未来的股价从最低不到0.04美元暴涨至最高3.8701美元,涨幅超过了10000%。法拉第未来股价的暴涨,激活了市场,因而也有部分人开始重拾对贾跃亭以及法拉第未来的信心。

巨大的涨幅,带来了很多的投机,美东时间5月17,法拉第未来盘中高开低走,振幅超过了175%,最终收盘大跌37.58%。

那么,贾跃亭带货真的能成功吗?未来空间到底有多大?

首先,直播带货要考虑的是选品和供应链。对于目前的贾跃亭而言,实际上并不具备大规模带货的能力和合适的团队。

其次,贾跃亭身处美国,如何长时间的直播以及克服时差问题,依旧比较困难,因为其受众大多是国人,从当下直播行业的处境来看,其在国内卖货的难度必然不小,而这其中还涉及国内平台的支持问题。

贾跃亭在5月15日的视频中表示,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FF作为“中美汽车产业桥梁”的独一无二性以及许多特有的价值,他个人和个人IP也正在为搭建中美友谊的桥梁和中美经济桥梁在不断努力。

贾跃亭的回应视频当中,我们捕获了一个关键词——“产业桥梁”。因而,我们认为贾跃亭野心可能不只是直播带货,而是代理国内在北美的新能源汽车生意。

贾跃亭称,在遵守美国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FF可以帮助中国车企和供应链快速进入美国市场,大大减少试错和时间成本,希望能和中国车企进行合作。

由此可见,贾跃亭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大,但是由于其商业信用的破产,我们认为能与贾跃亭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进行合作的车企少之又少。因而我们判断,贾跃亭的代理计划,大概率难以成功。

法拉第未来还有救吗?

对于个人IP的商业化,贾跃亭想的很清楚就是尽量、尽快赚些钱,一部分用于还债,一部分救公司用来补贴造车。

换一个角度,法拉第未来目前大概率是没有多少资金用于投入再生产了。虽然股价暴涨,但是公司积重难返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少量资金对于法拉第未来整体造车显然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此前贾跃亭在他视频中也提到了,2021年,FF登陆纳斯达克,市值高达40多亿美元,但SPAC董事却利用一份大量虚构的做空报告等借口,成立特委会,借此几乎完全控制了公司,将上市融来的近10亿美金几乎烧光殆尽。

最终,造成了FF91量产被大幅拖延。

由此可见,法拉第未来现在缺的并不是几百上千万美元,因为此前FF91量产化耗资至少超过了10亿美元,因此我们认为贾跃亭直播带货并不能拯救公司。

但不排除贾跃亭想通过个人IP商业化吸引一部分风险投资资金,如果有大笔资金进来支持贾跃亭进行FF91的量产,那么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只是此前贾跃亭在与恒大以及其他的合作当中,着实表现不好,因而我们预计贾跃亭想要通过这种办法吸引风险投资的可能性很小。

但从贾跃亭的动作来看,他也做了两手准备,即和国内的车企合作。

也就是说,国内的新能源车企业,通过法拉第未来的生产资质,在美国进行成立合资企业,法拉第未来从中占取一定的股权比例,从而帮助中国车企进入美国市场。

从当下的现状来看,进入2024年之后,由于国内市场竞争加剧,众多中国新能源车企自顾不暇,且目前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淘汰赛阶段,美国市场对于他们而言,并非主要战场,因此他们也不会浪费过多精力去开拓美国市场。

综合而言,我们认为贾跃亭想通过和中国车企合作的想法大概率会落空,他想通过个人IP商业化来拯救法拉第未来的计划,也大概率不会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