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2019-05-16 10:37:34 来源:电商在线   阅读量:1.27万

这家垄断了日本市场的菏泽棺材厂,发给工人的月薪高达8000元。越来越多的本地青年从大城市回来,学起了棺材的制作手艺。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87岁的山本凉子在日本横滨安详地去世了。

在她的电脑桌面,有一个“葬礼”文件夹,里面记录了她为自己准备的所有“后事”。

7年前,凉子就开始清算自己所有的财产,并写好遗产分配。她处理了自己穿不着的衣物,制作自己死后需要结清的保险、水电手续流程表。

文件夹里,还有一份凉子对棺材和墓地的要求。

为了给凉子买到中意的棺材,女儿惠子在横滨街头找了好多家店,终于找到母亲要的那款“带有樱花的粉色棺材”。

一个月前,中国山东省菏泽市庄寨镇的一家工厂

200多个工人正麻利地将绣着樱花的粉色丝布,贴在一块块的桐木板上。周末前,他们要赶制3000多口棺材,发往日本。其中的那一口粉色棺材,正是日后凉子在葬礼上使用的。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这些年,像山本凉子这样,购买“中国棺材”的日本老人,越来越多。日本当地90%的棺材都来自中国企业。庄寨镇所在的曹县县城,聚集了上万家木制品工厂。这些工厂大都在1688上开店。

光是庄寨镇上的一家工厂,每年就向日本出口30万口棺材,占了日本25%的市场份额

“可以说,日本四分之一的去世人口,用的都是德弘的棺材。”

定制他们生前最喜欢的颜色

周晓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日本棺材的情景。

3年前,她刚从菏泽市离职回镇上,入职菏泽德弘木制品有限公司。一进车间,几十个棺材并排着躺在地上。花花绿绿的颜色,小巧玲珑的棺材身,上面还刺绣了牡丹花。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棺材。”周晓丽瞬间被惊艳了。只见一个工人两只手就把棺材抱起来,然后装到纸箱里。

日本人的棺材是用轻质的桐木制成。粉色、白色、天蓝、深蓝、黄色等,外观上五颜六色。“老人去世后,儿女们会帮忙挑选,他们生前最喜欢的颜色。”

日本的棺材分为“木棺”和“布棺”,木棺是维持棺材原本的木质表面,在木头上雕刻花纹。布棺是在木质的棺材表面,加盖一层布。

后来,周晓丽就在车间负责为棺材包上布。稍微空一些时,周晓丽也会和车间的工人讨论日本葬礼的“奇闻”:

“日本人的一口棺材要卖4000多元,而日本人出殡时,灵柩车都是加长林肯、劳斯莱斯这样的豪车,我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些车。”

“听说日本人的葬礼不准哭出声,那这还能忍呐!”

一家棺材厂垄断日本1/4市场

在2006年以前,德弘的创始人田林焕,一直做着板材贸易的生意。

他从西安的木材商那里收购桐木拼板,然后转卖给日本的贸易商。最后,这些拼板都被日本的工厂买下,做成了棺材。

彼时,日本的老龄化问题开始凸显。2014年,日本全国的死亡人数升至127万人。在日本的报纸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95岁的阿婆一个人生活。三个子女都只能在休息日回来看她一下。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在当地,大量财富又掌握在老人手中。因此,日本对优质棺材的需求量逐渐增加。

另一方面,日本自己生产棺材的产能已经达到了极限。再加上日本的劳动力成本高,棺材的利润被压缩得很厉害。

这些原因导致了日本本土的棺材价格上涨,原本3000-4000元的棺材价格,被抬到了7000-8000元。

“合作的日本贸易商看到了商机,就建议我们直接在中国生产棺材,我们有稳定的木材和工人,做出来的棺材肯定比日本人的便宜。”

田林焕拿着日本贸易商给的棺材照片,挽起袖子在车间里研究起来。前前后后试了近百次,花了将近2个月的时间,终于做出达到日本人要求的棺材。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后来,田林焕号召厂里的工人一起学习日本棺材制作手艺,开始接日本贸易商的棺材订单。

第一批订单,田林焕就出了3个货柜,每个货柜将近有100套棺材。

纯手工的日本棺材

袁建今年35岁,但他已经有20年的雕刻经验,是庄寨镇最“老”的棺材雕刻师傅。

15岁时,袁建就到浙江东阳拜师学艺,做了3年学徒,掌握了一身雕刻本领。袁建本来镇上的家具厂打工,后经人介绍,便去了刚开始做棺材业务的德弘。

当时,厂里所有木质棺材的雕刻,都是袁建一个人完成。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和中国棺材直接在棺材板上浮雕不同,日本棺材需要单独雕刻,然后再将刻好的花纹贴到棺材身上。

