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湖南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在全省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的通知》,作为教员的故乡展开这个活动或许有重大意义,所以,我也斗胆写一下自己的观点。中学我学过一篇小平的文章,说毛思想的核心就是实事求是,所以我才敢实事求是的讲一讲。

   春节放假期间,中央政策方面是有大动作的。2月16日《求是》发表署名文章《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结合春节期间放映电影《第二十条》,是否意味着今年是否会有一些依法治国( the rule of law)方面的改革?

    法国的启蒙思想家、广义法学家孟德斯鸠说,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从权力的来源角度,法制(rule of the law)和法治(rule  by the law)的区别是很大的。法制:通过法律来治理,讲法律作为治理的手段和工具,限制的是政府的权力,核心是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而法治,讲的是法律之下无特权,法律之下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将法律作为自己捍卫个人权利的保障。企业和个人法无禁止即可为。一个是限制政府的权力边界,一个是保护企业和人民的合法权力。

     实际上,过去口罩期间,有些方面法制是有倒退的,很多地方政府因口罩导致的层层加码现象并未随着疫情而消失,而是固化到KPI考核和执法行为中,演变成了各种“留痕”而愈演愈烈,典型的就是地方政府在落实政策方面,“层层加码”的过度执法现象。比如:有农村为环保达标禁止老百姓房前屋后养鸡鸭和种蔬菜,有城市禁止养猫狗而城管随意捕杀动物,有城市为创卫搞突击关店,有城市为市容强令店铺统一招牌样式。顶层设计的政策初心很好,但一本好经被下面的歪嘴和尚都念歪了。

       而解决层层加码的问题,靠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很难实现,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县令为百里侯”,“一刀切”对地方来说最省事。所以,解决这些问题要靠法制。如何破解这个“小人物,大权力,乱执法”导致政府信用失控的难题?核心就是政府权力来自于人大,用法律手段,限制政府权力的边界。我们欣喜的看到,春节前,全国人大法工委指出“全面禁燃”不合法。依法治国,仅仅有全国人大还不过,还需要一个隶属于全国人大的《宪法法院》,来负责具体的审查全国性法律,部门法规,地方法规,与宪法相抵触的地方。

 

      政府应当是有限政府,权力应当是有边界的。而不是承担无限责任。当权力不是来自于法律本身,而是来自于上级的时候,就会导致权力的失控。

     一旦权力来自于上级,那么一定会出现权力大于法律,就会选择性执法,一定会出现层层加码。之所以民营企业信心不足,也与地方执行层面,选择性执法,乱执法,不断加码执法有关。

     选择性执法典型的案例有很多,我也曾经见过。同样的付费阅读网文,村长的批示严查的人,无论是否满足执法条件,都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必须零容忍,严惩不贷。其余所有做付费阅读的APP,媒体或者个人,无论做的是否合法或者合规,都不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题字引发了网上的舆情,核心是人民群众非常担心: 一旦司法权力来自于上级,不是人大制定的法律,那么司法只为上级的大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