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萧言

空缺了半年之久的横琴人寿总裁之位终于尘埃落定,恒安标准人寿原副总裁凌立波正式成为横琴人寿第四位总裁,但凌立波面对的却是横琴人寿前三季度净亏损3.2亿元的局面。

“新官上任三把火”,凌立波将如何开展工作呢?

横琴人寿新总裁凌立波的标签——年轻

此前中国人寿新总裁54岁的利明光已经成为寿险企业中较为年轻的代表,横琴人寿的新总裁凌立波才44岁,年轻也成为凌立波最大的标签。

凌立波曾就职于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创业环保股份有限公司,26岁时(2005年)加入恒安标准人寿,开启恒安标准人寿生涯。他历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多元行销渠道总经理、战略部总经理、精算与战略部总经理、财务部联席总经理等职务,2020年10月,时年41岁的凌立波出任恒安标准人寿副总裁,同时兼任兼恒安标准人寿首席营销官,恒安标准人寿寿险中几乎每一个重要环节凌立波均有参与,成为熟知寿险业务的“实干家”,也成为寿险企业中晋升较快的高层之一。与中国人寿利明光从入职到总裁历时27年相比,凌立波的用时少了约10年。

公开资料显示,总部位于天津的恒安标准人寿成立于2003年底,是相对年轻的寿险企业,40.46亿元的注册资本由天津泰达国际控股集团和英国安本集团共同出资,出资比例各为50%。2022年4月,恒安标准人寿入选天津市工人先锋号推荐集体公示名单。此前,恒安标准人寿官网更新高级管理层信息,原副总经理凌立波官网简历已被撤下,10月27日官网发布的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恒安标准人寿高级管理名单中还有凌立波的名字。

2023年5月以来,横琴人寿总裁一职空缺至今,原总裁黄志伟离任赴招商仁和人寿担任党委书记和总经理,副总经理崔望岭被横琴人寿任命为该公司临时负责人。1969年出生的崔望岭为中山大学理学硕士,北美精算师,从1997年就入行保险业,也是寿险行业的“老人”,但横琴人寿并未有扶正崔望岭的意愿,反而四下物色有丰富行业经验的总裁人选。时隔半年后,恒安标准人寿的高管变动加上此前横琴人寿的各种传闻,佐证了在恒安标准人寿历练17年的凌立波终于顺利成为横琴人寿的新总裁,也成为整个寿险行业较年轻的总裁之一,然而,这位年轻的寿险总裁新上任却要面对以下几个挑战。

挑战一、清除“中植系”影响

相比恒安标准人寿的年轻,横琴人寿更加年轻,天眼查显示,横琴人寿成立于2016年12月28日,总部位于珠海横琴新区,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238450.074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兰亚东,经营范围许可项目为保险业务。总体而言,横琴人寿无论是资历和营收规模都在寿险行业中不算太出名,让横琴人寿出名的还是“中植系”的“爆雷”。天眼查股东信息显示,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为横琴人寿五大股东之一,每位股东持股比例均为20%。



(数据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2年6月横琴人寿进行首轮增资,经监管批准公司注册资本由20亿元增加3.84亿元至23.84亿元,新增资本由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单方认购。此次增资打破了此前5位股东平分的格局,公司最新股权比例为华发集团下属子公司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2.9%,稳坐第一大股东宝座。而亨通集团、珍珠红商贸、苏州环亚实业、中植集团4家公司持股比例稀释至16.78%,并列第二大股东。

本次增资据说原本也是有机会继续平均,但除了珠海铧创投资之外的4位股东并未参与增资,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是这几家自身资金紧张所致。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横琴人寿有超20%的股权被质押冻结。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珍珠红商贸所持横琴人寿股份被全部质押,珍珠红商贸所持股份为16.78%,加上“中植系”因涉嫌民事诉讼被冻结4%的股权,被冻结和质押的股权累计超过20%。目前来看,“中植系”有成为横琴人寿潜在风险的可能,毕竟上半年“中植系”为筹措资金已经放弃3家上市公司股权,而近期“中植系”状况并未得到改善,未来或给横琴人寿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

