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愉悦资本很不“愉悦”

易简财经  2020-11-24 19:00:00  阅读量:10.96万

如果要评选2020年最倒霉的投资人,恐怕非愉悦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莫属。

踩了瑞幸,还中蛋壳

最近,“蛋壳公寓”一直挂在热搜榜上。

前有CEO被调查、COO离职、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后有数百员工维权讨薪,称公司或将破产,中间还夹杂着与房东租户各种恩怨情仇……蛋壳公寓的状况,无疑牵动着许多人的心。

但你敢相信,就在10个月前,这家公司才刚刚登陆纽交所,风光无限。如今,却是一地鸡毛,只能等着有没有接盘侠,前来接盘。

上市到现在,蛋壳的市值从巅峰的26.5亿美元,跌到如今的6.88亿美元,跌去了接近20亿美元的市值。背后的股东,也跟着陷入到了尴尬的境地。

招股书显示,蛋壳IPO后的第一大机构股东为老虎环球基金,持股18.8%;第二大机构股东为愉悦资本,持股14.8%;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兼CEO高靖持股134%;蚂蚁集团持股7.4%。

在这一众股东名单中,小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愉悦资本。

没错这就是在今年4月,瑞幸爆雷事件中,频频出现的主角之一。而他的创始人刘二海,更是与陆正耀、黎辉一同,被称为神州系的“铁三角”。

一年的时间里,连中两发巨雷,这让刘二海的愉悦资本,变得一点也不“愉悦”。

一个创业者弹药提供商

在中国的创投圈子有很多极具争议的投资人,比如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经纬中国的张颖,他们虽然「出言不逊」,但所投项目没有多大争议,并且相继抽身而退,都能赚个盆满钵满。

相比大名鼎鼎的朱啸虎与张颖,可能许多人对刘二海比较陌生。

刘二海的个人履历非常传奇:理工科出身,本科与研究生就读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进入VC圈以前,他是铁路网络公司的运营总监。

2003年,刘二海于北大就读EMBA,在一次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前身)举办的投资讲座上结识了联想投资合伙人王能光,随后加入联想投资,完成职业转型。

此后,刘二海在君联资本工作了近12年,主管TMT及创新消费领域的投资,直到2015年,刘二海辞职创立愉悦资本。

至少,在2020年之前,刘二海的愉悦资本可谓是顺风顺水。

踏入VC圈后十余年,刘二海投资了约80个项目,其中有超过10家成为独角兽,投资名单中不乏神州租车、易车、途虎养车、摩拜、蔚来等明星企业。

在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看来,愉悦资本的风格是“投大赛道,大行业,猛投”。比如汽车/出行,在这个领域,愉悦资本的存在感特别强,像摩拜、哈啰出行、途虎养车、蔚来等等都可以在他们的融资中,见到愉悦资本的身影。刘二海把这种产业聚焦的打法称之为“面向根据地”的策略。

除此之外,刘二海还特别善于利用资金和人际关系搞定投资,比如陆正耀和李斌。

2005年,时任联想投资执行董事的刘二海,认识了他命中的一位“贵人”陆正耀,并迅速战投了UAA(神州租车前身)。同年,刘二海还投资了李斌的易车网。

2012年,易车网在纳斯达克上市,刘二海所在的君联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3倍。

2014年,神州租车上市,刘二海的君联资本持有64.5%的股份,同年刘二海登上福布斯中国最佳投资人榜单。

这两笔投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他在圈内受到不少追捧。也为后来,愉悦资本投资瑞幸,埋下了伏笔。

贵人和“贵人”

刘二海曾说过:“看对了一个人,他所参与的项目都值得我去投资。”

所以,在自己创办了愉悦资本后,刘二海对于上面两位帮助自己发家的贵人,都深感信任。

2015年,李斌向刘二海推荐了自己的天使投资项目摩拜单车。随后2015年10月,愉悦资本就战投了摩拜的A轮融资,投资金额300万美元。而后在B轮、C轮、D轮中,都有愉悦资本的身影。

同年,愉悦资本还和红杉、和玉资本一起,战投了李斌蔚来汽车的B轮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

如今,一个被美团收购,一个上市后涨的风风火火,刘二海都从中收获了不少好处。

如果说李斌是刘二海的贵人,那么陆正耀就是一路把刘二海,带到沟里去了。

与投资李斌一样,陆正耀的一系列项目,刘二海都有参与,比如今年上半年爆雷的瑞幸。

一直以来,外界对于瑞幸烧钱扩张的打法都不太看好。但是刘二海不这么认为,甚至还在愉悦资本的投资会上讨论瑞幸,称非常看好瑞幸的发展。

“我不知道‘烧钱’是怎么定义的?如果投入的资金创造了更大的价值,这能叫烧钱吗?”刘二海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

直到今年4月,瑞幸自曝22亿人民币虚假交易,并掀起了一波中概股信任危机。瑞幸已于6月底正式停牌,其总共上市时间仅410天。而刘二海也被陆正耀,踢出了瑞幸咖啡的董事会。

毕竟,在牢狱之灾面前,哪有什么“好兄弟共进退”,有的只不过是“权力”与“利益”。

尾声

现在,蛋壳的爆雷不过是另一个瑞幸,都是快速烧钱扩张,都是轰然倒塌。

在贝壳上市时,刘二海曾说:“‘快’为什么重要?对于长租来说,规模还是很重要的,规模上不去,你的营销、服务、装修、客服这些成本都分摊不下去。规模实际上是必要的条件,规模上去了,服务成本才能下降,单位投入的服务质量就上去了,而服务质量是长租竞争的核心价值。”

回头来看,在瑞幸咖啡和蛋壳的投资中,刘二海没有显示出清晰的判断,甚至在看到那份内容翔实的做空报告,即使前面有那么多公寓爆雷的例子,也没有对冲风险的举动。

对瑞幸和蛋壳的判断失误,或许源于刘二海的盲目乐观。乐观曾经为刘二海的投资生涯创造过回报,愉悦资本曾是多家明星项目的A轮独家投资机构。独家投资是投资人最大的荣耀,它证明投资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价值。

正如《略大参考》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别人谨慎时,刘二海乐观,这让他比精于计算的投资人更相信创始人,更敢于押注。

但乐观坑惨了刘二海。瑞幸和蛋壳的祸端不是天灾,是人祸,是创始团队突破商业道德底线的结果。最糟糕的是,身处其中的刘二海,却表现得毫无察觉。

时下,刘二海所要思考的不是名誉和金钱,而是他如何向出钱给愉悦资本的LP解释。

•END•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愉悦资本很不“愉悦”

关键词阅读: 报告 / 上市 / IPO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易简财经

134 文章
894.66万 阅读

每天阅读5分钟,懂点商业很重要。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