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2月29日讯(编辑 史正丞)经历本周连续三天大涨后,另类资产比特币已经从5万美元冲上6.3万美元。除了年内50%的涨幅外,已经有“吃瓜群众”开始期待突破历史新高的时刻——2021年11月创下的6.9万美元。

(比特币日线图、周线图,来源:TradingView)

在这样的时刻,不由得令人想起已经被定罪的两位币圈前大佬,赵长鹏和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BF),眼下这两人都在等待法官定夺刑期

赵长鹏判决延后 这恐怕不是好消息

按照去年11月达成的认罪协议,赵长鹏以1.75亿美元交保,当时将量刑的裁决时间定在今年的2月23日。

不过今年2月中旬,西雅图联邦法院宣布将判决时间押后至4月30日

虽然各方都对此三缄其口,但分析普遍认为,这恐怕是检方寻求更严厉刑期的结果。因为在赵长鹏签字的认罪协议中,明确包含“刑期不超过18个月就放弃上诉”的条款。假设检方没有寻求更严厉判罚的企图,就无法解释目前出现的拖延。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还在寻求收紧对赵长鹏的限制。上周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美国检方向法院申请调整赵长鹏的保释条件,包括交出加拿大护照、禁止在未获允许的情况下更换住所。检方同时表示,审前服务官员建议限制赵长鹏的活动范围,只允许他前往华盛顿州的西部地区和他目前居住的地区。赵长鹏的律师对此表示反对。

负责本案的理查德·琼斯法官在去年12月裁定禁止赵长鹏离境。赵长鹏曾致信法官要求返回阿联酋至多四周,去照顾一名即将接受手术的亲友,并表示愿意拿币安美国的所有股权质押。这一要求被法官驳回。

SBF父母开启“亲友总动员”模式

由于赵长鹏有认罪协议打底,所以潜在的刑期原本就不会很夸张,但SBF就不一样了,他面对的指控最多可判110年有期徒刑。根据法庭文件显示,一名缓刑官已经向法庭建议判刑100年。而联邦检察官需要在3月15日前提交文件,给出他们的判决建议。

面对下周即将度过32岁生日的儿子可能被判处大几十年监禁,SBF的律师,和他的父母、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瑟夫·班克曼和芭芭拉·弗莱德,正在努力“摇人”,尽一切努力争取轻判。

在本周二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班克曼的律师对法官表示,SBF的适当刑期应该在五年半至六年半之间,并称官员建议的“100年刑期”为荒诞和野蛮。他的律师特别强调,SBF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在监狱里会“特别脆弱”。

去年被定罪之后,SBF换掉了原来的律师团队,聘请曾给特朗普打过官司的马克·穆卡西。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的欺诈投资者案也是他打的官司,米尔顿最终被判刑4年,远低于检方要求的11年。

辩方也在文件中强调,自从SBF的审判程序结束后,FTX的破产程序表明公司在破产时具有偿付能力,因此对客户、贷款人和投资者的损害其实是零。

与此同时,SBF的父母也在努力经营最后的裁决。在本周辩方提交的文件中,附上29个人提交的备忘录,称赞SBF善良、有同理心,是一个勤奋、无私的亿万富翁。写信的人包括SBF的父母、他的弟弟,以及多名SBF的前同事。

曾在FTX担任SBF助理的Natalie Tien对媒体表示,她是收到SBF父母的邮件,敦促他“发自内心”写出对他们儿子的看法后,才动笔写了备忘录。

在法庭程序之外,SBF父母的法学教授朋友们也在从各个方面推动这个案子。

今年1月,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John Donohue与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Ian Ayres撰文称,FTX“从头到尾”都有足够的资产保障客户利益

与此同时,天普大学的Jonathan Lipson教授也透露,他正在与宾大法学院的David Skeel合作撰写学术论文,主旨是批评负责FTX破产的律所Sullivan & Cromwell。根据未发布的草稿,两人在文章中指出,这家律所可能通过向检察官提供广泛的FTX数据而扭曲了刑事司法程序

Lipson教授透露,去年有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联系他,提供了与SBF父母联系的机会。

至于SBF本人,自定罪后一直被关押在布鲁克林的大都会拘留中心。根据最新报道,他现在已经剃了光头,还在狱中向狱警们分享投资加密货币的技巧,并给出具体的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