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泰罗,编辑:小市妹

1月2日,蜜雪冰城和古茗同日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一场新茶饮中场大戏已经开始。

回头来看,2020年是一个转折点,三年洗礼,内卷加剧,闭店、裁员时常见诸报端。以喜茶、奈雪为代表的高端玩家也不得不放低姿态,用更多低价产品去迎合市场。

2021年作为餐饮业大年,当年行业的融资事件超过220起,融资金额超500亿。但到了2022年,全年融资仅有108起。

新茶饮赛道同样如此。2021年行业有超30笔融资和超过140亿的融资规模,而2022年只达成了26笔,规模仅45亿,不及2021年的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疫情期间行业连锁化率快速增加,整合也在加速。据美团数据显示,2019-2022年,中国餐饮市场连锁化率从13%提高到19%,饮品连锁化率由32%提升至44%。

当前新茶饮赛道虽然已经过了高成长黄金期,但增速依然较快。

据灼识咨询研究,2020-2025年,预计整体茶行业零售额将从4107亿增长至8102亿,复合增速为14.6%;而现制茶饮的零售额将从1135亿增长至3400亿,复合增速为24.5%,明显高于茶行业整体规模增速。

中端市场仍是新茶饮最大赛道,预计2025年赛道规模达1060亿,是低端和高端市场规模之和。

另外,本次密集上市的多集中在价格带位于10-20元左右的腰部品牌,这个价格带与低端和高端市场较高的集中度不同,格局较为分散,竞争也最为激烈。

而随着消费逐渐复苏,行业将会进入到新一轮的跑马圈地,企业门店快速扩张,行业整合加快,这也将是未来几年的主旋律。

已经跑出来的低端和高端市场龙头,希望不断扩大战果。低端王者蜜雪冰城当前门店已达全球门店超3.6万家。

市场的腰部品牌以前大多是区域“好强”,全国化扩张意愿更为强烈。以古茗、茶百道、沪上阿姨等为代表的一线腰部加盟制品牌纷纷向万店目标冲刺。

为了争抢加盟商,各品牌商相继放出了多项优惠政策。例如茶百道将对加盟商所在城市给予1-8万元不等优惠金额;沪上阿姨则降低了加盟门槛,可以将4.98万元的加盟费分期三年付清,以及对老加盟商进行开店融资支持。

而古茗的加盟政策更有诱惑力。加盟商不仅可以延期交加盟费,还兜底关店损失。如果加盟商在一年内闭店,就退还近10万的全部加盟合作费。

值得注意的是,经历疫情的大浪淘沙,行业的模式生态也发生了大变化。本次密集IPO的均是加盟制品牌。

不仅如此,此前高端双雄喜茶和奈雪也均从直营转向了加盟。

直营难道不香了?

现在显然有了确定性的答案。

2020年前,市场显然更加青睐直营,尤其是高端双雄,直营模式有着更高的毛利率和管理运营效率,叠加大店多品类的杠杆效应,市场给出了更高的估值。

2021年6月,奈雪作为“新茶饮第一股”上市,获得超过400倍认购,但上市即高光,当日18.98港元成了历史最高点,当下其股价已经来到3港元附近,市值也从最高超320亿港元跌至当前83亿港元出头,缩水幅度超70%。

近年来,直营模式较高的人力和运营成本弊端开始显现,而加盟制因为有了加盟商的支持,资产更轻,收入来源更广,风险得以分散,抗风险能力也相应更强。

另外据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表示,由于加盟连锁的人员运营成本相对可控,与直营模式相比成本大概有30%差异。

而这30%对于年营收十亿甚至百亿级别的新茶饮企业,无疑又是一笔巨大支出。

以奈雪为例,2018年和2019年亏损只有千万级别,而2020年,其亏损直接突破2亿大关,到2022年进一步扩大到了4.69亿。

反观蜜雪冰城,在超2万加盟商加持下,2021年实现营收103.5亿,净利润19.1亿,分别同比增长121.18%和202.22%。

虽然蜜雪冰城的30%毛利率和奈雪的超60%毛利率有很大差距,但其净利润率达到了18.54%,奈雪的净利润率是负数。说明“雪王”的日子要好过得多。

从规模角度看,新茶饮的高频个性化属性,规模化有利于成本降低、上新节奏加快以及产品体系的生成,这依靠的是标准化供应链。这方面加盟制做的更好,也更容易形成规模效应。

在估值上,加盟制企业也丝毫不输于直营。早在2021年10月就有媒体报道蜜雪冰城估值已经达到了600亿,与直营龙头喜茶持平。但彼时喜茶正处在估值高峰期,随后的裁员闭店势必使其估值大打折扣。

