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沃若

在A股市场,被称呼过“中国巴菲特”的投资人很多,但难的是比陈发树更具故事性。

曾靠投资紫金矿业一战成名,在A股狂揽数百亿元;又和中烟对簿公堂,为了云南白药耗费千万诉讼费打了两年官司,被人戏称“陈秋菊”;青岛啤酒隆基股份、中国中免,陈发树以一个“超级散户”的投资方式精准押宝无数风口,在资本市场“豪赌”不断。

然而,“超级牛散”如今却被股民吐槽已“跌落神坛”,云南白药2021年年报净利润暴跌,担任联席董事长的陈发树难辞其咎;堪称其“大本营”的新华都也正推进资产重组,打包出售旗下零售业务;最近,陈发树又因违规举牌森特股份遭罚,身家缩水近200亿,曾经资本市场风头无两的猎手,如今却深陷泥沼,愈发得举步维艰。

从木材商人到最强牛散

1961年,陈发树出生在福建泉州的安溪县。

自然灾害频仍的年代,并没能给陈发树太多的选择,16岁时他便不得不辍学前往林场打工,以补贴家用。

在林场的五年里,陈发树并没有满足于当一个纯出苦力的工人,他利用自己对木材买卖的观察,开始自己涉足木材生意,终于开始积累起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之后几年的时间里,陈发树跑运输、经营小卖店,凭借泉州人敏锐的商业头脑,陈发树从一个普通的运输工人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华都百货老板,直至1997年,陈发树正式成立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个从百货到工程、地产等涉猎甚广的企业,就是陈发树未来二十余年在资本市场最主要的投资主体。

十余年里,陈发树在资本市场频频豪赌,涉猎机械工程、旅游、酒店、房地产、黄金开发等多个领域,分篮搁蛋且极为成功,投资的精准常引起旁人艳羡。

但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次豪赌,还属紫金矿业

2000年,紫金矿业股改,鼓励当地国企事业单位职工认购,但身处崇山峻岭、规模有限的紫金山并未得到看好,几乎无人问津。

彼时还是“小本生意”的陈发树却瞄准时机打算豪赌一把,出资3359万元买下紫金矿业20.19%的股权。此后的2003年,紫金矿业在香港上市,两年后国际金价暴涨,紫金矿业业绩大幅提高,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2008年,紫金矿业又赴A股上市,上市当天便暴涨,以13.92元的收盘价成为仅次于茅台的超级牛股,也被股民称为“中国黄金第一股”。

而当时陈发树个人及新华都集团持有紫金矿业共21.78亿股,合计其手握超过300亿的市值,与其8年前投入的三千余万相比翻了900倍。三个月后,陈发树的新华都也正式登陆深交所,当时有投资人士惊呼,2008年的股市简直就是为陈发树开的,“超级牛散”一战成名。

其手下的新华都,也已经成为下辖36家门店,涵盖大卖场、综合超市和百货业态的福建巨无霸。但陈发树显然并未满足于此,在当时蓬勃发展的地产行业里,陈发树深感新华都的品牌、管理还未达到一流水平,想要支撑起新华都全国性扩张的野心,陈发树就还需要一个职业经理人。

正巧,一个学历与工作经历都无比完美,能帮他掌握数十亿资金呼啸而过的人才,就这么适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纳“打工皇帝”入麾下

2008年,一向低调的陈发树一改往日风格,宣布将以10亿元的天价薪酬招募唐骏加入新华都

人们都在质疑“打工皇帝”唐骏是否值这么多钱,但在资本市场已经显示出陈发树的“狡黠”。不管未来唐骏的实际操盘到底如何,最起码在大盘普遍下跌的当时,挂牌上市的紫金矿业新华都首日涨幅却均在200%以上。

当然,陈发树还是得对外讲“我们请唐骏,也不完全是为了上市。他的影响,他的管理,他走到哪里,企业都能做得好。”

2009年起,唐骏协助陈发树套现紫金矿业,并先后投资了青岛啤酒云南白药等优质资产。在唐骏的操盘下,陈发树的资产飞速上升,2009年,48岁的陈发树以218.5亿元的资产一跃成为福建首富,并蝉联此位多年。

