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突击分红与违规经营并举,万辰生物产能过剩圈钱嫌疑太明显

花朵财经  2021-01-11 16:44:33  阅读量:10.17万

作者 | 花朵财经研究院

近日,福建万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辰生物”)即将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然而,该公司长期存在的主营产品毛利率偏低,营运资金紧张,频收罚单等问题,或将导致其上市后难有良好表现。

「 1 」

业绩增长靠违法违规

子公司三年被罚近十次

资料显示,万辰生物专注于金针菇、真姬菇等鲜品食用菌的研发、工厂化培育与销售,以现代生物技术为依托,采用工厂化方式生产食用菌,为消费者提供食用菌产品,其金针菇日产能排名行业第六。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万辰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71.54万元、34,272.23万元、45,090.9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648.27万元、3,473.82万元、9,218.76万元。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万辰生物也暴露出了不少问题。近年来,万辰生物以及子公司不断收到政府部门的罚单。

其中,2017年9月,其子公司南京金万辰因排污超标被责令限产停产30天,而招股书并未披露此次被查处情况。随后,南京金万辰又多次在环保问题上出事。2018年12月,南京金万辰因固废未采取三防措施、露天堆放的行为被处罚款3.5万元;2019年4月,南京金万辰因未及时办理环评审批手续擅建锅炉被处罚款5万元;2019年6月,南京金万辰因未按要求安装污染源自动监控被处罚款3万元。

除多次环保违规外,安全生产方面也收到了两次罚单,2019年9月南京金万辰因存在生产安全应急预案未经专家评审等情况被处罚款2万元;随后,南京金万辰又发生工人坠亡事件,相关部门调查后认为其虽签订安全生产管理协议,但未按照约定职责履行义务被罚款2万元。而万辰生物也曾在2019年8月因漏缴税款被海关处罚款3.16万元。

「 2 」

毛利率长期低于同行

债务高悬资金链紧张

虽然该公司业绩持续增长,但其主营毛利率却远低于同行。报告期内,万辰生物金针菇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3.08%、78.48%、80.56%,金针菇当期的毛利率分别为13.29%、17.09%、25.84%。金针菇作为营收贡献最大的产品,毛利率却明显低于同行可比公司。

招股书显示,行业可比公司中,雪榕生物、华绿生物的金针菇毛利率分别为25.61%、18.52%、27.1%和27.65%、23.21%、28.34%,分别比万辰生物高12.32、1.43、1.26个百分点和14.36、6.12、2.5个百分点。对此,该公司解释称,主要是由于2017年公司金针菇优菇率和生物转化率相对较低,影响了产品单位售价和成本。

此外,与行业可比公司相比,万辰生物短期偿债能力严重不足,存在较大的资金链风险。报告期内,该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55、0.51、0.36和0.35、0.33、0.16,从指标绝对值判断,流动比率、速动比率持续逐年下滑,且远低于1的警戒值。

2019年该公司流动资产、速动资产均不及流动负债规模的一半,短期偿债能力羸弱,存在较大债务暴雷和资金链断裂风险。而与行业平均水平对比,更是明显偏低。上述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的平均值分别为3.35、2.39、2.57和3.12、2.11、2.18。

「 3 」

产品价格虚高

产能明显过剩

然而,奇怪的是从万辰生物披露的一系列数据来看,其真姬菇的售价竟然远高于同行。2017年至2019年,雪榕生物真姬菇单位售价分别为6.91元/千克、6.9元/千克和7.69元/千克;华绿生物的单位售价为8.32元/千克、6.71元/千克和8.39元/千克,而同期万辰生物的单位售价则为8.76元/千克、9.06元/千克和10.38元/千克。

在招股书中,万辰生物将其真姬菇产品进行对比,部分月份其售价单价甚至还超过多地市场批发价,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奇怪。雪榕生物在距离江苏不远的上海和广东也有食用菌生产基地,华绿生物正位于江苏,而且在招股书中,万辰生物也提到,和同行业可比公司之间的销售客户不存在较大差异,那为什么当地采购商不直接从这两家公司采购价格相对较低的产品,而要高价采购其产品呢?

此外,长期以来万辰生物的主营业务是靠金针菇销售,而本次募资真姬菇成为主角,日后的销售问题不容忽视。尽管目前其产能利用率已经饱和,但毕竟报告期内,其真姬菇销量仅有6967.61万元、7365.29万元、7920.5万元和3895.34万元,虽然说,适当的扩产有利于企业销售规模的扩大,但从万辰生物披露的信息来看,其扩产计划貌似过于激进。

目前,万辰生物的日产量20吨,本次募投项目实施后,公司将新增真姬菇日产能120吨,届时其日产能将达到140吨,是当前产能的7倍。若扩产项目全部完成,公司将面临大量新客户的开拓和维护,而一旦新客户开发力度不如意的话,则扩产后的产能就可能面临严重过剩的尴尬。

从公司目前的销售体系来看,公司共有122名经销商,而销售人员却只有10人。销售人员的主要工作是对经销商进行管理,并通过经销商收集各地市场信息。以公司报告期末10名销售人员和122家经销商计算,平均一名销售人员需要管理12家左右的经销商。

然而万辰生物的真姬菇由于目前产销量较小,尚未实行专营制度,如果后期真姬菇也采用同金针菇一样的经销体系,那么这10位销售人员显然是不够的,这意味着其仍需大量招聘人员,这意味着其成本也会大幅增加。

「 4 」

上市前突击分红

尽全力掏空公司资产

然而,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该公司在债务高悬之际,居然大肆突击分红,这样的损招实属在坑投资人。

据悉,2019年5月,万辰生物向股东分配现金股息共计3453万元;2019年11月,万辰生物向股东分配现金股息共计4605万元,两次累计分红8058.75万元。

2020年2月,也就是万辰生物递交招股书之前,公司再次火急火燎的分红,这次共分红4029万元。而2018年和2019年,万辰生物净利润合计为1.27亿,分红总额高达1.21亿,分红率超过95%。

当然,如果公司账面上现金非常充裕,也没有大额的资本支出计划,那么即使在IPO期间分点红也无可厚非。不过,万辰生物的账面现金并不宽裕,它这种频繁的大规模分红是非常极端的。

从账上资金来看,报告期内,该公司账上资金分别是5370.08万、6676.53万、2715.38万。也就是说,在公司密集分红之前,公司账面上现金不足6700万,而彼时公司账面上的短期借款高达9897万,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4496.88万,光这两项短期金融负债余额就有1.44亿。

再加上账面上还有将近8000万的应付账款,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不到1000万,就是说,这个经营负债的资金缺口在7000万以上,这两项的累计金额超过2亿,所以不足6700万的货币资金储备已经显得非常紧张了。

所以我们看到,在2019年两次分红之后,公司账面的货币资金余额从6676.53万暴跌至2715.38万,缩水将近6成,这就是过度分红导致的结果。

综上所述,万辰生物在上市前夕通过频繁分红将公司多年累计的现金分光吃净,然后可以理直气壮地向资本市场要钱,不过这种行为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它给公司资金链造成极大的压力,短期债务风险飙升,一旦资金链断裂,公司只有等着破产清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突击分红与违规经营并举,万辰生物产能过剩圈钱嫌疑太明显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花朵财经

302 文章
2525.45万 阅读

花朵财经是国内新锐财经全媒体平台,旗下拥有花朵财经、花朵链报等业内优质原创内容,用崭新的财经视野为超过60万用户提供包括宏观、行业、经营管理内参、区块链最新资讯等在内的第一手信息。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