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申谨睿

图源:unsplash

2月28日,天玑科技紧急披露两则公告。其中提到,公司董事会于2024年2月27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苏玉军家属通知,苏玉军因涉嫌串通投标罪被采取拘留措施,目前相关事项正在调查中。

公告指出,为保证公司董事会正常运行,同日苏玉军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辞去包括董事长、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总经理在内的所有公司职务,公司董事长、法人等均由实控人苏博紧急接任。

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天玑科技,对方表示,公司变动发生在27日晚,员工普遍于28日上午得知原董事长被拘留,对投标与项目的具体细节概不清楚。此外,公司无其他管理层变动,目前运营一切正常。

公开资料显示,苏博直接持有天玑科技4.58%股份,同时持有深圳裕龙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其通过深圳裕龙资本间接持有天玑科技8.38%股份,合计持股12.96%,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此次事发之前,苏博未在天玑科技担任过高级管理职务。

天玑科技方面向时代周报透露,苏博为苏玉军之子。被问及苏博与苏玉军参与公司日常工作及重大决策的情况,对方称:“我们一般看不到董事的行踪,除了现下披露的内容,不方便再多做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苏玉军与两位兄长苏玉民、苏玉林并称为“许昌三兄弟”,曾于1999年成立许昌三昌实业公司,主营机械制造、钢材销售,以及中成药、中药饮片的销售,其中苏玉军为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为30.80%。

此外,天眼查显示,苏玉军曾于2020年投资恒大音乐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新傲音乐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0%。

天玑科技的变动引起深交所火速关注。2月28日午后,深交所就该事件向天玑科技下发关注函,函告天玑科技说明并披露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相关风险以及公司经营变化等细节。

深交所还提到,要求核实公司和苏玉军家属收到《拘留通知书》以及对前述事项的具体知悉时点,说明是否存在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及内幕信息提前泄漏的情形,自查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股5%以上股东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情形,并补充报备内幕信息知情人及自查报告。

2月28日,天玑科技早盘冲高,涨超4%后迅速跳水,报收5.97元/股,跌幅超13%,总市值18.7亿元,较前一日收盘跌去2.86亿元。

时代周报注意到,天玑科技曾于2月6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拟以5000万-9000万元回购股份,回购股份的价格不超过8元/股。对此,天玑科技告诉时代周报,内部认为公司股票价值被低估,希望借回购股份维护股价和激励员工。

业内人士:因串标获刑不常见

公开资料显示,天玑科技成立于2001年10月24日,是一家IT服务及解决方案提供商,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为用户提供IT支持与维护服务、IT外包服务、IT专业服务等。公司于2011年7月19日在创业板上市,彼时实际控制人为陆文雄。

2019年5月21日,陆文雄与深圳裕龙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所持有天玑科技8.38%的股份协议转让给裕龙资本,天玑科技实控人由陆文雄变更为苏博。

苏博父亲苏玉军则自2018年1月8日起担任公司第三届、第四届董事会董事,2018年9月20日起任公司董事长,未曾持有天玑科技股份。

专注于合同纠纷领域的张翔(化名)律师告诉时代周报,串通投标也称围标,指几个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或压低投标报价进行投标,通过限制竞争,排挤其他投标人,使某个利益相关者中标,从而谋取利益的手段和行为。围标行为的发起者称为围标人,参与围标行为的投标人称为陪标人。

“串标属违法行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第二款规定,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另外,《招标投标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政府采购法》第二十五条都明令禁止串标行为”。张翔补充道。

一位具备招标经验的法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围标多发于工程建设与企业采购两个方面,围标人的行为逻辑大同小异,围标的基本环节也趋同。该人士称:“在招投标的实际操作中,由于围标行为较为隐蔽,形式不断变化,且各方实际参与人往往隐居在多层外衣之后,围标行为较难察觉,因此因串标获刑并不常见”。

张翔提到,目前官方未披露更多细节,苏玉军涉嫌犯罪的行为是否与天玑科技存在关联尚未可知,因此暂不具备为事件定性的条件。

增收不增利,公司积极布局算力

2月23日,天玑科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参与数据中心集成、云计算基础平台建设、新型融合算力网络调度平台设计等各领域方向业务拓展。

拓展新业务意味着公司要面临新的挑战,天玑科技或将承受不小的资金压力。1月30日晚间,天玑科技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3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000万元至8500万元。

天玑科技解释称,报告期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公司所处行业呈现多元化竞争格局,市场集中度较低,这对公司业务拓展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同时公司项目执行、验收程序、收款进度比预期缓慢;二是公司基于未来业务的发展继续积极研发创新,在实施创收、降本、增效的同时,仍无法避免项目采购成本和人力成本上升的趋势。受市场竞争加剧的影响,以及项目周期延长使项目交付成本上升,项目整体毛利率呈下降态势,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

早在2022年,天玑科技便难掩债务压力,经营也面临增收不增利的窘境。2022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5.98亿元,同比上升10.36%,归母净利润-308.3万元,同比下降107.69%。此外,2020年至2022年,公司平均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55.30万元,而流动负债合计2.63亿元。

科技分析师刘昭新告诉时代周报,天玑科技业绩有一定波动。在他看来,随着企业信息化建设推进,IT系统日益庞大和复杂,重点行业因布局较早,IT基建已经达到成熟阶段,但部分下游行业,如金融、电信、政府对IT系统的安全级别、运行稳定性以及更新速度不断提出新要求,对IT基础设施第三方服务企业来说是不小的压力。

“我国IT基础设施服务市场中,企业总数和质量都在不断提升,但市场过于分散,竞争也相对激烈”,刘昭新称:“天玑科技的客户主要集中在金融和电信行业,金融和电信企业本身在技术升级、产品架构层面迭代较频繁,且各个公司均有自身侧重的业务领域,因此衍生的需求也不尽相同”。

“这意味着,IT基础设施服务企业要确保关键技术行业领先和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在巩固原有优势行业及覆盖区域的同时,适时适度扩大业务范围和覆盖区域,建立深度合作生态圈。但前提是有支撑研发投入的资金”。刘昭新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