当时,唐骏曾对媒体表示,“我希望未来在新华都,我给新华都带来更多的增量,5年、10年后我们重新评估这个数字的时候,我也会和大家一起说,其实新华都的付出和我唐骏所获得的东西应该是相成比例的。”

但很快,他便成了新华都的“负资产”。

2010年7月,唐骏被曝学历造假,他在沉默一周后受访称能骗到所有人就是成功。

巨大的舆论漩涡令亟需提升公司形象和知名度的新华都受到严重拖累,唐骏与新华都分手的传闻频传,陈发树与唐骏的关系也急转直下。

此后,唐骏承诺的3年内推动新华都集团旗下5家子公司上市,却只有“联游网络”一家成功上市,且最终被新华都全部卖出。

当时,有新华都集团高管证实,唐骏在新华都集团只负责港澳资讯和慈善基金会的业务,唐骏的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职务名存实亡。

两年后,唐骏在演讲中正式为“学历门”道歉,他告诉在场听众,“不要学我。”

2013年01月28日,“打工皇帝”唐骏正式从新华都离职,与陈发树持续近5年的合作结束。

但唐骏留下的隐患,还不止于此。

2008年,云南白药曾对中国平安做了5000万股的定增计划,价格是每股27-28元。

但到了2009年下半年,在“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的背景下,时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的红塔集团,将其持有的6581.39万股云南白药股权转让。

陈发树在唐骏的建议下,直接报价22.07亿元的报价,迅速签下了股权转让协议——这个价格每股比平安定增价格高出18%。

并且当时唐骏曾不无炫耀地向外宣称:“整个收购过程,我们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我花了十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总签字了。”

在签完协议之后,陈在5个工作日内便将22亿全部支付给了红塔集团,这其中大部分钱来自陈发树几月前对紫金矿业股份的减持套现。

而这场“十分钟就看完合同”,甚至都没请律师的交易,埋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最大的股权纠纷案”的隐患,也埋下了陈发树未来数年与云南白药难以“诉”请的纠葛。

恩怨情仇云南白药,白月光已熬成黄脸婆

在陈发树全款22亿元一次性支付给红塔集团之后,股权的转让进程便陷入了停滞。

涉及金额达到22亿的巨大交易,倒没有人会认为红塔会违约,但在此后陈发树的催促中,红塔的回复始终是“正在等待上级单位审批”。

这一等,就是800多天。

而这800余天的时间里,红塔方面再无任何回信,直到2011年12月8日,忍无可忍的陈发树再也不顾红塔集团的推诿,他一纸诉状告上云南省高院,讨要云南白药股权。

次年,中烟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不给批复,而红塔集团将以“上级不同意”为由终止此前的协议。

陈发树当然不服,800多天的时间里云南白药的市值飞涨,其支付的22亿元部分早已涨至52亿元,且其间还有派股分红、资本公积转增股份,如今终止协议返还现金,他这笔巨款就成了借给红塔近三年的“无息贷款”,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于是陈发树开始反复提起诉讼,前后两年花费了1690万元的诉讼费,从云南高院一直打到最高院,才在2014年7月方讨回了自己22亿的本金及760万的利息,并最终败诉。

执拗的陈发树也被企业家们仿照《秋菊打官司》,给他起了个“陈秋菊”的外号。

而“陈秋菊”也果然有秋菊的精神,败诉之后的他并未放弃控股云南白药

2015年下半年起,陈发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的所有资产,在二级市场上豪掷32.7亿元,为新华都和他本人获得了云南白药3.39%和0.86%的股份,双双成为云南白药的十大股东之一。

此后,云南白药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开始进行混改,多家企业赴滇应标答辩,最终,新华都于2016年末成功胜出,以253.7亿增资额获得了白药控股50%的股权。

