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中科创星李浩:搭建科研人员和商业场景落地之间的桥梁

原创 投资家  2020-11-23 11:03:00  阅读量:8.7万

来源:投资家网

作者:刘福娟

前几年芯片并不被认为是好生意,直到2019年5月,华为被美国制裁,国内芯片供应商在芯片产业链中覆盖不够全面、以及技术面临“卡脖子”的问题被推到台前。

投资人和创业者开始嗅到中国芯片的投资机会,随着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硬科技成为2020年最热的投资赛道。短短两年,中国投资机构对芯片等硬科技的看法经历了从“不看好”到“非常看好”两个极端之间的转换。

“硬科技”的概念最早由中科院西安光机所米磊博士提出,他认为中国没有芯片、没有核心技术终将难以长远地发展,未来的三十年,唯有发展科技创新、储备技术方能持续跟进甚至引领光电产业的发展,才能不被“一剑封喉”。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 CEO 李 浩

米磊在中科院西光所的支持下,联手“专注科技成果转化”的曹慧涛、“投资老兵”李浩成立中科创星,扎根产业,深耕硬科技领域投资,终于等到现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其他机构正争相进入硬科技投资赛道的时候,中科创星已经先后投资孵化了308家硬科技企业,其中半导体投了90余家,人工智能投了60余家,在半导体产业的投资数量在全国排前三。他们在带领中科创星成就自身品牌价值的同时,也为LP们带来了丰厚回报。

一、资本寒冬下,逆势募资15亿,更倾向和机构化LP合作

近日,“北京硬科技二期基金”在北京正式启动,基金总规模15亿元,得到了中国技术交易所、实创集团、宁波银行北京分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等LP的支持。

截至目前,中科创星资金管理规模已达53亿,旗下管理西科天使一期、西科天使二期、西科天使三期、西科天使四期、大数据孵化基金、大数据产业基金、西安中科成长基金、陕西光电子集成基金、北京硬科技基金、北京中科创星硬科技二期基金等数支已经运行的基金。

其投资领域覆盖光电芯片及光学领域、人工智能及信息技术、生物医疗、先进制造、商业航天等,已形成光电芯片、航空航天、人工智能等产业集群,中科宇航、长光卫星、驭势科技、启尔机电等都是中科创星投资的明星项目。

此次成功募资,可以看出LP们对于中科创星深耕硬科技赛道并取得成果的认可。作为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其早期募资的的过程并不容易。

投资孵化硬科技企业项目必须要面临一些现实问题,比如在起步发展的5—10年间,投入和回报率成反比,甚至还要经历亏损。谈及首支基金的募集,李浩坦言,“还是有些困难的”。由于当时市场环境等因素,很少有人愿意为一个重资产、重科技、重人力、回报周期长、来钱慢的产业买单。

为了尽快募资孵化项目,李浩和团队寻求不少社会传统企业资金的支持,但合作的过程并不顺利。

在复盘的过程中,“不是谁的钱都能拿的”,李浩及团队得出一个结论,“原因有两点,一是商业化和科学研究都有自己的规则,当双方对技术预期、产业周期等产生认知偏差的时候,合作起来不顺畅;其次,让没有真正理解硬科技的人主管从科研院所出来的团队,他们不具备承接这些科研成果的知识和能力,即‘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后续选择合作LP的过程中,中科创星更倾向于和机构化LP合作。虽然2020年受疫情影响,让资本寒冬雪上加霜,很多LP都在观望。在这种环境下,中科创星顺利募资,也说明他们经历住了时间的检验。

二、强大的投后管理能力,助力高新技术从“实验室”走出来

中科创星自成立以来,在选择投资标的的时候,就专注于投向具有成长潜力、拥有自主创新能力的初创期的企业。其投资逻辑和策略非常清晰,“做中科院最好科技项目的转化和孵化,投资关乎国家经济发展和安全的重要战略资源”。

从中科院走出来的项目,从前期获批科研经费时就基本完成了项目可行性调研,它们是在经费支持下再投入大量时间、资源、人力孵化出的成熟的科研成果。中科创星投资他们,实际是搭建了一个从科研成熟到产业化过程的“桥梁”,让高新技术从“实验室”走出来。这不仅大大降低了试错成本,还提高了成活率。

