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WTO成立25周年,全球热议改革话题

原创 国际金融报  2020-11-21 21:54:00  阅读量:10.32万

日内瓦时间11月19日,全球高级政府官员和私营部门、民间社会和政府间组织代表举行了一场纪念WTO成立25周年的视频会议。这是全球WTO相关方就该组织成立25周年所面对的成就和挑战,进行的最新一次交换意见。

图片来源:新华社

1995年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立标志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国际贸易改革。在过去的25年中,WTO令国际经济关系发生改变。

2020年,25岁的WTO进入“青年期”,开始面对短期、中期、长期的多重挑战。当前,多边贸易体系面临挑战,全球贸易低迷不振。但在WTO内部,上诉机构“停摆”、总干事人选迟迟未能确定,外界对这一全球贸易机构的信心不断下降,改革已势在必行。

青年期的WTO要怎样才能够恢复强劲的生命力?

存在重要性

世界贸易组织前身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现有164个成员,涵盖全球98%的贸易额。

世界贸易组织扮演着多重角色,推动贸易开放,是各国政府协商贸易协定、解决贸易争端的平台,同时也负责一套贸易规则的实施。

具有约束力的规则促进了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跨境商业活动的急剧增长。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世界贸易的美元价值几乎翻了两番,世界贸易的实际数量增长了2.7倍,平均关税几乎减少了一半,从10.5%降至6.4%。

回顾WTO过去25年,发言者强调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的持续性意义,以及贸易在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中发挥的关键作用。

瑞士联邦议员兼副主席盖伊·帕梅林(Guy Parmelin)在活动开幕式上的主题演讲中说,当前新冠病毒危机凸显了WTO和多边贸易体系的持续重要性,全球供应链畅通无阻以及开放市场在确保快速获得抗击流行病所需的药品和其他必需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他表示:“对于那些怀疑论者,我想提醒他们,国际贸易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帕梅林指出,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在WTO框架内建立的规则确保了开放市场,这对于从大流行危机中实现快速、可持续的经济复苏至关重要。“这些规则是对抗贸易保护主义的最佳防御手段……它们很少像今天一样重要,因为我们需要开放的市场来摆脱这场危机”。

帕梅林表示:“当前的危机再次证明了我们的相互依存和合作对于解决当下问题的重要性。”

新西兰驻WTO大使兼现任WTO总理事会主席戴维·沃克(David Walker)表示,WTO成立25年来,有很多值得骄傲的成绩。WTO在帮助支撑全球经济有力及稳定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也表示,WTO为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和让数亿人摆脱贫困做出了历史性贡献。即使在新冠疫情阴影下,各成员也基本遵守了WTO原则,更多地采取促进而非阻碍贸易的措施。王受文表示,25年前决定成立WTO绝对是历史性的正确。

改革更迫切

不过与会者也认可,必须优先考虑WTO的改革,以使该组织更符合21世纪国际贸易的新要求。

WTO改革是当前国际经济关系博弈的焦点之一。这既有WTO自身亟待改革创新的内在动因,也有来自美国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贸易体系破坏的外在冲击。

而外界对于WTO的改革也充满期待。

戴维·沃克在纪念大会上表示:“现在的世界与1995年大不相同”。成员根据不断变化的贸易条件更新和调整WTO的规则,是使WTO与全球经济保持联系并促进贸易关系的唯一途径。

事实上,WTO在“婴儿期”就开始了“快速入门”,这一时期见证了《贸易便利化协定》的缔结以及消除农业出口补贴的历史性成果。

而今,WTO进入更具挑战性的“青年期”。沃克承认,该组织在成年初期“问题更加严重”,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现状无法改变,成员仍可共同努力让该组织“回归初心”。

WTO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在回顾过去25年时说,重点“应该坚定地放在未来上”,并执行WTO使命所需的体制和实质性改革。

他认为,未来的WTO“将更加有效和富有弹性”,“其成员的治理将得到改善,由积极主动的独立秘书处服务,该秘书处作为世界贸易体系的守护者,负责监测、提供分析、提出提案并增加对WTO的问责制”。

沃尔夫警告称,前进的道路通常并不容易,所有成员都需要为新的共同目标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王受文指出,尽管如此,由于成员无法解决在恢复上诉机构、任命新总干事和解决农业补贴等问题上的分歧,引发了外界对WTO未来的担忧。

欧盟贸易总干事萨宾·韦恩(Sabine Weyand)表示,WTO建立的原则是非歧视、可持续性、可预测性、公平性和逐步自由化,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必要,以便使全球经济摆脱当前的危机。

