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新消费日报4月15日讯(研究员 梁又匀 记者 高梦阳),国内马拉松赛事再现争议!

上周日 “2024年北京半程马拉松比赛”完赛,中国选手何杰率先冲线,拿下冠军;来自非洲多个国家的马拉松运动员随后跨越终点线,包揽亚军、季军。

然而在终点线前,三名非洲选手主动“让”出了领先位置,让中国选手何杰陷入了“保送”夺冠的舆论漩涡。

今日,特步就此事回应媒体表示,目前情况还在确认与多方调查合适中,后续有进展将第一时间进行沟通。

近几年,随着跑步成为越来越多国人的生活方式,马拉松赛事也在国内兴起,参与人数更是节节攀升。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2023中国路跑赛事蓝皮书》,报告显示,2023年全年共举办699场马拉松,总参赛人次为605.19万人次。

目前国内马拉松赛事主要以“各地政府牵头主办、运营公司商业开发”的模式为主,不少地方政府借此有了知名度,主办方也拿到了广告赞助费。但看似皆大欢喜的马拉松赛事几年争议不断,除了比赛成绩 “内定”的传闻,还有现场组织混乱、专业性差等争议。

北京半马比赛陷“假赛争议”

有观看了最后冲线过程的观众告诉新消费日报记者,尽管中国选手与几位非洲选手均处于第一梯队争夺冠军,但相较于中国选手何杰的专注冲线,非洲选手们的状态更为轻松,甚至在接近终点线时,多次做出让位何杰先跑的动作。

这一动作明显存在假赛嫌疑,受到了不少质疑。随后有市民就此进行投诉,而北京市体育局也关注到了这一情况,并表示将跟进处理。

在直播中不难发现,何杰以及三位非洲马拉松运动员均身着特步赞助的服饰和跑鞋。其中,中国运动员何杰是特步的长期签约代言人。叠加北京“半马”开赛前,何杰的潜在竞争对手、由中乔体育赞助的贾俄仁加被临时禁赛,引发了观众更多的猜测与联想。

实际上何杰是国内成绩出色的专业马拉松运动员,曾在近两年两度刷新国内马拉松新纪录。特步也借助对何杰跑鞋的长期赞助,持续强化其在国内专业跑鞋中的头部地位。但本次竞争对手们表现出的“谦让”令事态变得复杂。

今日,特步就此事回应媒体表示,目前情况还在确认与多方调查合适中,后续有进展将第一时间进行沟通。

尽管“假赛”风波还未有定论,市场对此却反应激烈。4月15日港股开盘,特步国际股价低开低走。午盘过后,特步官方态度不明确的回应,更是令其盘中股价一度下跌8.42%。截至当天收盘,特步国际单日跌幅达5.47%,创近两个月以来最大跌幅,总市值118.6亿港元。

特步押注马拉松、跑步赛道多年

从专业度来看,特步是全国多地马拉松、半程马拉松的重要赞助商,自2007年以来累计赞助马拉松赛事超2000场。

2023年线下体育赛事逐步恢复后,特步密集赞助了24场马拉松赛事,既包括城市比赛也包括专业的世界级田径赛事。同时,特步所赞助的运动员不仅限于中国选手,比赛成绩优秀的外籍选手也成为其重要的赞助对象和体育形象宣传。

在多年的努力下,2023年财报显示,特步已成为中国马拉松穿着率排名第一的品牌,并连续两年稳居中国男女马拉松运动员百强选手穿着率最高的品牌。

为了维护特步的跑步专业形象,公司近几年积极在并购上发力。为了持续进军专业、高端运动消费领域,特步于2023年末启动针对专业运动品牌索康尼所在合资公司的收购,作价6100万美元将该品牌在中国的所有运营权益收入囊中。

据悉,索康尼目标消费人群为“双精英”,即跑步精英和社会精英,这与特步其他品牌形成了一定的互补和差异化。

最新的财报透露,2023年,在中国内地重点马拉松赛事中,索康尼的穿着率于所有跑者中位列所有品牌第三。

财报数据显示,特步2023年营收为143.46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129.3亿元,同比增长了10.9%;归母净利润为10.3亿元,相比上年的9.22亿元,同比增长了11.8%。其中,以索康尼领衔的专业运动部分收入表现强劲,实现营收7.96亿元,同比增长98.9%。