尤其横琴人寿董事马红英的失联给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估量。公开资料显示,马红英2015年就加入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财务总监。“中植系”创始人解直锟去世时马红英还是治丧委员会成员,说明马红英和“中植系”的关系非同一般。1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的通报披露,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依法对“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涉嫌违法犯罪立案侦查,对解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马红英的失联或和此有关。



凌立波新官上任后面临如何梳理和划清与“中植系”关系的难题,以“中植系”现状来看,“爆雷”几乎无可避免,尽管在8月22日,横琴人寿就已经下发《关于横琴人寿与中植集团有关情况的说明》,就股权、关联交易、公司治理等情况向相关合作方做出了说明,《说明》强调了横琴人寿与中植集团及其关联方无任何存量关联交易。但“中植系”在横琴人寿的影响恐非一份《说明》就能撇清,如何消除或降低“中植系爆雷”的影响或成为横琴人寿扭亏为盈的关键。

挑战二、盈利水平减弱

凌立波还需要面对横琴人寿盈利水平减弱的难题。此前横琴人寿打破了“七亏八盈”的“定律”,凭借其股东强劲的背景、激进的打法一度打破这个“魔咒”,在成立3年后就实现了盈利。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至2019年,横琴人寿保费规模快速增长,保费收入分别为8.63亿元、24.62亿元、59.55亿元,发展速度迅猛。在此期间横琴人寿并未盈利,净亏损分别为0.82亿元、2.46亿元和2.41亿元。2019年以后横琴人寿进入发展缓慢期,2020年至2022年保费收入分别为66.22亿元、67.86亿元、79.71亿元,增幅分别为11.2%、2.5%和17.5%,连续3年增速低于20%,6年间营收翻了9倍,并在2020年扭亏为盈,彻底打破7年之后才能盈利的“魔咒”,该年净利润为0.59亿元,并于2021年继续保持盈利0.11亿元。

好景不长,2022年横琴人寿未能实现连续3年盈利,全年净亏损1.79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同样亏损3.2亿元,创下成立以来的最大亏损值,年内盈利基本无望。由此可见,横琴人寿虽然打破了“七亏八盈”的魔咒,业绩却并不稳定,在真正“七亏八盈”的第7年,由盈转亏引发市场关注。

横琴人寿2022年盈转亏主要原因是退保金、赔付支出、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的大幅提升所致,这三项较2021年同比分别增43.49%、24.43%、48.53%,远高于同期营收增幅。

2022年横琴人寿财报数据显示,横琴人寿的保费以续期为主,同比上涨25.1%,占总营收的55.36%,但除了续期保费上涨之外,长险趸交、新单期交、短期险保费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该年横琴人寿的保费仍以传统寿险为主,健康险和意外伤害险保费同比分别下滑2.42%和15.67%。其中,分红寿险和普通寿险同比分别增长13.44%和20.44%,万能险保费同比减少45.08%。

寿险退保率是衡量寿险企业业绩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但横琴人寿2022年横琴优品赢家年金保险,退保金额为3.26亿元,退保规模居首位。2023年一季度,传统型横琴优品赢家年金保险退保规模为5.32亿元,综合退保率为18.99%,分别包揽产品退保金额和综合退保率的第一和第二名。这对横琴人寿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

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保险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6%,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94%。财产险公司、人身险公司、再保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32%、184.1%和278.3%;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00%、108.6%和242.3%。2023年二季度,横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1.74%,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43.98%,风险综合评级结果为“BB”类。2023年三季度,横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9.1%,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3.7%,风险综合评级为“B”类,以此为标准,横琴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横琴人寿近两年在资产端表现也较为“挣扎”,2023年一季度,其投资资产总额为350.5亿元,其中存量投资资产风险敞口合计为17.85亿元,被大公国际资信认为投资风险敞口较大。联合资信发布的评级跟踪报告显示,横琴人寿涉及华夏幸福系列金融产品的存量投资违约,众所周知,华夏幸福近两年一直处于“爆雷”边缘,横琴人寿涉及其金融产品或受其拖累。

凌立波接任横琴人寿总裁后,上述几大难题亟须解决,目前来看,横琴人寿已经逐步与中植集团割裂,凌立波需要解决的难题还是业绩层面,作为行业较为年轻的总裁,凌立波能给横琴人寿带来怎样的改变,还需要时间检验,IPO参考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