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立航科技财务数据现矛盾,关联关系“隐身术”一流

原创 金色光  2020-12-02 18:15:00  阅读量:10.07万

成都立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航科技)正在冲刺上交所主板上市。通过研究这家带有军工属性的民营企业可发现,公司两版招股书中,对部分主要客户的销售金额及其占比,以及2017年度公司采购总额存在明显差异,无法合理解释。而且,在报告期内,公司注销两家关联企业,或是切断与第一大客户之间的关联关系,手法先进。

两版招股书里购销金额都存差异

先看首次预披露,该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立航科技对航空工业下属单位B和单位E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738.06万元和3117.37万元,占当期营收之比分别为29.89%和12.04%。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首次预披露招股书

再看更新预披露。据该招股书披露,2018年度,立航科技对单位B和单位E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278.24万元和4577.20万元,占当期营收之比分别为24.25%和17.68%。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更新预披露招股书

两相比较,首次预披露中对单位B的销售金额为7738.06万元,比更新预披露对单位B的销售金额,高了1459.82万元。首次预披露中对单位C的销售金额为3117.37万元,比更新预披露对单位C销售金额,低了1459.83万元。两版招股书中,对单位B和单位C两大客户销售收入的差额相等。但是这1459.82万元的差额为什么会从单位B转到单位C?两版招股书都没有提供任何解释。

无独有偶,两版招股书对不上的财务数据,还有2017年的采购总金额。

据首次预披露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立航科技对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为2287.4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之比为46.78%。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首次预披露招股书

另据更新预披露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立航科技对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也为2287.4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之比却为47.08%,与首次预披露有所不同。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更新预披露招股书

通过对每家主要供应商的采购金额逐一比较,我们发现,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号和采购金额都相同。但更新预披露中的采购金额占比,都高于首次预披露招股书,这就导致了两版招股书中采购总金额不同。

将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2287.48万元,分别除以首次预披露和更新预披露中的合计采购额占比,可得到立航科技2017年度首次预披露和更新预披露采购总金额分别为4870.63万元和4858.71万元,两者相差11.92万元。

另外,我们发现,2017年度,两版招股书中,立航科技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和制造费用(含:外协件及材料)项目金额完全相同,都是3573.39万元和1934.87万元。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招股书

按财务常识,没有进入当期损益的采购金额,通常存在于资产负债表的存货项目之下,包括以原材料和周转材料的直接形式,和以在产品和产成品的间接形式。但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末的存货余额都是6987.27万元,并未出现由采购总金额变动导致的存货余额变化。

数据来源:立航科技招股书

那么,这11.92万元的采购总额变动到底去了哪儿?立航科技财务数据的质量,或由此可见一斑。

注销两关联方,成功“隐身”与第一大客户的关联关系

招股书披露,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民机维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飞民修)和成都英思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思达)都曾经是立航科技的关联方。英思达是公司同一实控下关联方,公司实控人刘随阳持有英思达90%股权,并担任该关联方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成飞民修则是英思达持股41%的参股公司,实控人刘随阳同样担任该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不过,成飞民修和英思达先后于2018年8月10日和2019年4月15日注销。

信息来源:立航科技招股书、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那么这两家关联方为何会被注销呢?或许关键在关联方成飞民修身上。

据工商信息显示,成飞民修设立于2009年1月14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该公司被注销之前,共有三名股东,除了持股占比41%的英思达之外,还有同样持股占比41%的成都神荷科技有限公司,而另一位股东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飞集团)虽然持股占比仅有18%,但却有着深厚的行业背景。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因生产主力战斗机而名声大噪的成飞集团,据工商信息显示,是合并口径第一大客户航空工业的全资子公司。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于是,立航科技与第一大客户航空工业的关系豁然开朗。航空工业的全资子公司成飞集团持有英思达参股公司成飞民修18%的股份,是持有参股公司股份超过10%的少数股东,因此航空工业和成飞集团都是英思达的关联方。由于英思达受立航科技实控人刘随阳实际控制,因此航空工业和成飞集团也是刘随阳的关联方,进而航空工业和成飞集团与立航科技也存在紧密的关联关系。

按照事实胜于形式的原则,航空工业(成飞集团)即使不直接纳入立航科技的关联方范围,通常情况下,双方相互交易也应比照关联交易进行披露。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公司各期近90%的营收将来自于关联交易,上市审核需要的配套解释材料恐怕成倍增加,而且有些事情还不一定说得清楚,所以切断关联线索成为上佳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披露,成飞集团是立航科技实控人刘随阳本科毕业后的第一家工作单位,从1984年到1999年的15年里,刘随阳在成飞集团先后担任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职务。

信息来源:立航科技招股书

至于立航科技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利用这些个人或者企业之间的关联关系实现营收,未来能否持续发展,也许需要投资者多多关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立航科技财务数据现矛盾,关联关系“隐身术”一流

关键词阅读: 工业 / 报告 / 股权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金色光

2157 文章
7567.91万 阅读

金色光及投资有道融媒体矩阵专注上市公司的研究及报道。在公司透明度研究、价值发掘方面实力超群,内容传播面广、影响力大,在行业享有良好声誉。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