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纠纷未平,官司又起:扬瑞新材二闯IPO风险仍多

原创 发现网  2020-11-26 09:54:35  阅读量:9.6万

近期,扬瑞新材再次向创业板递交了招股书,但其第一大客户的纠纷还未完结,自身又陷入了官司当中,加上利润降低、应收账款上涨等问题,前路仍风险重重。

2020年10月27日,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瑞新材”)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公开资料显示,扬瑞新材由东兴证券保荐,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200万股,发行后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25%。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年产7万吨功能涂料项目,内容包括建设车间、生产辅房、公用工程楼、仓库、罐区、综合楼、辅助用房等。

这已经不是扬瑞新材第一次冲击创业板市场了。早在2017年12月8日,扬瑞新材便首次向创业板递交了IPO申请。此次扬瑞新材卷土重来,背后存在的客户过于集中、第一大客户存在业务纠纷、应收账款上涨、自身官司缠身的等问题,使得其未来被打上了一个问号。针对这些问题,发现网已向扬瑞新材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阐释,截至发稿,扬瑞新材并未作出合理解释。

归母净利润下降,应收账款持续上涨

据招股书披露,扬瑞新材是一家主要从事功能性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其生产销售的涂料包括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油墨和3C涂料。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是扬瑞新材的主要产品,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主要用于红牛、露露、娃哈哈、雪花啤酒等饮品和食品的金属包装。

公开资料显示,扬瑞新材的公司规模在不断扩张,2017-2020年上半年,其资产总额从2.69亿元上涨到3.30亿元、4.13亿元和4.16亿元。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归母净利润却在逐渐降低,2017-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7215.03万元、6733.95万元、6562.60万元、2922.74万元。

扬瑞新材在招股书中解释到,公司原材料成本占总生产成本比重的90%以上,主要产品价格受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较大。2018年,全球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造成公司整体成本升高,因此利润下跌。

但是,招股书显示,尽管原油价格在2018年有所上涨,但上涨态势并没有持续很久。2018年年末以后,其价格有一定程度的下跌,进入2020年上半年以后,原油的价格更是显著下降。因此,单单是国际原油价格的涨跌,并不足以解释扬瑞新材净利润下跌的原因。

图片图片来源:招股书

尽管扬瑞新材归母净利润的涨跌与资产总额的变化不成正比,其应收账款却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大而持续上涨。公开资料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扬瑞新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9894.26万元、9090.22万元、1.23亿元、1.28亿元。

扬瑞新材在招股书中表示,应收账款的上涨一方面是其销售收入增多带来的应收账款自然增长,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疫情所导致的下游市场疲软,以及第一大客户奥瑞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瑞金”)对所有主要供应商的账期的延长所致。这些原因综合起来,使得扬瑞新材的坏账风险显著增加。

图片来源:招股书

客户集中度较高,第一大客户纠纷不断

如上文所述,扬瑞新材的应收账款上涨,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来自其第一大客户奥瑞金的账期的延长。而为何仅仅一个客户就能对其产生这样的影响呢?这可能与其客户集中度较高有关。

据招股书披露,2017-2020年上半年,扬瑞新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11亿元、2.20亿元、2.34亿元和9717.11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79.62%、79.64%、75.35%和 71.60%,客户集中度较高。

而其中占有份额最大的,当属其第一大客户奥瑞金。奥瑞金是一家大型金属包装企业,主要为客户提供各类食品、饮品等产品的包装制品生产服务。2017-2020年上半年,扬瑞新材向奥瑞金销售的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03%、46.50%、39.21%和41.83%。由此可见,与奥瑞金的业务往来对扬瑞新材营业情况的影响之大,因此,奥瑞金延长账期对扬瑞新材应收账款涨跌的影响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此之外,扬瑞新材还以另一种方式与奥瑞金捆绑起来。2016年9月,扬瑞新材的实际控制人陈勇受让给奥瑞金的全资孙公司鸿晖新材4.9%的股份,扬瑞新材的第一大客户奥瑞金也因此成为了扬瑞新材的股东之一。