随着腰部加盟制玩家陆续完成融资,茶百道投后估值达180亿,书亦烧仙草也达到了百亿,均高于当下的奈雪。而奈雪的较低估值也显示出市场对直营模式的担忧。

面对行业加盟扩张的大势,2023年7月奈雪终于改变了战略,外加喜茶和乐乐茶,曾经的直营高端现制茶饮三巨头均已实现了转向。

对比新茶饮公司,门店规模固然重要,但背后的供应链体系才是关键所在。

在十元以下低端市场,虽然有甜啦啦、益禾堂等潜在黑马,但蜜雪冰城的统治力仍无法撼动。

自2020年门店破万之后,蜜雪冰城一路狂飙,疫情期间也没停下脚步,仅用了一年时间便将1万家门店扩展到了2万家。

之所以扩张如此之快,与蜜雪冰城供应链的完善密不可分。通过自建覆盖研发生产、仓储物流和运营管理的供应链体系,既降低了运营成本,也提高了生产效率。

当前表面上蜜雪冰城是新茶饮品牌商,实际已经转型为供应链企业,加盟商实质上已经变成为了客户。其销售食材和设备收入已经占到了营收的7成以上。

另外,蜜雪冰城在低端市场稳固后,已经开始进军中高端价格带、咖啡等其他品类及海外市场,释放出未来增长动能仍旧强劲的信号。

对于中端这个竞争最为激烈的赛道,实力选手包括沪上阿姨、古茗、茶百道、霸王茶姬、CoCo都可、书亦烧仙草等。其中沪上阿姨、古茗、茶百道、书亦烧仙草是第一梯队,门店数量均在6000家以上,有冲刺万店的潜力;霸王茶姬、CoCo都可、一点点紧随其后,门店数量在5000家以下。

而谁能在中端市场跑出未来,还要对比这些全国化的一线品牌。

其中最有实力的,当属古茗。

一方面,古茗的门店数量最多,仅次于蜜雪冰城,目前已超过8000家,有望率先达到万店门槛。

另一方面,还有门店背后的供应链建设。在餐饮领域,原材料和供应链服务成本一般占销售额的30%-40%,是成本开支大项。此前新茶饮赛道的快速扩容也让背后的供应商如田野股份、德馨食品等赚得盆满钵满。企业自建供应链对于企业降本增效的效果是毋庸置疑的。

当下古茗在供应链建设上处于绝对领先。公司在全国已有17个仓储基地和4大运营中心,保障了区域的仓储配送和门店运营管理。此外,3月还投资10亿建设新的原料基地,预计明年4月投产,能更好实现原材料的加工自给。

而像沪上阿姨等其他品牌,尽管门店扩张速度较快,但在运营和品控上还需要加强。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沪上阿姨累计投诉量超1600个,接近古茗投诉量一倍的水平。涉及问题主要集中在员工服务、原材料用材及产品品控等。

茶百道在融资之后主要聚焦加工基地和供应链建设,目前仍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书亦烧仙草的原材料仍主要以上游加工商为主。

此外高端玩家由于转加盟时间不长,门店数量无法与古茗这些老牌加盟制品牌相比较,扩张及盈利能力还需要观察。

伴随消费复苏,新茶饮的市场格局必然发生剧变。

一方面是强者恒强,早已经博出位的加盟王者蜜雪冰城显然更有发言权。但其低端的品牌定位已经固化,想要扩展价格带或发展其他品牌需要付出更多成本培养消费者心智,因此短期其发展空间仍会受限在低价位市场,且庞大的门店数量意味着扩张进度必然会放缓。

综合来看,潜在黑马还是要在市场更宽广的中端赛道中寻找。古茗凭借更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为快速扩张提供了背书,未来或将越跑越快。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