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吴晓薇

编辑 | 蛋总

美编 | 吴宜忠

审核 | 颂文

经过“拨乱反正”的海南椰岛正在重新出发,但其面临的“烂摊子”恐怕还要花些时间收拾干净。

回顾2023年,海南椰岛继续预亏,在已经发布业绩预告的上市酒企之中主营业务亏损最多。在此之前,公司已经连续两年录得净亏损。

在持续多年的实控人之争落幕之后,海南椰岛最终回归国资怀抱,但面临保健酒市场规模小、劲酒业绩一骑绝尘、对手丛生的局面,仍不放弃酱酒的海南椰岛计划将其与保健酒相结合。

如此简单的产品升级措施,能为椰岛挽回颓势吗?

1、权力更迭的“烂摊子”

上市公司发布2023年年度业绩预告的大幕已经拉开,截至目前,白酒企业中已有10家公布2023年业绩预告。

其中,贵州茅台、水井坊等6家酒企拟盈利,而顺鑫农业、海南椰岛、皇台酒业和金种子这4家企业分别预亏2.5亿至3.7亿、1.1亿至1.3亿元、1100万元至1600万元和1200万元到2200万元。

顺鑫农业提到,白酒业务盈利,但其他业务受市场环境变化及行业周期性的影响,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低迷,报告期内亏损较大。

这意味着,在上述4家预亏公司中,海南椰岛因主营业务亏损金额最多。海南椰岛业绩预告也坦陈,由于受控制权变更、经营团队调整、市场动销不畅等因素,导致主营业务收入整体下滑,当期营业毛利无法覆盖当期经营费用,加上应收款项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导致公司经营亏损。

随着2023年年度业绩预亏,海南椰岛或连续三年净亏损,公司分别于2021年净亏损6014.09万元、2022年净亏损1.18亿元。

谈及海南椰岛经营上的“烂摊子”,就不得不提到一位资本运作达人冯彪,其在任期间(2016年-2021年),海南椰岛仅有两年实现盈利,分别为2018年的4051.33万元和2020年的2430.88万元。

(图 / 同花顺iFind)

九年前,“牛散”冯彪通过东方君盛平台,以股份受让、增持等方式,获得海南椰岛18.47%股权,替代原控股股东海口国资,成为海南椰岛控股股东,于2016年1月到2021年9月出任海南椰岛董事长。

但海南椰岛连续于2015年至2018年在年报中以第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差距较小以及“东方系”对公司董事会经营决策无支配权等理由,拒绝承认“东方系”的控股地位,以致于海南椰岛连续4年无实控人。

2017年,冯彪又将旗下持有的海南椰岛共9341.0473万股全部转移至东方君盛名下,随后东方君盛抛出不低于2%的增持计划,但经过数度延期后,东方君盛资金筹措存在一定困难,增持计划在2019年终止。

2019年,冯彪将9341.0473万股海南椰岛表决权委托给王贵海,使其以接近30%的持股比例在2019年、2020年成为实际控制人。

2021年6月,东方君盛如期收回表决委托权,冯彪也终于达到了目的,成为了海南椰岛的新一任实控人。

然而到了当年9月,东方君盛持有的海南椰岛股票便遭遇到了来自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启动的减持变现程序。也就在这个时候,冯彪卸任海南椰岛董事长一职,由王晓晴接棒。

王晓晴与冯彪以及背后“东方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王晓晴为海口汇翔及海南信唐的实控人,这两家企业均为海南椰岛前十大股东,此外,王晓晴还是冯彪的四川老乡。

对于王晓晴的身份,上交所曾对海南椰岛作出问询。据其回复,冯彪曾是海南信唐和海口汇翔的股东(更是海口汇翔的创始人之一),但已在2022年11月将其持有海南信唐、海口汇翔的全部财产份额转给王晓晴。

一切扑朔迷离悬而未决之时,海南椰岛董事长再次变更。2023年6月,海南椰岛选举段守奇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并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国资公司。

至此,备受关注的实控人之争告一段落,海南椰岛重回国资怀抱。

2、历史遗留问题亟待解决

然而,告别了持续多年纷争的海南椰岛,接下来或仍将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

2月18日,段守奇在开工寄语中说:“面对着经营管理、安全生产、人才培养等诸多问题,推动经营理念的落地既要统筹兼顾,又要重点突出,千头万绪与错综复杂在所难免”“历史遗留问题亟待解决、供应链体系尚需优化、合规管理水平仍要提升、产品体系等待着市场与消费者的检验……”

在这些颇为沉重的寄语背后,是海南椰岛在冯彪、王晓晴退场后,暴露出二人在任时的管理混乱。

2023年9月15日,海南椰岛收到上交所通报批评,原因为公司对披露的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2022年半年度报告、2022年第三季度报告中相关财务数据进行更正,更正后,上述报告中调减前的营业总收入、营业收入、营业总成本和营业成本金额与更正后的金额相差较大。

上交所对海南椰岛及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晓晴、时任总经理冯彪、时任财务总监符惠玲予以通报批评。

整个2023年,海南椰岛(含下属公司)累计涉诉20起,其中未披露案件13起,公司(含下属公司)为被告的涉诉总金额为2154.72万元。这其中,涉及海南椰岛(含下属公司)欠款的案件超过半数。

对于这些案件,海南椰岛表示,尚未判决或结案诉讼,正在积极协商和解或诉讼过程中,因此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回到公司的产品发展来看,以保健酒发家的海南椰岛已经失去了龙头地位,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友商劲酒在国内保健酒市场的份额高达88.72%。

