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子弹财经

作者 | 王亚静

编辑 | 胡芳洁

美编 | 倩倩

审核 | 颂文

在冲刺上交所科创板折戟之后,晶科电子选择转战港交所。

2月1日,广东晶科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科电子”)递表港交所,中信证券为独家保荐人。

这是一家融合LED+技术的智能视觉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专业领域涵盖汽车智能视觉、高端照明及新型显示产品。

自2019年2月在新三板摘牌之后,晶科电子再次进入资本市场的道路走得并不顺遂。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公司曾递表科创板,但在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后,晶科电子和保荐机构并未回复问询函,并于2020年5月申请撤回上市申请文件,A股之路就此终止。

没有顺利进入上交所的晶科电子,在业务上还是成功搭上了吉利这趟快车。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与吉利系企业开始业务合作,到2022年时,吉利系企业已经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

蓄力4年之后,晶科电子又一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只不过目标从上交所换成了港交所。而这一次,晶科电子能够顺利敲开港交所的大门吗?

1、转战港交所,传统照明业务接连下挫

晶科电子的业务历史最早可追溯至2003年。

当年2月,陈正豪、肖国伟与香港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在香港通过微晶先进光电开始从事LED芯片和产品研发业务。2006年8月,微晶先进光电于广州成立了晶科电子,并逐步整合合并微晶先进光电的业务运营。

经过多年运营,晶科电子在行业中占据了一定地位。根据灼识咨询资料,以收入计,公司2022年及2023年前9个月在中国高端照明行业器件和模块内资厂商中排名第三,在中国中高端汽车智能视觉行业内资厂商中排名第五。

从业绩来看,晶科电子的收入节节攀升,但利润却起伏不定。

招股书显示,2021年-2023年前9个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公司实现收入13.88亿元、14.11亿元和13.39亿元;期内利润7800万元、3907.1万元和4956.8万元。由此可见,2022年公司利润几乎“腰斩”。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而2022年,正好是晶科电子的一个转折点。

这一年,吉利系企业于报告期内首次升为公司的第一大客户。借力于此,晶科电子起步不久的汽车智能视觉业务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2021年-2023年前9个月,汽车智能视觉业务分别贡献了5.3%、28.3%和39.3%的收入。不到3年时间,这一占比最少的业务一跃成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不过,晶科电子却没有守住传统高端照明业务的“城池”。2021年,高端照明业务实现10.34亿元的收入,占比总收入的74.5%。到了2023年前9个月,这项业务仅贡献了38.3%的收入,金额只有5.13亿元。

带着这样一份喜忧参半的成绩单,晶科电子向港交所发起冲刺。其实,这已经不是公司第一次尝试登陆资本市场。

早在2016年,晶科电子就已登陆新三板,直到2019年2月,公司才从新三板摘牌。对此,公司表示此举是调整发展战略及筹备申请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2019年12月,公司便向科创板提交了招股书。随后,上交所在2020年1月向晶科电子发出首轮问询,但公司并未就此进行回复。4个月后即2020年5月,晶科电子和保荐机构申请撤回上市申请文件。

2、过度依赖吉利,李书福儿子突击入股

不可否认,自科创板折戟之后,晶科电子在尝试改变,但遗憾的是,企业仍然没有改变对大客户的依赖。

此前其在递交上交所的招股书中披露,2016年至2018年,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77%、81.71%和87.49%。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科创板版本))

此时,飞利浦照明、三星电子作为前两大客户为公司贡献的营收遥遥领先。2016年至2018年,来自这两位客户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1.19%、66.67%及68.15%。此时,公司仍然专注于LED封装及应用模组产品。

不过,晶科电子这时已经在试水切入汽车领域,并成功与吉利建立了联系。

招股书显示,2018年10月,公司与吉利系企业共同成立了一家汽车智能视觉产品企业——领为视觉。其中,吉利控股的浙江吉创持股51%、晶科电子持股49%。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但在2020年12月,浙江吉创转让了自身持有的领为视觉全部股份退出,接盘者是耀宁科技。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耀宁科技由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的儿子李星星间接控制。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晶科电子与吉利的关系并没有斩断,而是不断加深。还是在2020年这一年,晶科电子开始与吉利系企业开展业务合作。

