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假发票换400亿,还把上市公司给坑退市,有人做到了

原创 大猫财经  2020-11-26 10:37:34  阅读量:10.01万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前些天,重庆的一个经侦支队的原支队长周小强被判了,因受贿160万被判了五年半。

别人为啥愿意给他160万呢?

说起来也简单,因为一个重庆的大发票贩子被抓了,按说这不算个大案,结果有个公司急了,找了不少关系联系到了周小强,要求也比较简单,就是希望周做点“协调”——这个发票贩子的事哪说哪了,别牵扯到他们公司。

周小强肯定知道这个事情有内情,但还是决定“帮忙”,自己拿了160万好处。

结果呢,大家一起完蛋。

行贿周小强的公司在重庆医药界算是老玩家了,结果老板因为这事进了监狱,还顺带把一个300多亿市值的上市公司直接搞退市了。

假发票搞垮一家上市公司,这里面有委屈的人吗?

这家被退市的公司叫华业资本。

这公司1985年就成立了,当时还叫华业发展。2003年,主业做西服的仕奇实业坚持不下去了,华业发展就借势入主了仕奇实业,他们把地产业务装到了这个上市公司里,并在2005年改名为华业地产。

干地产确实比卖西服挣钱,一年后,华业地产的报表就很晃眼——营收同比上升7366.67%,净利同比上升1233.33%。

业绩这么厉害,股价也是蹭蹭涨,一年多时间涨了小4倍。

可是原来的实控人打算赚一把就走,于是趁着公司光景好,开始卖股份,最后这个公司就变成了现在的实控人周文焕。

02

不过,周文焕不显山不露水,非常低调,上市公司的业务主要由他的女副手徐红打理。

虽然老板有变化,但是公司业绩一直挺好,那几年房地产刚刚起飞,顺风顺水。

可惜没几年,2010年,地产调控来了,很多大公司选择死扛,扛过低谷期就能迎来爆发,但周文焕没这个耐心,他选择的方式是——转型!

要两条腿走路,地产之外,要再找个现金牛项目。

从头干是不可能的,直接买公司更靠谱,于是他就瞄上了黄金。当时的黄金价格不断高涨,中国大妈那时候疯狂买金,搞得市场热火朝天,好像能一直火爆下去。

于是华业先是自己搞了两个矿业公司,又买了盛安矿业90%股权,啥都准备好就等着赚钱了,结果怎么着?

金价开始下跌,而且还跌个没完没了,两个业务都不顺,怎么办呢?

答案还是——转型!

要说他们的眼光也是很准的,干什么呢?医疗,而且他们干的是里面特别细分的一个领域——债权投资,主要就是投资医疗机构的应收账款。

这跟当年的大环境有关,p2p太热,金融科技创新太火,所以他们选择做医疗行业的金融业务也能理解。

但是自己干还是挺费劲的,于是,周老板希望找个靠谱的搭档,看来看去,有家公司就入了他的眼。

03

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个重庆妹子,叫李仕林,“圆脸,长发,微胖,看上去很有亲和力,关心下属,努力搞企业文化。”这样的描述,听上去就是个和蔼的姐姐,但人不可貌相。

这个女老板从经营医疗器械发家,到拥有一家三级甲等全科综合性医院,只花了十年时间。

早在2004年的时候,31岁的李仕林与37岁的雷军在重庆市沙坪坝成立了重庆军林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成立第二年就拉到了“大客户”,公司应收账款对象中出现了第三军医大学(目前已更名为陆军军医大学)和万州妇幼保健院的身影。

业务应该是做得不错的,2011年公司收入1464.47万元,但后来各种不顺,2013年,公司就清算注销了。

公司关了,但是这行业李仕林资源可积累了很多,而且,她名下的医药公司远不止这一家,2008年,李仕林与李渝成立了恒韵医药,2009年其又与弟弟李伟成立了捷尔医疗。

折腾了十来年,钱是赚了不少的。

咋看出来的?

其实挺简单的,2010年,捷尔医疗的实缴注册资本增加至9500万元,李仕林还通过协议购买的方式,以1.14亿元的价格获得了恒丰银行2000万股股份,也还是在这一年,捷尔医疗还跟重庆大坪医院等三甲医院共建科室。

没钱,这些事可干不了。

十来年时间,李仕林就在重庆医药界布局了一大堆产业:

● 在药品研发制造领域,李仕林实际控制了自豪时代;

● 在医药商业领域,则主要是恒韵医药、重庆思亚医药有限公司、重庆豪应商贸物流有限公司等;

● 在医疗服务领域,李仕林收购了重庆容光医院、重庆瑞慈医院和重庆加州医院三家民营医院。

公司越做越大,巅峰时候身价有几十亿,李仕林在重庆医药界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有些人质疑她的钱挣的太多太快,但也没啥实质性的证据,只能从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上猜测。