公司曾经的拳头产品“鹿龟酒系列”受毛利率下滑影响,近三年来(2020年-2022年)销售收入连续大幅下滑,分别为9423.88万元、6928.31万元和3238.4万元,同期毛利率为56.39%、46.13%及34.06%。

或为进一步降低成本、重新打造企业形象,海南椰岛在经营范围内增加了供应链管理服务、品牌管理、企业管理三项。

海南椰岛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也表示,争取通过强化品牌塑造,加大渠道拓展力度,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市场份额;持续推进产品研发和创新,提升酒品品质及受众度;探索创新营销模式,增强营销团队建设,提升销售业绩。

这些想法看起来很美好,但何时能有效地落地推进,对业绩的提升作用又将有多少?这恐怕还是个未知数。

3、回归保健酒遇劲敌

面对多重考验,海南椰岛在2023年年末给出了重新出发的方向。

在2023年12月18日举办的“7023——海南椰岛建厂70周年、上市23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下称“7023活动”)上,段守奇表示,海南椰岛将回归做酒初心,传承发扬鹿龟酿泡技艺,向着“致力于成为世界一流的健康消费品综合运营服务商,缔造百年椰岛”的目标进发。

值得注意的是,海南椰岛仍不肯放弃酱酒赛道。

2021年,“酱酒热”兴起之时,海南椰岛全资子公司椰岛酒业拟与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共同运营贵台酱酒。

海南椰岛表示,酱酒是酒业板块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司酱酒产业深入酱香白酒核心产区,以优质酱香基酒为基础,潜心打造酱香白酒品牌。

不过,从销售情况来看,海南椰岛联营企业贵台酱酒(福建)销售有限公司的销售情况不佳。

2022年,该公司当期未确认的损失(或当期分享的净利润)为57.13万元,期末累积未确认的损失70.98万元。到了2023年上半年,虽然净利润达到35.24万元,但仍未能填平累计损失。

(图 / 海南椰岛2022年年报)

(图 / 海南椰岛2023年半年报)

「界面新闻·创业最前线」记者走访北京地区部分商超、烟酒店发现,海南椰岛的白酒产品鲜少有人售卖。更有海口地区椰岛鹿龟酒经销商对记者表示,其店内并不售卖海南椰岛白酒产品,仅售卖鹿龟酒和海王酒。

由此可见,目前海南椰岛的酱酒产品经销网路规模较小。

“酱酒品类在2021年三季度进入洗牌期,此后酱酒热度逐渐下降。从行业整体发展来看,布局酱酒市场对于企业的综合实力、团队操盘能力还是有较高的要求。虽然海南椰岛布局了酱酒市场,但酱酒并没有给海南椰岛带来太多效益。”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界面新闻·创业最前线」表示。

想要搭上酱酒热风潮挣快钱的海南椰岛在失利之后,想出了把酱酒和保健酒相结合的办法,创新得略有点“简单粗暴”。

在“7023”活动上,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马贺提到,除了贵台酱酒外,海南椰岛还将携手国威酒业,探索酱香保健酒新赛道,依托海南区位优势和流量红利,实现椰岛鹿龟酒的升级换代,重新布局保健酒市场。

海南椰岛已经为此专门成立了公司,其决心显而易见。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显示,新成立的椰岛国威保健酒(海南)有限公司由海南椰岛100%控股。

然而,如今的保健酒市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海南椰岛的老对手劲酒在2021年已实现110亿元的销售额,同期海南椰岛营收仅8.33亿元。

《中国养生酒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国际上,保健酒、养生酒及营养酒的消费量约占酒类(含白酒、葡萄酒、果酒等)消费总量的12%。目前,我国保健酒在行业销售总规模中占比不足5%。行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我国保健酒市场规模达467亿元,预计2024年有望达到580亿元。

而据贵州茅台披露的2023年经营数据,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约1495亿元。这意味着,整个保健酒市场规模不及白酒龙头营收的一半。

在这样一个较小体量的市场里,海南椰岛的对手除了劲酒之外,还有源源不断向着保健酒市场进军的各类企业。

例如,茅台、五粮液等早已成立专门的保健酒公司,洋河、泸州老窖、汾酒等均发力“大健康”“养生”概念并推出相关产品。

除了酒企之外,药企同仁堂也投资1.9亿元取得京宜生物51%股权。同仁堂方面认为,此举有助于补充同仁堂药酒业务产能,并向食品酒业务延伸。此外,广誉远也拥有保健酒品牌龟龄集酒,2023年上半年,广誉远的养生酒业务营收为1994.96万元。

“保健酒产品大众认知度较高,却又始终囿于产品概念因循守旧,缺乏技术含量的消费认知惯性中,因此,保健酒基本上是‘药材+酒’的简单附加,这造成了保健酒市场增势整体遭遇天花板。”营销专家路胜贞向「界面新闻·创业最前线」表示。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保健酒曾是海南椰岛的核心业务,但企业在追逐市场热点的过程中,分散了大量资源,忽视了对核心业务的研发与创新。而追逐市场热点的投资收益严重低于预期。

“虽然海南椰岛如今回归保健酒,但当前的市场格局和需求结构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沈萌说道。

“椰岛鹿龟酒产品已经到了成熟期并进入消费认知疲劳期,简单的品牌加产品升级,并不能改变保健酒市场长期形成的负面口碑印象,从这个角度看,椰岛鹿龟酒未来市场做起来会很辛苦,能够得到的回报也有限。”路胜贞进一步表示。

那么,焕新后的海南椰岛究竟能否按预期挽回业绩颓势?「界面新闻·创业最前线」将持续观察。

*注:文中题图来自海南椰岛酒业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