自此之后,吉利系企业在晶科电子业务中的份量越来越重。招股书显示,2021年-2023年前9个月,公司来自吉利系企业的收入分别为0.51亿元、3.50亿元及4.8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3.6%、24.8%及36.1%。

其中,2022年、2023年前9个月,吉利系企业均为晶科电子的第一大客户。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而晶科电子与吉利的亲密关系不止于此。

招股书显示,担任公司非执行董事的郑鑫正是李书福的女婿。另外,自2020年12月起,郑鑫就担任耀宁科技的总经理。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在晶科电子IPO的前夕,耀宁科技更是突击入股。2023年12月,晶科电子自耀宁科技收购了其在领为视觉的全部权益,代价不是现金,而是向耀宁科技发行股份。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对于这一行为,晶科电子给出的解释是为精简集团的公司架构。

而从李星星一方来看,在获得这些配发股份后,耀宁科技一跃成为晶科电子的重要股东。IPO前,耀宁科技持有公司13.76%股权,是除微晶先进光电以外,唯一持股比例超10%的单一股东,而李星星因于耀宁科技拥有权益而成为晶科电子主要股东。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深度绑定李书福的儿子、女婿后,晶科电子与吉利的关系或许会更加牢固。

而晶科电子也预计未来来自吉利系的收入将持续增长。招股书显示,公司已与吉利集团各成员订立产品及服务供应框架协议,根据协议,2024年-2026年,来自吉利系的交易金额上限分别为10.81亿元、12.18亿元及12.55亿元。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3、股东累计套现上亿

在晶科电子的股东列表中,其实不乏资本机构。

例如,在新三板上市之前,公司曾经历过一系列股权变动及增资,先后引入了浩瀚光电、粤科投资、国民创投、晶宇光电等企业。

在新三板上市期间,晶科电子于2016年、2018年进行了两轮配股融资。

2016年,公司配股募集资金8990.80万元,引入了中保产业、广东科技风投、西交科创等多家机构。

2018年,公司再次进行配股融资2.1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配股过程中,公司总裁侯宇配偶高涛、公司副总裁曾照明配偶王红英得以进入公司股东的行列。

(图 / 晶科电子公告、招股书)

而公司在新三板退市后不久,晶科电子的股东们便开启了套现之路。

2019年6月,微晶先进光电向中科白云、丰衍投资转让股份,分别套现约2982万元、300万元。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2021年,东屹基金、微晶先进光电进行了数次股权转让,合计套现约1.08亿元。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2022年5月,恒洲信将200万股股份转让,套现600万元;2023年6月及8月,嘉木融合、丰衍投资分别通过股权转让套现2723万元、300万元。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晶科电子直言,由于这些投资是通过股东之间转让股份的方式进行,因此公司并无收到任何所得款项。

相比于这些股东,晶科电子或许更需要这些资金。截至2023年12月20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63亿元,和股东们的套现金额不相上下。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同样截至2023年12月20日,公司尚未动用的银行融资为9.01亿元,如若以此来补充现金流无疑将加重企业的负债,而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本已经存在上升趋势。

2021年-2023年9月末,晶科电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4%、54%及58%。

(图 / 晶科电子招股书)

而上市融资既能不加重企业负债,还能补充现金流,可谓一举两得。

本次IPO,晶科电子计划将部分所得款项净额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公司认为,考虑到经营现金流量、融资所得款项净额以及可用的财务资源,公司有足够的营运资金满足目前(即自本文件日期起)至少12个月的需求。

为何时隔4年,晶科电子又绕路冲击港交所,由此也可窥一二。只是不知,这一次,和吉利系企业、汽车类业务紧紧关联在一起之后,晶科电子能否如愿进入港交所?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