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走出了低谷,但是万达电影还在低谷徘徊。

在等待复苏的时间里,万达电影没有收缩战线,而是选择了逆势扩张。每年60至70家的自建影院以及50至100家的轻资产影院计划,彰显了王健林在电影方面的决心,也让王健林在未来“首富”之争中保留了一些“火种”。

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曾经说过,危机对于有雄心的人来说永远都是“战机”。

逆势就是王健林的答案。

如果仔细研究,我们会发现王健林和万达,以2017年为界,泾渭分明。

万达的前三十年的岁月里,王健林一路顺风顺水,不仅每一次精准地踩在了时代的节点上,还让他几度成为中国的首富。在和马云打赌的岁月里,一个亿都是小目标。

这是时代的选择,也是王健林厚积薄发的结果。

2017年后,一场股债双杀让王健林彻底地跌下了首富的神坛,也让万达在海外项目折戟殆尽。王健林痛定思痛在收拾烂摊子的时候,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清楚了万达的未来,在出海梦彻底破灭之后保住国内的基本盘就成了第一要务。于是手起刀落砍掉了一些严重拖万达现金流的产业,还重新拟定了万达商管的上市计划。

走出这一步,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大智慧

曾经,王健林有两个梦想。

第一,碾压迪士尼,让迪士尼在中国十年不盈利。

后来记者采访时,王健林尴尬地说道他们已经和解,当时万达已经萌生了退意。

在万达最困难的时候,王健林毫不犹豫地卖掉了梦想,将万达的文旅打包给了融创。站在今天的角度,这笔生意绝对是王健林的神来之笔,虽然在当时看起来确实比较“吃亏”,但是顺利出售文旅项目的确让万达渡过了难关,且让王健林有了重新冲击全球地产首富的机会。

第二,成为全球最大的院线公司。

其实在并购完AMC院线之后,万达电影就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院线公司,只不过后来股债双杀之后,万达就开始收缩战线。

2021年5月,万达宣布清掉了手中AMC的股权,并且退出了AMC董事会。在一波等待中等来了久违的大涨,但是这并不算是一个华丽的转身,甚至有一些狼狈。

疫情叠加下,院线成为了最痛苦的行业之一,至少去年王健林清仓的行为无比正确。

基本盘无碍之后,未来何去何从成了王健林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当下,万达系已经完全地渡过了难关,并且重新上了牌桌,在 万达商管的Pre-IPO 轮,其融资就已经达到了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1亿元),投资方还包括腾讯、蚂蚁金服以及碧桂园等。

果断的“断臂求生”让王健林和万达有了再次选择的机会,优质资产不仅让万达快速的增厚了现金流,也让万达有机会可以多进行尝试,其中就包括院线。

万达电影目前来看则是万达系中最薄弱的环节。

4月28日,万达电影披露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万达电影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4.61亿元,同比下降16.01%;净利润4498.87万元,同比下降91.42%。

对于下降的原因,万达电影解释到:

第一,因为去年春节档《唐人街探案3》上映为其取得了丰厚的利润,而本期未能有主投主控影片上映;

第二,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半数电影院停业,且影院的折旧、租金、财务等固定支出成本较高。

拉长周期来看,七年时间高达85%的跌幅,是万达电影真实的写照,作为行业龙头这也是

整个电影行业最清晰的缩影。

据市值风云统计,万达电影上市七年以来,目前已经连续第四年没有分红了,且其在资本市场募集资金达到了187.5亿,但分红仅有11.5亿。

困难的处境也滋生了一些乱象。

5月10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发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万达电影因违反广告法被罚款1万元。原因是,消费者发现原价37.9元的电影票,在使用“观影权益券”后,反而变成了39.9元,优惠价格比直接购票价格还高。不仅如此,万达电影法定代表人曾茂军此前还被限制高消费。后来,万达电影也对此事进行了专门的说明。

熬过苦难,才能享受到成功带来的喜悦。在电影行业的周期里,等待和坚持成了每一位电影人的日常。

5月11日,万达电影在召开月度经营分析会时强调:

第一,万达电影要做好减租减费工作,全力争取政府补贴扶持;

第二,要严控支出,确保现金流安全。根据统计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万达电影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为3.6亿,明显低于疫情前,也低于2021年一季度;

第三,要广开财源,积聚人气,利用好各个传播渠道。

困难总会过去,电影行业未来也不会因为短暂的“失意”而一蹶不振。对于万达电影来说,有了万达系的支撑,只要行业回暖,它则可能成为行业里最靓的一匹黑马,但在此之前,万达电影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还有时不时的小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