这其中,强大的投后管理能力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必须要有强大的投后,否则根本不具备市场竞争力”,李浩对投资家表示。

不同投资机构的管理方式是不一样的,经过调研分析,由于中科创星所投的项目都是科研人员创业的,他们可能会面临一些共性的问题。

中科创星有着强大的投后团队,规模达120人,对于创业初期的科技人员,中科创星会提供很多有特色的服务弥补科研人员创业的劣势,通过不同方式帮助创业者把公司从0到1做起来,随后,在企业壮大过程中,帮助企业融入市场经济,完成退出,再去孵化新的企业。

比如会组建专门的团队,研究国家政策,帮助企业项目争取资金和支持。与此同时,做创业培训,内容涉及股权投融资、企业文化及人才梯队搭建等,每年约培训5000多人次。李浩对投资家表示,“股权分配也是一种艺术”。

作为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李浩认为,“早期投资机构证明自己的唯一路径就是被投项目的成长,我们扮演的角色就是联合创始人,中科创星和创业项目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三、立志为国家培养和孕育1000家硬科技冠军企业

“中科创星在做的事情就是用投资这种方法,帮助更多的科技成果产业化”,李浩对投资家表示,“这也是创办中科创星的初衷”。

曾经有位登月工程技术研究的老科学家找到他,希望李浩可以将他们毕生研究的光谱仪技术产业化。他想让该技术真正服务于社会,比如将其应用于检测猪、牛肉里的重金属含量是否超标,蔬菜里的农药残留情况等场景。“只有技术真正产业化,不断创造价值,才会促进科研技术的进步”,老科学家对李浩讲到。

同样打动李浩的,还来自于一位创业者。在他的创业项目进展不错的时候,一个上市公司出价3亿想要收购他们。拿到钱后,他准备回研究所建一个自己说了算的实验室,就按自己认为对的方向研究。

这都给了李浩极大的震撼,在他们身上,他看到了科研人员对技术研究的虔诚之心。他意识到,想要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就不能完全追随潮流,要逆势而行。

投资的本质就是资金的配置,静下心来的李浩开始思考,“未来,国家会把更多的钱从虚拟经济转移到实体经济的建设中,科技型企业是实体经济金字塔的塔尖,而中科院的科研人员是塔尖技术的创造者。中科创星就是要通过投资,帮助我国科研人员的项目进行商业价值转化,进而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但硬科技投资不是说说就可以的,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董事长刘克峰认为,“硬科技需要坐‘冷板凳’才能攻克,在成果转化过程中要迈过‘死亡谷’,不管是母基金还是创投资本,要做耐心资本,陪硬科技一起走”。

“硬科技早期投资的考验在于专业和耐心,专业度体现在需要对科技和产业的发展方向进行双重判断,同时更需要在经营管理层面为科技企业赋能”,李浩对投资家表示,“而耐心的考验,则是由科技创新的‘指数型增长’规律导致的,硬科技企业前期投入大、增长慢,突破成长节点后则会迅速成长,耐心资本尤为重”。

李浩是一个极其相信纯粹力量的投资人,他没有想过如何把一个科研工作者变成企业家,但经过了多年的摸爬滚打,他知道创业者创业路上哪些事不能做,可以帮助他们少犯一些错误。在他看来,“少犯一些错,就离成功近了一步”。

谈及未来,中科创星希望成为科技创业者的首选合作伙伴。到2050年前,能够为国家培养和孕育1000家硬科技冠军企业,陪伴他们成长。

心有雄狮,终现雄狮!相信中科创星会不忘初心,继续保持专注,持续加码硬科技领域,“找到”和培育更多的龙头企业。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中科创星李浩:搭建科研人员和商业场景落地之间的桥梁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蔬菜 / 股权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投资家

2292 文章
2439.92万 阅读

专注于中国股权投资与资本市场的领先专业服务平台。平台聚集数十万资深PE/VC、投资银行家、上市公司及实业高管、专家学者等,致力于为金融投资机构、企业与政府等客户提供专业信息与咨询服务。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