2019年7月3日,云南白药实现整体上市,首日以1074.93亿元的价格收盘,成为云南省第一家市值过千亿的上市公司。

当月月底,云南白药召开了董事会,任命陈发树为联席董事长,陈发树终于如愿以偿“入主”云南白药

值得注意的是,向来投资有道的陈发树却没能给云南白药指上一条投资明路。

2021年云南白药三季报公布时,因“炒股持续亏损”上了热搜,被股民笑称“本以为自己炒股水平差,没想到上市公司也这样,心理平衡多了”。

2021年11月,云南白药董秘就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公司一定认真听取广大投资者的中肯建议,审慎对待二级市场的投资。”

2022年3月26日,云南白药发布2021年年报,年报显示云南白药2021年净利润为28.04亿元,同比下降49.17%,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9.29亿元,主要是公司持有的证券、基金单位净值变化,成为公司近20年来的首次归母净利下滑。

在证券投资风险高,业绩增长乏力的当下,云南白药可能依旧是陈发树的“心病”。

屋漏偏逢连夜雨,违规举牌被警示

3月23日,因为持续买入森特股份603098.SH),持股比例超过5%却未进行公告,陈发树、林玉叶、陈焱辉等人收到北京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

而林玉叶、陈焱辉系其妻子、儿子。

同时在此前的2月25日,陈发树也因这次举牌被上交所出具警示函。

实际上,早在2021年6月30日起,陈发树等人就开始陆续在二级市场上买卖森特股份的股票,前后共计投入了近十亿元的资金。

据凤凰网《风暴眼》记者了解,森特股份于2016年在上交所上市,主营服务是提供高端建筑金属维护系统、生态治理以及建筑光伏的设计、施工、安装一体化服务。

自“碳中和、碳达峰”概念提出以来,光伏产业正在迅猛发展,其中森特股份就是光伏建筑一体化的重要“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森特股份的第二大股东隆基股份,同样有陈发树持股2.16%,为其十大股东之一。

2018年,因国家相关部门发布控制光伏建设规模,及再次降低电价及补贴的通知,光伏行业龙头隆基股份两个月时间股价腰斩。随后,陈发树快速入场,2018年三季度从二级市场买入4937.28万股,后又多次增持至1.44亿股。

至2020年,随着隆基股份业绩大幅好转,其股价开始出现大幅上涨,成为A股超级黑马,最高触及83.27元,从陈发树开始建仓起计算上涨了约7.5倍。

2021年4月至6月,陈发树又以66.53元/股的均价,加仓隆基股份超3500万股股份,投入资金约26亿元。

不难看出,光伏产业应当是陈发树“押宝”的新方向。

不过在光伏产业上的投入外,陈发树最近坏事连连,举牌“翻车”应该还不是他现下最头疼的问题。

除了云南白药炒股巨亏20亿,让陈发树“跌落神坛”外,他的“大本营”新华都一直是持续亏损。

2013年,新华都首次亏损,净亏损达2.36亿元。并在此后多年中扣非净利润持续为负,依靠补助、出售房产、子公司股权等方式艰难保壳。

2019年,新华都曾为减负关店56家,2020年才第一次扭亏为盈。

但在2021年11月24日晚,新华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抛售零售业务板块,包括其旗下11家全资子公司的100%股权,此后将主营互联网营销业务。

以实业发家的陈发树,正在打包出售自己的“主业”,而其身价也从2021年的710亿缩水至如今的510亿元。福建首富这一称号,更是由他的“晚辈”张一鸣蝉联。

同为闽商的曾毓群,则与张一鸣分别占据全国富豪榜的第二、第三,3400亿的身价更是远远将其甩在了身后。

此次冒着违规风险增持森特股份,或许不仅仅是对于光伏赛道的殷殷期盼,更是四面楚歌之中,一向喜欢豪赌的陈发树进行的一次“突围”而已。

参考资料:

《福建前首富,中国股神陈发树的资本江湖》,首席商业评论

《身陷云南白药新华都艰难保壳,福建前首富“豪赌”后进退维谷》,野马财经

《“超级牛散”举牌翻车,“中国巴菲特”陈发树身家已缩水200亿》,Ai财经社

云南白药炒股一 年巨亏19亿元,投资小米亏14亿元》,钱江晚报

《携妻儿违规举牌遭处罚 前“福建首富”陈发树的退与进》,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