虽然该部分营收目前仅占总营收的5.5%,但却是公司近几年来增长最快的业务。同时,索康尼也成为特步四大子品牌中,唯一实现盈利的品牌。

专业跑步运动运营的成功给了特步更大的信心,特步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水波曾在财报会上透露,聚焦跑步,特别是马拉松赛事的恢复推动了特步业绩持续增长。

专业的马拉松赛事、专业运动形象对特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时也是其未来提升品牌运营和定位的关键。而就在特步持续推进品牌转型改革时,不论出现任何风波,都将对品牌声誉造成严重打击。

马拉松赛火热,乱象也多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马拉松的蓬勃发展始于2014年,这一年,全国共举办了51场马拉松比赛。而到2019年,全国马拉松赛事激增到1828场。2024年的春天,跑步运动火爆异常。

中国田径协会统计,3月23日-24日,全国共有20余项马拉松比赛在各地举行,其中不乏无锡马拉松、重庆马拉松、武汉马拉松等高水平赛事,全国有超过20万的跑者奔跑在各项马拉松赛事上。

据统计,3月30日至31日周末两天,石家庄马拉松、扬州半程马拉松等约40项马拉松比赛在全国各地上演。

近日,中国田径协会发布《2023中国路跑赛事蓝皮书》显示,截至2023年底,全程马拉松项目累计完赛人数64.17万,同比2022年增长14.27万,半程马拉松项目完赛人数同比2022年增长50.75万,总量达185.9万。到目前为止,全国至少有250万人完成过半程马拉松或全程马拉松赛事。

从赛事的地区与时间上分布来看,2023年全国共有31个省级行政区举办了认证赛事,其中浙江、江苏和山东是举办马拉松比赛数量前三的省份。

不仅赛事多,近几年国内马拉松的竞技成绩也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在2023年的无锡马拉松赛中,何杰就以2小时07分30秒的成绩打破了全国纪录。随后杨绍辉在2023年日本福冈国际男子马拉松赛上,又以2小时07分09秒的成绩,刷新了何杰刚创造的纪录。而就在今年3月24日的无锡马拉松上,何杰以2小时06分57秒的成绩再次打破男子马拉松全国纪录。

但看似皆大欢喜的马拉松赛事几年争议不断,以去年10月15日开跑的青岛海上马拉松赛为例,赛会出现现场混乱的情况。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赛事现场补给不充足、人员分流不到位、领取奖牌排队太久……现场甚至出现群众高喊“退钱”的情况。

同样于去年10月15日进行的临沂马拉松赛上,冠军选手在冲过终点线时,意外的被两名拉线员用横幅阻挡。幸好工作人员及时赶到,冠军最终顺利通过。去年的大连马拉松赛中,中国选手尹顺金在最后冲刺阶段被一辆引导车挡住去路,导致冲冠失败……

针对马拉松赛事频发的乱象,中国田径协会也曾发《通知》,如遇赛事突发事件和重大情况,监管单位、赛事组委会及比赛监督需在30分钟内口头上报地方主管部门及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部,1 小时内上报书面材料,24 小时内将本省主责单位意见和处理办法书面上报中国田径协会。

另外,中国田径协会也曾强调“强化赛事组织各方责任,切实履职尽责 ”。要求“各级监管单位要建立健全赛事监管工作机制,‘尽职免责、失职追责’。各方应切实履行责任,确保赛事安全顺利进行。”

对于赛事组委会、路跑赛事运营公司和省级监管单位,《通知》中也提出了具体要求。

虽然,相当一部分马拉松赛事由于各地政府的支持,蓬勃发展,但不少赛事组织方专业性的缺失,也暴露了马拉松比赛过度商业化、赛事安全风险、补给物资缺乏、组织流程混乱、倒卖参赛资格、替跑等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