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食行业内卷加剧下,连良品铺子都开始搞起了降价促销。

不过,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大背景下,平时较为低调的盐津铺子却依旧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根据财报显示,2023年盐经铺子实现营收41.15亿,同比增长42.22%;实现净利润5.06亿,同比增长67.76%,业绩“双增”。

对于这样一份财报,市场也报以了认可的态度。在财报披露后的第二天,盐津铺子股价即收出了涨停板,而截至4月1日收盘,盐津铺子股价报收75.96元/股,总市值接近150亿。

和同行相比,例如同样在不久前披露财报的三只松鼠,无论是业绩还是股价,津盐铺子的表现都明显要好得多。

那么,为什么同样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盐津铺子却可以一枝独秀?2023年业绩双增后,盐津铺子是否已经“稳”了?

逆势增长的秘密

对比同行来看,盐津铺子的业绩确实称得上是十分亮眼了。

以开头提到的三只松鼠为例,其2023年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1.15亿和2.198亿,增速分别为-2.45%和69.85%。对比不难发现,虽然盐津铺子的营收要低于三只松鼠,但净利润却是其2倍,而且营收增速明显更高。

为什么盐津铺子能实现业绩双增?这背后的“密码”,其实在于渠道的改变。在2022年之前,盐津铺子的渠道主要来自大型商超,根据2021年的财报显示,当年盐津铺子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沃尔玛系统、步步高系统、华润万家系统、大润发系统以及家乐福系统,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为19.68%,其中沃尔玛系统的营收占比为5.77%。

不过,2022年之后,盐津铺子的渠道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零食很忙系统在当年的营收达到了2.11亿,占比达到了7.31%,而沃尔玛系统却已经不在前5大客户之内;2023年,在盐津铺子所有的营收中,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高达5.09亿,占比更是跃升至12.38%,而这个第一大客户很显然还是2022年占比第一的零食很忙系统。

实际上,盐津铺子的爆发,跟零食很忙的深度捆绑有很大的关系。据介绍,盐津铺子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布局量贩零食渠道,其合作对象正是零食很忙。2022—2023年,零食很忙迎来高速增长期——在2021年时,零食很忙集团的门店数量合计1150家,到2023年门店总数量已经提升至6500家,2年时间零食很忙集团的门店数量翻了超过5倍。

在2023年12月18日,盐津铺子战投零食很忙集团3.5亿元,选择进一步与零食很忙集团捆绑,很显然盐津铺子已经尝到了跟零食很忙合作带来的甜头。不过,有分析称,在经过了两年的爆发式增长后,整个量贩零食的增速将会逐步放缓。

根据《2023中国零食量贩行业蓝皮书》的报道,2021年底-2023年,全国平价门店数量从2500家野蛮增长至2.5万家,增长了1000%。预计2025年这个数值将会突破3万家,若2023年量贩零食店门店数量以2.3万计算,2024年、2025年量贩零食店门店将新增0.7万家,增幅约31.8%,相比过去增速明显放缓。

低价带来的压力

虽然2023年业绩“双增”,但实际上,盐津铺子并非没有压力。

除了上面提到的整个量贩零食行业将面临增速放缓的情况,为了和零食很忙达成合作,盐津铺子也在主动降价。

根据媒体报道,自2022年开始,盐津铺子变革了自己的销售策略——从“高成本下的高品质+高性价比”变为了“低成本之上的高品质+高性价比”,在转变策略后,盐津铺子旗下八大品类价格平均下调近9%,其中果干单价更是下降超过20%。

低价,让盐津铺子拿到了跟零食很忙合作的“入场券”,但盐津铺子的毛利率也同样在走低。

拉长周期来看,最近4年盐津铺子的毛利率都在不断走低,在2020年时,盐津铺子的销售毛利率高达43.83%,而到2023年销售毛利率已经下降到了33.54%。当然,由于盐津铺子走的是自研自产路线,研发、采购、生产、仓储物流、销售都掌控在自己手中,所以目前盐津铺子的毛利率在行业内依旧属于较高的水平。

但是,随着如今各家零食企业都在打价格战,就如开头的内容中提到,现在甚至连以往“高高在上”的良品铺子都开始搞起了降价促销,可以预见——为了可以保持与零食很忙之间的合作,盐津铺子的毛利率将会继续走低。

其实,虽然盐津铺子在2023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无论是之前的超级商场,还是现在的零食很忙集团,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盐津铺子并没有摆脱渠道依赖症。高度依赖单一渠道,未来必会遭遇瓶颈,毕竟没有一个渠道可以无限增长。

或许是考虑到了盐津铺子的经营情况,虽然股价和业绩双双大增,但机构并没有选择入场。由于四季度数据尚未,我们还是先看去年三季度的数据,截至2023年的三季度,盐津铺子的机构持仓总数为31家,合计持股为9746万,而就在一个季度之前,盐津铺子的机构持仓总数为241家,合计持股为1.145亿股,很显然不少的机构选择了减仓。

过去两年,和零食很忙集团深度捆绑的盐津铺子站上了风口,但一旦这个风口停了,盐津铺子的前景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