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唯品会之后下一个是谁?

原创 新知商业观察  2021-01-14 19:59:00  阅读量:6.69万

注:本文由新知商业观察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1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根据举报,将依法对唯品会(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唯品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调查。唯品会方表示已接到通知,将积极配合调查。据了解,唯品会此次遭遇调查,源于去年同样为品牌特卖平台的竞争对手“爱库存”对其要求商家“二选一”行为的举报。

2020年9月3日,上海众旦(爱库存)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关于抵制唯品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要求唯品会立刻停止“二选一”行为。

声明称,不断有商家向爱库存反馈。唯品会明令要求商家不得与爱库存继续合作,强令商家下架在爱库存上的所有商品与活动,并对商家商品进行日常巡检,一经发现在爱库存上继续有售,唯品会即对商家进行通告惩戒,甚至直接下线商家在唯品会上的所有在售商品。该行为让广大商家蒙受了严重损失。

2020年9月14日,爱库存对外表示,针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已向市场监管总局等四家机构提交实名举报。

去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其中一项界定平台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即“限定交易”。

《征求意见稿》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相对人进行限定交易,排除、限制市场竞争。

分析是否构成限定交易行为,可以考虑以下因素:

(一)要求交易相对人在竞争性平台间进行“二选一”或者其他具有相同效果的行为;

(二)限定交易相对人与其进行独家交易;

(三)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四)限定交易相对人不得与特定经营者进行交易。

上述限定可能通过书面协议的方式实现,也可能通过电话、口头方式与交易相对人商定的方式实现,还可能通过平台规则、数据、算法、技术等方面的实际设置限制或者障碍的方式实现。

分析是否构成限定交易,可重点考虑以下两种情形:一是平台经营者通过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扣取保证金等惩罚性措施实施的限制,因对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产生直接损害,一般可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二是平台经营者通过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性方式实施的限制,可能对平台内经营者、消费者利益和社会整体福利具有一定积极效果,但如果对市场竞争产生明显的排除、限制影响,也可能被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

《征求意见稿》发布的时间节点很有意思,次日就是一年一度的“双11”电商大战,虽然还没来得及对当年的“双11”产生直接影响,但对于电商平台的治理已经等不及了,2020年“双11”刚结束,监管部门立刻开始依照现有法律举起了刀子,针对“双十一”前后消费者反映强烈的网购先提价后打折、虚假促销、诱导交易等问题,根据价格监测和投诉举报等有关线索,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京东)、杭州昊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天猫)、广州唯品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唯品会)三家企业开展自营业务不正当价格行为进行了调查,并于2020年12月24日依据《价格法》第四十条、《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七条作出处罚决定,对上述三家企业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处罚决定书案例显示,唯品会在销售商品时,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例如,2020年11月27日,广州唯品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销售电饭锅煲,商品销售页面标示“全网低价199元”。经查,其无法提供199元为全网低价的证明材料。2020年11月26日,广州唯品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销售苹果笔记本电脑,商品销售页面标示“全网低价7999元”。经查,其无法提供7999元为全网低价的证明材料。

处罚决定公布的当天,市场监管总局在其官网发布的一条消息中表示,《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已经完成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正在根据征求意见情况进行修订。

有不具名市场观察人士指出,此前,对平台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调查及处理,大多依据的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但根据此次监管部门对唯品会调查的时间节点看,调查的方式、规则和处理结果极有可能将适用正在修订且即将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

而从《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的意义上来看,《征求意见稿》发布的当天,阿里、京东、拼多多、美团等企业的股价纷纷大跌。

关于互联网平台“二选一”的行为可谓历史悠久,京东起诉天猫,餐协举报美团……无一不存在“二选一”的身影。

2017年11月,苏宁发文怒怼京东:京东发明的二选一霸权行为和基于此产生挟制商家的系统化手法,在过去30年闻所未闻。

2019年11月京东起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索赔10亿元。但是截止日前,这场诉讼调查依旧在办理中,没有最新进展公布。但可笑的是,也是在这起案件中,唯品会的位置是受害者。作为“腾讯系”的唯品会、拼多多申请以第三人身份加入这场诉讼。

“二选一”的行为是否违法只存在两种情况,第一是“垄断”,第二是“不正当竞争”。垄断的定义之难主要是界定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的市场支配地位,而《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功能类似于对“垄断”行为的“动作解释”。即如果平台中某项行为符合《指南》规定的行为,即应认定该行为属于垄断行为。

但唯品会不是第一个因为“二选一”接受调查的平台,2020年12月2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根据举报,已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一个月之内,两家电商平台先后被监管部门调查,一家涉嫌垄断,一家涉嫌不正当竞争,虽然还不得而知对唯品会的不正当竞争调查的原因是什么,但据知情人透露,与去年9月爱库存对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行为的举报有关。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不论是阿里巴巴还是唯品会,亦或是其他互联网平台,他们或明或暗地“二选一”操作,对正常市场经济秩序的负面影响已经严重到重视已经不够,而是必须要出手进行治理的程度。

归根结底,“二选一”是对“资源”的争夺。掌握资源的人即掌握了话语权,但实际上平台对资源的掌握是间接的,只是资源的整合者而已,而“让别人资源可用”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所以才会出现强制“二选一”的场景。

平台意图通过“二选一”达到垄断地位,以便可以对资源进行强势控制,包括定价原则最终不能由资源方确定,而是由平台决定。但对于资源持有者来说,不要把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是最基本的商业规则。

资源整合者和资源持有者穿不到一条裤子里,“三害无一利”的结果可想而知,没人能最终赢得胜利,即使是“受害者”也不是无辜的。因为他们也曾经,或者正在,或者即将成为“施暴者”。曾经怒斥“二选一”是下三滥的刘强东,可能不记得曾几何时京东在与当当的战争中玩“二选一”来也是六到飞起。只不过在面对天猫的时候败下阵来变成了“受害者”。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如果你不想被后浪用同样的方法拍死在沙滩上的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唯品会之后下一个是谁?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家电 / 苹果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新知商业观察

6 文章
49.62万 阅读

以客观和克制的态度 做商业战场的观察者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