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周立 张昕迎

最近,不少人在关注ST曙光(600303.SH)实控人张秀根的下落。

此前一份“实控人失联”的公告,ST曙光引来上交所的关注,连续收到多封相关监管工作函,踏上了漫漫的寻找实控人之路。

在大股东华泰汽车和公司董事张宏亮的“互踢皮球”之后,ST曙光才从二股东深圳中能的举报中,了解到自己的实控人竟然被批捕了!

然而,自张秀根失联后,ST曙光的股价却迎来了高涨。自8月12日至9月21日,ST曙光累计涨幅达到126.14%,连续24个交易日内录得20个涨停。

“实控人失联”信披会带来何种影响?大股东和二股东的斗争何时才能落幕?之后控股股东和实控人还会是华泰汽车和张秀根吗?ST曙光有一堆谜团待解。

实控人去哪儿了?

2022年9月13日,ST曙光发布公告称,自2022年8月中旬以来,其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秀根取得联系,但与控股股东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文中称“华泰汽车”)沟通正常。

该公告还显示,由于实际控制人无法取得联系的状态,对控股股东华泰汽车持有公司的9789.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拍卖结果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这一出“实控人失联”戏码,加上近期股价累计上涨情况明显高于同期市场整体水平,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立马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ST曙光尽快核实无法与张秀根取得联系的具体原因,以及张秀根目前的具体情况。

同时,上交所还要求ST曙光应当全面自查相关信息知情人买卖股票的情况,并按规定向交易所报送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以供交易核查。

ST曙光之后申请延期回复监管工作函,直到9月19日晚上8点32分,其回复才姗姗来迟。

ST曙光书面发函对华泰汽车进行函证,询问张秀根的下落。而华泰汽车表示“据悉实际控制人张秀根身体不是太好,公司正在尝试与家属联系核实。”

但华泰汽车并未提供任何相关证据,ST曙光便与张秀根之子,也是公司董事的张宏亮进行沟通,了解其父亲下落。张宏亮却称,有关实控人的具体情况以华泰汽车的回函为准。

对于这一来一回的“踢皮球”,而自己又无法对张秀根失联的具体情况进一步核实,ST曙光又再次申请延期回复监管工作函不超过两个交易日。

很快,当天晚上10点17分,上交所根据ST曙光的回复,再次发来监管工作函。这次,上交所给ST曙光带来了“劲爆消息”——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市中能绿色启航壹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文中称“深圳中能”)举报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秀根已于2022年8月10日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逮捕。

这下,ST曙光也“不淡定”了,赶紧向华泰汽车进行反复的沟通和问询张秀根的具体情况。

于是乎,9月20日,华泰汽车向ST曙光发送了加盖公章,并经张秀根之子张宏亮核实和签字的最新函件,表示张秀根确实被批捕了。

至此,张秀根的下落才明朗起来。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秀根为山东人,做工程建筑起家,1993年成立包头恒通集团,2000年从一汽集团购得“华泰”后,正式进入汽车行业,曾入选《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

对于实控人失联相关信息披露一事,时代财经向ST曙光发送采访提纲并致电,然而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洪鹏律师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ST曙光在此次事件中的做法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如果控股股东及其实控人出现受到行政处罚、不能履职等状况,上市公司是有义务及时进行披露的,这是属于临时报告里的一项。”

根据ST曙光公告,2022年7月5日,实际控制人张秀根已因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被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

“按照法律规定,被实施刑事拘留后24小时内就会通知到当事人家属,也就是说张秀根的家属在7月6号应该已经收到了张秀根被刑事拘留的通知。正常的流程是,其家属应该在这个时候就通知华泰汽车,或者直接通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刑事拘留一事。”洪鹏说。

此外,ST曙光公告显示,张秀根在2022年8月10日,因上述土地使用权转让问题由拘留转为批捕。

“转为批捕后,张秀根的家属对此知情更是毫无疑问。由于上市公司是一个法人主体,张秀根的家属有义务将这个信息告诉ST曙光,更何况张秀根之子张宏亮还担任了ST曙光的董事。”洪鹏还介绍,ST曙光涉及信息披露违规,在后续有可能会被监管部门采取行政监管措施或受到行政处罚。

大股东二股东互相博弈,实控人或有变动?

ST曙光(原名叫曙光股份)是一家老牌的A股上市公司,以轻型车、商用车和车桥等汽车零配件为主营业务,公司拥有"黄海客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产品,还涉及新能源客车及皮卡业务,拥有整车、车桥、营销、地产、金融、产服等多个板块。

资料显示,ST曙光的控股股东为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华泰汽车持有1.34亿股公司股份,占流通股比例的19.77%。华泰汽车、曙光股份作为国内知名的汽车企业,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合作关系。2018年,华泰汽车完成对曙光股份的收购,成为曙光股份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人也随之变成了华泰汽车董事长张秀根。

然而,二股东深圳中能和部分中小股东,正在展开与大股东的争斗。

2022年4月9日,ST曙光发布了《关于股东自行召集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知》。深圳中能与6名自然人股东一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并选择5月5日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三楼举行。

4月11日,ST曙光再次发布临时股东大会相关公告,宣布深圳中能等股东自行召集的临时股东大会通知违规无效。

然而,这并没有阻挡深圳中能等7名股东开临时股东大会。根据公告,2022年5月5日,ST曙光另有10多名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公司董事、高管、公司见证律师等先后提前到达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三楼现场准备参加会议,但找遍酒店三楼的所有地方及角落,均未发现深圳中能等7名股东开会的地点,现场也未发现有任何参会标识或参会指示牌,且没有任何一个房间(会议室)有人在举行会议。

5月10日,深圳中能等7名股东召开的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出炉。此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并无公司在任董事、监事、董秘的出席,召开的地点由北京富力万丽酒店的三楼改为二十楼。

同时,该股东会还通过了多项议案,如终止购买资产;罢免宫大(法人)、张宏亮(实控人张秀根之子)等10名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和监事会非职工监事;选举贾木云、周春君等11人成为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和监事会非职工监事。

而贾木云、姜鹏飞和深圳中能在此前已结成一致行动关系。

之后,ST曙光的原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以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集人深圳中能等为被告,向法院起诉,并在7月29日收到了民事裁定书。

裁定结果显示,禁止深圳中能等7名股东5月5日临时股东大会决议;禁止依据该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办理工商变更登记,至本案终审裁判文书生效时止。

到此,大股东一派似乎重回了上风。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9月21日最新公告显示,因合同纠纷,大股东华泰汽车的1.3亿股股权被司法轮候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97.33%,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9.24%。

同时,京东拍卖平台显示,华泰汽车所持9789.5万股股权将于10月10日拍卖,起拍价为ST曙光10月10日前20个交易日平均价乘以拍卖总股数所得金额。

除华泰汽车外,二股东深圳中能所持的ST曙光全部4864.09万股(约占总股本的7.2%)无限售流通股也将在9月29日至9月30日进行拍卖,实际起拍价格为拍卖日前20个交易日ST曙光交易均价乘以拍卖总股数所得金额的七折。

这两场拍卖,让ST曙光未来的控股股东成谜。会继续是华泰汽车吗?还是深圳中能?又或者说可能有其他新人物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