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子弹财经

作者 | 孟祥娜

编辑 | 蛋总

美编 | 倩倩

审核 | 颂文

在核心产品经历了新一轮提价后,“药中茅台”片仔癀却交出了一份不算亮眼的成绩单。

片仔癀2023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其在2023年营收100.35亿元,同比增长15.42%;归母净利润实现27.84亿元,同比增长12.59%。

虽然营收首破百亿,但片仔癀却没那么容易赚钱了。

2023年,片仔癀的净利率为27.74%,较去年同期下降1.28个百分点。从单季度来看,第四季度,片仔癀更是增收不增利,营收24.35亿元,同比增长17%;归母净利润3.79亿元,同比下滑10%,环比下降56%。

从行业来看,在中药快消领域“三剑客”中,片仔癀市值最高,但营收垫底。

具体来看,片仔癀市值超1200亿元,云南白药在900亿元左右徘徊,白云山市值在500亿左右。云南白药营收规模早已突破300亿元,白云山的营收规模更是突破700亿元,而片仔癀的营收规模却刚刚突破百亿元。

若没有稳固的业绩支撑,片仔癀的市值也会起伏不定。截至2024年2月19日收盘,片仔癀报212.31元/股,较历史最高点下跌超56%,市值较历史最高点蒸发超1600亿元。

近年来,片仔癀积极地向化妆品、日化业务等方向拓展,但成效一般。诸多困扰下,片仔癀通过核心产品涨价等方式提振业绩,但从目前来看,这样的方式似乎让片仔癀进入了瓶颈期。

1、提价效果不佳,业绩增长遇瓶颈

片仔癀前身漳州制药厂成立于1956年,独家生产片仔癀系列产品;1999年改制设立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后于2003年6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2006年,片仔癀成为经国家商务部认定的首批“中华老字号”企业之一。

片仔癀的身世颇为传奇。据说,明朝嘉靖年间,一名闽南籍宫廷御医不满暴政携秘方逃离皇宫,在漳州城外璞山岩庙削发为僧,用其所携秘方精制成药悬壶济世,由于其疗效之神,得名“片仔癀”。

在闽南语里,炎症统称为“癀”,“仔”为语气词,片仔癀的字面意思可以理解为“一片即可消炎止痛”。

官方表示,片仔癀有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的功效,也可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且片仔癀是保密配方等级为“国家绝密级”的中药配方。

2011年,“片仔癀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其主要原材料包括麝香、牛黄、蛇胆和三七。这其中,麝香、牛黄等药材本身都具有稀缺性。

稀缺原料、国家绝密级的配方,再加上为人熟知的品牌,构成了片仔癀这家企业的“护城河”。

数年间,片仔癀核心产品也在不断涨价。据悉,片仔癀系列产品含片仔癀锭剂、片仔癀胶囊剂和复方片仔癀含片等,其中片仔癀锭剂占主导地位。

自1999年以来,25年间片仔癀锭剂先后进行了21次涨价,价格从最初的110元/粒飙升到760元/粒,堪高过一克黄金的价格,上涨近6倍。

从业务类型来看,以片仔癀锭剂为主的肝病用药占据公司40%左右的营收,但毛利率高达80%以上,给公司贡献了超70%的利润。

因此,伴随着核心产品片仔癀锭剂的涨价,公司的业绩也随之增长,营收由2000年的1.84亿元增长至2022年的86.94亿元,归母净利润由2000年的5005万元增长至2022年的24.72亿元。

尤其是2021年,片仔癀营收实现80.22亿元,同比增长23%,归母净利润实现24.32亿元,同比增长45%。这主要源于2020年片仔癀锭剂的提价,国内市场零售价格从530元/粒上调到590元/粒,海外市场供应价格相应上调约5.80美元/粒。

也是在2021年,片仔癀的股价“水涨船高”,最高触达487.92元/股,总市值最高近3000亿元,在中药领域彻底超越云南白药成为了“中药龙头”。

然而,片仔癀的业绩增速在近两年明显放缓。2022年,片仔癀的业绩增速创下近八年新低,营收增速仅为8.38%;归母净利润增速更是低至1.66%。

2023年5月,片仔癀再次宣布提价。片仔癀锭剂在国内市场的零售价格从每粒590元上调到760元,供应价格相应上调29%,创历史最高涨幅;同时,海外市场供应价格也做出了相应调整,上涨约35美元/粒。

客观来看,这次涨价对业绩提升有一定效果,但并没有带动片仔癀业绩实现大幅度的增长。

2023年,片仔癀营收100.355亿元,同比增长15.42%;归母净利润27.84亿元,同比增长12.59%,业绩增速较2021年仍有不少差距。

从单季度来看,2023年第四季度,片仔癀更是增收不增利,营收实现24.35亿元,同比增长17%;归母净利润实现3.79亿元,同比下滑10%,环比下降56%。

那么,为何此次核心产品提价,却难以带动片仔癀业绩的高速增长?