比如,有一年公司搬家,有人发现一张被丢弃的销售出货单,上面显示, 2017年6月14日捷尔医疗的人流吸引管(货号8836,规格25cm,5mm中式),收货单位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出货价格为每把337元。

业内人士则说,这种器械一般售价只要大约25元人民币。

04

不管咋样,周文焕和李仕林的交集终于在2015年到来了。

2014年10月,华业地产宣告重大资产重组停牌。

咋重组呢?李仕林的捷尔医疗作价21.5亿元人民币,卖给了华业地产。

这单收购,地产跨医药,估值模型都变了,分析师们也是对华业地产一通吹:

加上当时还是牛市,三个月后复牌,股价一飞冲天,从7块涨到24块,华业地产也改名为华业资本。

当然,这钱也不是白给的,李仕林与华业资本签订了六年的业绩承诺,要求不低,但架不住李仕林能力强啊,年年都能搞定,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本来可以一直这么去,大家齐心协力割韭菜,结果2018年的一个案子把这个进程打破了。

2018年5月,重庆医科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雷寒落马,那几年大老虎都被一个个打趴下了,这个案子在其他地方没人留意,但在重庆医药界是个大事。

如同多米诺骨牌,牵扯到的人纷纷倒下,这其中就有李仕林。

李仕林与雷寒关系密切,2014年,捷尔医疗就与重庆医科大学开始共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并约定该院不低于75%的药品、试剂、医用器械、耗材的采购由捷尔医疗供应。

雷寒一落马,重庆医疗领域掀起反腐风暴,波及了很多医院和医药企业,大家纷纷开始自查。

身处其中的华业资本也不例外,9月份,他们发现,手里的应收账款债权逾期了,体量还不小,规模达到了101.89亿元。

有的朋友可能不太懂这个模式,这个模式大概是这样的:

比如甲卖货给一个三甲医院,应收1000万,医院暂时没付钱,这笔钱在甲那就成了应收款,甲急用钱就找到乙,说这个三甲医院欠我1000万,我把这个欠条给你,你现在给我900万就行,医院到时候还1000万,乙就能挣100万。

一点常识没有的人也知道,如果别人跟你做这个交易,你得查一下欠条是不是真的吧?

要不说上市公司心大呢,雷寒出事,他们发现这个应收账款逾期了,才想起来让律师去这些医院问下——这欠条是你们开的吧?

结果律师去几个医院调查了一圈,结果很一致,大家纷纷表示:

没签过协议!公章是假的!你们被骗了!

100多亿啊,被个萝卜章骗了。

造假方是谁呢?

这些应收债权全是从恒韵医药那获得的,这也是二股东李仕林的产业。再找李仕林,影都没了。

消息一出,华业资本股价暴跌,从8块跌到3块。

05

这么大案子,公安得查啊,一查更了不得了。

原来,李仕林旗下的公司之前就用应收款质押方式,向汉口、民生、光大、中信等十几家银行进行过贷款,骗贷143亿元,承兑汇票等价值18.19亿元,合同诈骗242.04亿元,总共加一起有多少呢?400多亿。

这么多专业机构都被骗了,是因为伪造技术太高超吗?

税务部门专门对这些发票做过鉴定,结论惊人——这些发票没有国家税务局总局的印章……

这里面要没点非法操作想成功真的比登天还难。

于是,一个月之后,华业资本的几个涉案人员纷纷被抓了。

李仕林跑路了吗?也没,原来她几个月前就被抓了,这会大家才明白为啥四处找不着这个人。

老板干了这么大的案,下面的产业也就没法维持了:

1、瑞慈医院在2018年下半年关了门,一楼的玻璃幕墙上贴满了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法院传票、执行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司法材料。

2、容光医院也在2018年12月关门停业。

3、重庆加州医院也一片黑灯,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一张“门市急卖”的告示。

最惨的是华业资本的股民,鼎盛时期公司股价曾一度高达23.45元,总市值超过300亿元,爆雷后就是一路狂跌,从8块跌到3块,又从3块跌到3毛, 2020年2月5日,干脆被上交所摘牌了。

该判的判,该处理的处理吧,但还有一个人。

有关部门一直在要求华业资本的实控人周文焕回国配合调查,但得到的回复是:

周文焕病情不稳定,故无法亲自回国。

周文焕口口声声说自己和李仕林的猫腻没关系,可是偌大一个上市公司,100多亿的买卖,票都不验一下真假就敢入账?

呵呵。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假发票换400亿,还把上市公司给坑退市,有人做到了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大猫财经

1522 文章
3836.95万 阅读

大猫财经让投资更有效!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