而4.9%则是个微妙的数字。证监会2007年发布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规定:“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法人或者一致行动人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法人。”因此,在上一次扬瑞新材冲击创业板时,证监会发审委对扬瑞新材是否存在故意规避关联方认定的情形提出了怀疑。但最新的招股书中,扬瑞新材针对受让股份给出的说明是为了加强与奥瑞金的战略合作关系,但未就4.9%这个数字给出解释。

需要注意的是,过高的客户集中度和与奥瑞金的深度捆绑,都为扬瑞新材带来不容小觑的风险。

2017年,奥瑞金被卷入红牛商标使用许可纠纷中,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向奥瑞金及其全资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停止商标侵权。据奥瑞金历来年报透露,中国红牛始终是奥瑞金的最重要客户,2019年奥瑞金对中国红牛(即图中的“客户一”)销售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仍高达57.18%。

专业人士表示,尽管目前此案暂时处于中止诉讼状态,但未决的结果仍如高悬在奥瑞金头上的一把剑。而与奥瑞金来往密切的扬瑞新材,也面临着红牛纠纷带来的业务减少等风险。

深陷与实控人老东家的官司

公开资料显示,扬瑞新材的实际控制人陈勇同时控制着博瑞特集团,从事与扬瑞新材相似的业务,并与扬瑞新材存在关联交易,与扬瑞新材存在客户重叠的情形。

对此,扬瑞新材作出解释,博瑞特集团的主要产品为金属易拉盖,和扬瑞新材的功能性涂料业务存在显著差异。对客户重叠的情形,其在新的招股书里给出的解释是,由于扬瑞新材的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业务和博瑞特集团的金属易拉盖业务下游客户同为二片罐、三片罐罐厂,因此双方的下游客户范围重合。而针对关于其关联交易的怀疑,扬瑞新材也给出了回应称,公司向博瑞特集团销售的产品收入较低,至2020年仅有1.05%,关联销售对公司经营不构成重大影响。

图片来源:招股书

尽管对扬瑞新材对关联交易的利益输送行为矢口否认,但众多的关联方与复杂的关联交易仍使人存疑。

这边关于关联交易的疑问仍没被打消,另外一边,扬瑞新材又陷入了与实际控制人陈勇老东家苏州PPG包装涂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PPG”)的官司之中。

早在2014年3月,苏州PPG就曾将扬瑞新材与其实际控制人陈勇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认为陈勇在苏州PPG就职期间与人创办了扬瑞新材,谋取了属于苏州PPG的商业机会,违反了竞业协议,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扬瑞新材赔偿苏州PPG人民币50万元。

2014年的官司最终以苏州PPG主动撤诉而告终,然而2020年5月苏州PPG提起的二次诉讼则表明,前次的撤诉并不代表苏州PPG的放弃。并且,此次诉讼中,苏州PPG要求的赔偿金额更大,为2747.64万元,这也表明了其诉讼的决心和立场。尽管2020年8月,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了苏州PPG的诉讼请求,但以苏州PPG上诉的决心来看,再次提起诉讼并无不可能。

虎丘人民法院驳回原告请求的理由是为,陈勇并非苏州PPG的高级管理人员,不得依据《公司法》148条的规定主张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但是,陈勇于2006年成立扬瑞新材,于2012年1月才从苏州PPG离职,这是不争的事实。除此之外,据招股书披露,扬瑞新材还有多位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曾在苏州PPG就职。

第一大客户奥瑞金深陷红牛纠纷未解决,扬瑞新材又被与苏州PPG的官司缠身,加之自身的利润下降、应收账款上涨等问题,其二次IPO的前路仍充满疑问。

(发现网记者 罗雪峰 实习记者 李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纠纷未平,官司又起:扬瑞新材二闯IPO风险仍多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发现网

204 文章
1663.84万 阅读

发现网,核心价值发现者。由《发现》杂志社全新打造。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