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央行公布最新LPR报价,1年期报价维持3.45%不变,5年期以上LPR报价则下调25个基点,由4.20%降至3.95%,创历史最大降幅。

专家指出,此次5年期以上LPR大幅降息,有助于有明确长期资金需求的领域,并将产生明显的降成本效益,避免购买力观望。未来,房贷利率或将持续下行,楼市“小阳春”行情或逐渐开启。

LPR不对称调整是合理的

在连续5个月按兵不动后,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于2月20日再次下调。《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这也是自2019年1月以来,央行历次统计数据中降幅最大的一次。

图片

(图源: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事实上,市场对于此次LPR降息的期待已久。1月底以来,政策面动作频频: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利率各下调了0.25个百分点,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1月24日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央行行长潘功胜明确指出,降准和再贴现利率下调,“都将有助于推动信贷定价基准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也就是我们说的LPR下行”。市场方面,近期也有多家机构发布研报,给出了明确的降息预期。

为何此次再现不对称降息?

一年期LPR仍旧按兵不动,主要原因在于前期降低存款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央行公开市场净投放,释放PSL(抵押补充贷款)等低成本资金,银行资金面较为宽裕。但5年期以上LPR降幅明显,意在降低中长期贷款利率。”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对记者分析道,“今年稳就业、稳增长的压力加大,政策重心重新回到宽松框架,但基于居民就业、收入预期较为疲弱的考虑,政策除了在需求端刺激以外,更重要的是降成本,此次一次性降低25个基点,就是基于降成本的考虑。降成本与稳就业、稳预期相结合,才能激励居民释放消费潜力和欲望。”

LPR不对称调整其实是合理的,也应该是常态,体现了LPR更加贴近市场。此次调整主要有助于有明确的长期资金需求的领域,包括城投债的重组、房地产重组、产业结构调整等。”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教授李楠告诉记者。

“目前市场是不缺乏短期流动性的。”李楠直言,“一方面宽松货币政策实施已有三年,市场上货币供应量充足,股市等常见的短期流动性蓄水池都表现出价格下跌,说明短期流动性是过剩的。另一方面,2024年是经济复苏期,产业结构调整、新兴产业、城投债的债务调整、房地产贷款的债务调整都需要长期资金,这次调整也体现了货币当局对未来预期和逆周期调整的愿望。”

房贷利率或持续下行

值得注意的是,2月18日,人民银行开展1050亿元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和5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分别为1.80%和2.50%,与前期持平。从形成机制上而言,LPR正是以MLF为锚点,在其利率基础上加点报价产生。

“MLF-LPR联动机制并不意味二者需等幅调整,此前也有三次MLF保持不变,而LPR调降的情况。”光大银行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对记者表示,“总结这三次LPR报价调整的共性,期间流动性环境均相对宽松,月内或前期均有降准等‘宽货币’操作落地,推动银行负债端资金成本压降,进而为LPR下调提供操作空间。2月MLF‘价’与‘量’的维稳,主要是考虑人民币汇率约束,同时也释放了央行仍有较强动力维持市场流动性充裕的信号。”

作为中长期企业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定价的主要参考基准,5年期以上LPR报价牵动着众多购房者的心。20日LPR报价公布后,“房贷又要降了”词条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前三位,“100万房贷30年少还5.2万”的话题也引发热议。

那么,此次5年期以上LPR下调又将为房贷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在李宇嘉看来,当前市场楼市需求端基本面依旧疲弱,居民加杠杆购房的预期较低,开年大幅度、一次性将红利释放到位,可以产生明显的降成本效应,避免购买力观望,促进居民贷款买房。

“今年一次性降到位以后,后续降低LPR的可能性不大,房贷利率将会持续下行。2024年1月,百城首套主流房贷利率平均为3.84%,二套主流房贷利率平均为4.41%。考虑到去年按揭利率降幅不算大,今年首二套房贷款至少有30个基点左右的降幅。”李宇嘉进一步分析道。

“此次下调后,当前购买首套和二套房贷款利率下限分别降至3.75%(5年期以上LPR-20个基点)、4.15%(5年期以上LPR+20个基点),进一步接近历史最低点,部分城市房贷利率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仅个别地区首套房贷利率高于4%(本次调整后,北京城六区首套房贷利率为4.05%)。”中指研究院市场研究总监陈文静指出,“本次5年期以上LPR大幅下调后,购房者置业成本下降,有望强化核心城市政策效果,楼市‘小阳春’行情或逐渐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