她说:“不幸的是,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已经陷入危机数年。WTO缺乏共同的目标意识,未能适应过去十年全球经济的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WTO改革放在中心位置”。这种改革“需要在该体系的基本原则上建立,这些基本原则仍然要像1995年那样有效”。

牙买加驻WTO大使兼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地区(ACP)成员协调员谢丽尔·斯宾塞(Cheryl Spencer)表示,WTO在鼓励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改革贸易政策、解决贸易争端方面取得了成功。但不幸的是,经验表明,WTO对帮助贫困成员更好地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做法令人失望。最不发达国家在整个世界贸易中所占份额仍然很小。

新加坡前外交和贸易部长杨荣文也认可WTO的结构和程序“不再符合当今世界的现实”的说法。他认为,根据目前的体制安排,很难开始改革进程。在采取任何措施之前,成员们必须首先就任命新的WTO总干事达成共识。“我们必须集体同意赋予新总干事权力推动WTO改革,并提出一项草案供初步讨论”。

诉求各不同

2018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中国等诸多WTO成员以不同方式发布或提交了对WTO改革的立场、改革设想或系统性方案,表达了各自的方向性诉求。

2018年9月,欧盟率先系统地提出WTO改革方案。欧盟在该文件中提出其改革建议涉及的三个关键领域:一是更新现行国际贸易规则以满足全球经济发展需要;二是加强WTO的监督作用;三是摆脱WTO争端解决机制目前面临的僵局。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贸易政策发生根本性调整。特朗普对全球贸易体系,尤其对WTO提出严格批评,并且威胁退出、阻挠运作等。2020年,美国将中国、新加坡、韩国、越南等25个国家从享受其反补贴调查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清单中拉除,正式付诸对WTO改革的行动。

而日本在WTO改革方向上,主要以追随美欧为主。

加拿大于2018年9月24日向WTO提交了《强化和现代化WTO:讨论稿》。同年10月24-25日,该国还召集澳大利亚、欧盟、日本、新加坡、新西兰、韩国、巴西、墨西哥、智利、肯尼亚、瑞士和挪威等12个成员在渥太华进行会晤,并发表了《关于WTO改革联合公报》。

中国也于2018年11月23日发布了关于WTO改革的立场文件,阐述了对WTO改革的三项原则和五项主张。2019年5月13日,中国正式提交《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提出了WTO改革四个方面的重点行动领域。

到目前为止,WTO处于最大的危机当中,多项机制正常推动受到阻挠。

WTO常设上诉机构一直无法开启法官“纳新”,负责处理国际贸易冲突的仲裁机构原来的7名法官,目前只剩下一名法官,导致该机构完全瘫痪。

在前总干事阿泽维多提前离任后,WTO总干事遴选“三人小组”宣布尼日利亚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为新任总干事唯一推荐人选,以接替阿泽维多。但美国代表随即单方面表示不支持这一推荐人选。WTO总干事遴选进程至今停滞。

戴维·沃克11月6日宣布,出于当前新冠疫情发展以及其他因素考虑,推迟原定于11月9日就总干事遴选事宜举行的总理事会特别会议,会期另行通知。

美国在WTO机制内的不合作态度已经是目前最棘手的问题,也造成了上述僵局无法打开局面。从拒绝执行裁决,到使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陷入瘫痪,阻止批准预算,甚至威胁退出WTO。这些做法使多边贸易体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特朗普政府在本届任期的最后时段,仍旧保持原先论调。美国驻WTO大使丹尼斯·谢亚说,尽管美国对WTO的25周年纪念活动表示欢迎,但“我们不能忘记,如果WTO要在25年后召开一次类似的纪念活动,就必须开展大量工作”。

谢亚说:“要想驾驭未来,我们需要着重了解共享价值”。他引用公平和开放市场作为这些价值的例子。“但是今天并不是所有成员都同意这一观点”。

谢亚说,未来工作的优先事项包括WTO成员更多地履行其通报义务,改革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以考虑受益成员之间发展水平的差异,采取针对工业补贴的新纪律,出台更多的市场导向型政策,以及通过“关税重置”来反映当前的经济现实。

记者 袁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WTO成立25周年,全球热议改革话题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农业 / 工业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国际金融报

3107 文章
2.83亿 阅读

人民日报旗下权威财经媒体,第一时间为您传递金融资讯,解读金融热点,评点金融趋势。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