“如今,中国棺材早就可以用机器雕刻。但日本人较真,必须要纯手工雕刻。”

“凤”和“牡丹”是日本棺材上出现最频繁的雕刻形象,象征着幸福吉祥。雕刻一只凤,袁建要用到20把不同的刀具。这些刀具,都是他自己买钢材,亲手打的。在他眼里,自己雕刻的每一幅凤、牡丹,都是艺术品。

通常,每雕一个部位,就要换一把刀。有些刀扁平,适合雕刻狭长的凤尾;有些刀呈三角状,是专门用来挑线的,有的刀一边斜着,专门用来削边。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20年的磨砺下,他已经用废了600多把刀具。如今,袁建雕刻一只凤,只需要1个小时。

由于长时间握刀,袁建的双手已经长满了老茧,中指和大拇指因为用力捏着刀柄,也惯性地弯曲变形了。

在日本,葬礼仪式结束后,棺材会跟随死者一起被火化。第一次听到日本的这个风俗时,袁建着实为自己可惜了一把。

日本大地震中崛起的菏泽“棺材巨头”

2011年3月11日,日本爆发了亚洲史上最严重的地震,震级高达9.0。随后不断发生的余震,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等问题,影响了日本所有的老百姓。

那一年,田林焕全年无休。德弘的棺材出口总量是往年的4倍。

那一年也成了德弘的转折之年。在那之后,德弘每年的棺材出口量逐步提升。从起步阶段的4-5万口/年,飙升到20多万口/年。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如今,德弘已经占了日本棺材市场25%的份额,每年出口30多万口棺材。日本四分之一的去世人口,用的都是德弘制作的棺材。

在日本,德弘已经成了一个有名的棺材品牌。“听日本客户说,有的消费者还会特意问,有没有德弘的棺材。”

因为出货量巨大,工厂每星期都要往日本发货。每个周四,是德弘的工人们最忙碌的时候。“我们每周要出35个货柜,碰上旺季,每周要出45个货柜。”

那一天的下午,所有的棺材都将装备完毕,连夜发往青岛、大连的港口,再由港口到达日本的横滨。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棺材的销售有明显的淡旺季。“3月-10月是淡季,日本当地气候温暖、舒适。11月—2月是旺季,因为气温太低,很多老人没能熬过寒冬。”

每年的春节,德弘既会碰上旺季,也会碰上船期紧张。因此赶在春节放假前,工人们必须赶出2个船期的棺材。

去年春节前,为了赶上当周的船期,田林焕领着公司20多位领导,下车间给工人们打下手。工厂连续加班10天,才赶出近100个货柜的棺材。在港口开船前的最后2小时,才将货送上了船。

镇上的工资比济南的还高

三年前,周晓丽还是菏泽市一家快捷酒店的清洁员。那个时候,她一个月拿3000多元的工资。如今,回到镇里工作,她已经和丈夫买了一辆代步小车。

有人回来,也有人离开。

前几年,袁建就离开了德弘,自己开了一家小作坊。不过,因为手艺好,德弘棺材的所有雕刻工作,还是交给他来做。

菏泽棺材小镇,年产30万口,垄断日本的“死人生意”

袁建带着十几个徒弟,每天能雕刻80套凤和牡丹。

袁建的徒弟里,有好几位都是90后。陈明豪2年前从济南回到庄寨,在济南的一家服装厂里,他每天踩着缝纫机,每月拿着3000-4000元的工资。

回来后,陈明豪在袁建手下学习,现在每月收入能有5000多元。

像陈明豪一样,德弘厂里的工人,有很多都是年轻人。他们都是在大城市转了一圈后选择回家,“男生有时能拿到8000元,比济南还高。”

眼下,当地的产业效应已经凸显。

距离庄寨镇40公里的曹县县城北部,聚集了几百家木制品工厂。这些工厂大都在1688上开店,通过电商,他们卖一些木质酒盒、相框等工艺品,也会接日本棺材的订单。34岁的付保库也是其中一个。2011年,他从上海的工厂辞职回家结婚,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

“有这商机,谁还要出去打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月薪 / 保险 / 工厂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电商在线聚合

1506 文章
2343.71万 阅读

全方位服务电商的综合性平台全新亮相,最及时电商资讯,最深度淘宝解读,最全面营销案例,最专业营销工具,致力于服务全网电商成长。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