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BT财经 游璃

近日,网飞爆款剧《鱿鱼游戏》让投资者开始关注文娱界,剧集开播以来,网飞股价持续拉升,10月9日更是迎来其2002年上市以来股价最高点,报收639.1美元。

但当目光转向国内公司,它们的表现就显得略有欠缺。先有视频三巨头爱奇艺、优酷、腾讯相继宣布取消超前点播,企业营收压力增大,后又传出消息称爱奇艺考虑筹集5亿美元回港二次上市,资金问题仍未解决。截至10月13日美股收盘,爱奇艺股价定格在9.41美元,环比略涨1.95%,可相较18美元的发行价,下跌幅度仍然达到47.7%,总市值74.27亿美元。

不少投资者曾表示,网飞胜利缘于“内容的正向反馈对平台进行反哺”,当超前点映和“会员专属广告”等其他不合理收费均被取消,爱奇艺能否从网飞手上学到一招两式?人人看重的内容,真的能为它挽回巨额亏损吗?

视频平台盈利难

根据爱奇艺2021年Q2财报,报告期内企业共收入76.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形成对比的是14.02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与去年同期持平,运营亏损为11亿元,营业亏损利润率达15%。

爱奇艺陷入增收不增利怪圈,优酷、腾讯视频也没好到哪儿去。分析阿里巴巴及腾讯集团财报不难发现,这两家没独立上市的长视频平台同样不曾实现自负盈亏。造血能力似乎是长视频平台的稀缺资源,保证融资、寻求盈利成为企业们统一的追求方向,爱奇艺此番意图回港上市恐怕正是如此。

以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三巨头中唯一一家独立上市的爱奇艺在2018-2020年分别落袋收入249.9亿、289.9亿、297.1亿,同期归母净利润指标为亏损91.1亿、103.2亿、70.4亿,总计264.7亿。

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爱奇艺的营收增速已显露持续下跌趋势。更有专业人士指出,早在2019年,爱奇艺就出现了收入增长乏力症状。

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爱奇艺营收增速为2.65%,环比下降1.52%,去年同期该指标为4.24%。财务分析专业研究机构并购优塾的分析师认为,收入下滑原因与广告收入及内容上线延迟均有关联。

“宏观环境抑制广告主支出、短视频兴起抢夺这方面蛋糕,导致效果类广告基数较小,竞争压力较大。另一方面是内容上线延迟,变相提价会员业务,会员数承压。”在这家机构发布的研报《2021年5月跟踪,在线视频产业链深度梳理》中,相关分析师如是写道。

尽管收入暂未突破,爱奇艺在费用支出方面却并未减少花销。自2018年下半年至今,爱奇艺始终保持着10亿元以上的营销费用,研发费用却鲜少突破7亿元,不过真正对比起来,占据支出大头的还是内容版权成本。

参照爱奇艺2020年报,内容成本在总收入成本中划走了209亿元人民币,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更是表示:“版权剧一集采购价格两百万元起,独播剧价格可能高达六百万元至八百万元。”

单一营收结构如何突破?

从爱奇艺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它的基础业务仍然是广告及会员付费。最新财报显示创收路径中的最强一项为会员服务,以83.05亿元占据全体收入的53.32%,其次是在线广告服务收入,贡献了37.42亿元,占比24.02%。

而根据CNNIC调查,截至2021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其中网络视频用户为9.44亿人次,占93.4%。如此看来,互联网用户规模即将见顶已成既定事实,平台用户新增趋势放缓,倚仗流量的广告业务没有太大想象空间,爱奇艺只能将宝押在会员模式。超前点播,或许正是爱奇艺在当时权衡成本与利润后做出的最优选择。

但平台与消费者的矛盾在于,付费会员换来的是“会员尊享广告”,超前点播不一定能换来良好体验,“按序解锁”更是平白生出来强买强卖的压迫感。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发表观点称:“视频平台VIP服务应依法合规、质价相符。”

在平台与观众的博弈中,拥有内容的平台实际上是手握主动权的一方,长期来看,只要拥有优质内容,就不愁没有观众买账。多方观点表明,爱奇艺的迷雾剧场经过此前积淀,隐隐显露出“优质品控”迹象。长期观察文娱领域的投资者陈风表示:“取消超前点播虽然砍掉了爱奇艺的一条创收道路,但不管内容还是口碑,迷雾剧场都很不错,接下来要解决的只有商业化问题。”。

而针对爱奇艺营收结构单一的难题,不少人也表示看好它以内容为圆心,用新的商业模式冲出重围。“中国观众的消费能力其实不亚于海外受众,对于能够制作自制剧的平台来说,鱿鱼游戏还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从内容的火爆到相关衍生品的销售,这些都很考验平台的能力,谁能解决好,谁就能成为行业领头羊。”陈风说。

所以,当前情况下迷雾剧场就成为爱奇艺从内容反哺营收的重要阵地。而如何摆平好内容和投入递增之间的矛盾,很可能会在不远的将来左右爱奇艺的发展。

这点,对长视频平台来说都很重要。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