2、原材料上涨致毛利率下滑,多元化布局成效不佳

从客观层面看,近年来中药材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进而导致肝病用药、心脑血管用药的毛利率下滑。

2023年以来,部分中药材的价格仍处于上涨通道中,这背后是中药材供给受到供需变化、产地减产及药材标准提升导致的生产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这也导致片仔癀原材料成本上涨,利润占比最大的医药制造业毛利率承压,盈利能力减弱。

片仔癀是国家保密配方,但有4味成分是公开的,即麝香、牛黄、蛇胆和三七。片仔癀2022年年报显示,除麝香、蛇胆需获得国家林业部门行政许可、严格按国家有关规定组织采购外,其余中药材通过市场渠道进行采购,采购价格随行就市。

牛黄分为天然牛黄、体内培植牛黄、体外培育牛黄和人工牛黄四类。天然牛黄实际是牛的干燥胆结石。

2023年以来,天然牛黄的价格不断上涨,据中药材天地网,2023年天然牛黄的价格由40万元/KG涨至160万元/KG,全年涨幅达300%。

原材料的上涨,片仔癀的核心业务医药制造业毛利率承压。即使核心产品片仔癀锭剂提价近三成,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影响较大,毛利率仍在下跌。

2023年前三季度,片仔癀医药制造业毛利率75.24%,同比减少3.11个百分点。其中,肝病用药(主要包括片仔癀锭剂和胶囊剂)毛利率78.19%,同比减少2.15个百分点;心脑血管用药毛利率40%,同比减少7.52个百分点。

(图 / 片仔癀公告)

片仔癀也坦言,资源紧缺、价格上涨对片仔癀原材料的供给造成了极大的挑战,未来,原材料将对片仔癀及系列产品的成本产生上升压力。

在业绩发展的压力及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片仔癀积极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据「界面新闻·子弹财经」观察,近年来,片仔癀在努力推进产业多元化、产品多元化转型。但是,新布局的心脑血管用药、化妆品、日化等业务在当前的利润贡献较小,多元化成效不佳。

2014年,片仔癀提出“一核两翼”发展战略,以医药制造生产为龙头,以保健品、保健食品和特色功效化妆品、日化产品为两翼。

在化妆品业务方面,片仔癀的化妆品业务主体为子公司福建片仔癀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拥有“片仔癀”和“皇后”等品牌,涵盖护肤和洗护类产品。

在日化用品方面,片仔癀与上海家化合作,其产品主要以“清火”为核心定位,包括牙膏和漱口水等。

但近年来,片仔癀化妆品、日化业务板块营收却呈现下滑状态。2021年,片仔癀化妆品、日化板块营收8.4亿元,同比下滑7.05%。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片仔癀化妆品板块营收分别为6.34亿元、4.3亿元,同比下滑24.6%、6.53%,占全年营收的比例、利润贡献均在10%左右。

目前,片仔癀正在推进子公司片仔癀化妆品的分拆上市进程,但在IPO节奏适度收紧的情况下,化妆品板块能否独立上市还是未知数。

此外,片仔癀也通过外延并购方式拓展新业务。2020年7月,片仔癀收购龙晖药业,取得了其51%的股权,并斩获安宫牛黄丸等100余种药品。

但目前,安宫牛黄丸业务体量仍占比很小。2023年上半年,以安宫牛黄丸为主的心脑血管用药营收1.96亿元,仅占片仔癀公司总营收3.88%,占利润的比例仅为3.3%。

总体来看,片仔癀的业务仍然依靠片仔癀锭剂等系列产品,心脑血管用药、化妆品业务规模还较小,还需要后续持续发力。

而从内部管理上来看,片仔癀的高管层变动较大,对公司发展也产生了不利影响。

3、三年三换董事长,高管变动频繁

2021年至今,片仔癀已更换三次董事长。2023年以来,片仔癀至少有四名高管落马被调查。

资料显示,刘建顺自2014年12月起担任片仔癀董事长,在2021年4月申请提前退休,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刘建顺辞职后,由潘杰出任董事长。

但仅相隔8个月,片仔癀便收到了董事长潘杰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2021年12月,林纬奇接任片仔癀董事长。

然而,林纬奇在任不足2年便辞职。2023年7月24日晚,片仔癀公告称,林纬奇因工作调整,向董事会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有意思的是,在三任董事长离职公告中,片仔癀对刘建顺有较高评价;当潘杰卸任时,片仔癀曾专门感谢其在公司的辛勤付出;但在林纬奇因工作调整辞职后,片仔癀董事会公告中未对他的工作作出总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刘建顺、潘杰辞职后均被调查。

2023年8月22日,福建省漳州市纪委监委官网通报,片仔癀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建顺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3年5月10日,漳州市纪委监委公众号消息,潘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除了公司两位原董事长被查以外,2023年,片仔癀的多位老将也被公布遭到调查。

2023年5月,片仔癀公告称,接到纪检监察部门通知,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刘丛盛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接受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6月,漳州市纪委监委通报片仔癀子公司福建片仔癀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原副董事长杨浦权由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而被立案调查。

除此之外,片仔癀的高管层变动也较为频繁。

2022年6月8日,片仔癀连发4份高管人员任职变动公告,涉及董事、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陈纪鹏、董事林柳强、监事(监事会主席)洪东明、监事何建国和监事吴小华,辞职原因皆为工作调整。

辞职后,片仔癀“老将”陈纪鹏仍担任中共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委员会党委副书记,洪东明仍担任公司工会主席,其余人士则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2024年1月18日,片仔癀再发公告称,陈纪鹏先生因工作调整提交了辞职报告,决定辞去其在公司的监事和监事会主席职务。

一般来说,高管的频繁变动意味着公司的管理层缺乏稳定性,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公司的发展布局及相应策略的落地。这两年,片仔癀业绩增速下滑,或与高管层的频繁变动有关。

目前来看,曾以“神药”出圈的片仔癀,在资本市场里正逐渐走下神坛。截至2024年2月19日收盘,片仔癀报212.31元/股,较历史最高点下跌超过56%,市值仅剩1281亿元,较历史最高点蒸发超1600亿元。

“药茅”片仔癀能否在核心产品片仔癀之外开拓出新天地?提价与多元化战略未来发展如何?「界面新闻·子弹财经」将长期关注。

*文中题图来自:片仔癀药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