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数百人维权、断网、拖欠工资......蛋壳的“壳”碎了!

乒乓一言  2020-11-16 09:39:00  阅读量:10.78万


通过“烧钱”上市的蛋壳,再度陷入了讨债风波。

“长租公寓爆雷,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两年前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如今,这句话得到了验证。

距离上一次爆雷还没到一个月,作为长租公寓的佼佼者蛋壳公寓就再一次爆雷了。

据媒体报道,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包含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甚至发生肢体冲突。

其中有供应商表示,蛋壳拖欠了大笔工程款;甚至还有来自武汉的保洁人员现场举着“还我武汉保洁劳务费”的标语讨薪。现场甚至有部分合作商发生肢体冲突。

11月10日,蛋壳方面有工作人员对供应商表示,“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

11月12日,在北京蛋壳公司总部,前来维权的用户正在排队取号,等待和工作人员沟通。上午10点现场已发到140多号,取号的人还在不断增加。几位房东和租客表示,他们对蛋壳公司口头承诺退款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如果在期限内没有收到款项,他们也会考虑走法律途径继续维权。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蛋壳北京总部第一次爆发维权事件了。

此前10月14日,包括蛋壳公寓合作商、装修队工人等在内的多方债主来到公司北京总部讨债,其中装修队工人通过敲锣讨薪,另有合作商表示蛋壳拖欠1000多万装修款达一年多之久。

彼时,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发布回应称,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图片来源:微博

“爆雷”从没断过

据天眼查APP显示,蛋壳公寓关联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11月12日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为5717998元,案号为(2020)沪0112执10875号,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据悉,这是蛋壳11月第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此前,蛋壳公寓的运营主体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11月4日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为519.1万元,案号为(2020)沪0112执10617号,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风险信息显示,目前该公司自身经营风险高达245条,司法案件包含多条买卖合同纠纷。

今年2月,蛋壳公寓由于“强制”房东们免租,却不给租户免租的消息,引发舆论质疑。随后,深圳市发生蛋壳公寓业主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

之后,蛋壳公寓还被曝出断网、保洁消失等问题。11月6日,网曝蛋壳公寓出现大规模断网情况,有住户断网超过半月,报修宽带的订单被取消。对此,蛋壳公寓客服回应称,由于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的宽带运营商设备故障,造成部分租户公寓宽带断网问题,目前正在紧急检修网络。而据蛋壳公寓网络供应商客服表示,是蛋壳公寓申请暂停了宽带服务。

在微博12315消费者微软投诉超话下,有住户称,蛋壳公寓早在9月初开始断网,联系客服后依然未能恢复,黑猫投诉也依然没能够解决问题。此外,有网友爆料连保洁都不见了。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截图

亏损一直都在

事实上,从创立至今,蛋壳公寓一直都未能盈利。

其赴美上市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72亿元和13.69亿元。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净亏损25.16亿元,而2018年同期净亏损8.13亿元。

蛋壳公寓赴美上市后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净亏损34.372亿元,而2018年为净亏损13.697亿元。而最新公布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蛋壳公寓净亏损12.344亿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8.162亿元。

此外,今年受疫情冲击,2020年上半年,租赁市场“旺季不旺”,长租公寓企业迎来行业 “寒冬”。为了解决困局,蛋壳等多家品牌长租公寓相继抛出“亿元补贴”的宣传口号,在7月第一天蛋壳推出“7月安居计划”,以“免费住两个月”、“毕业生0押金”等为核心宣传点,在官方宣传上也是打出了“亿元补贴”的口号。

同时,市场分析,蛋壳公寓现金流恶化的另一个原因,是相关部门对租金贷业务的监管收紧。据悉,蛋壳上市前有67.9%的租客都使用了租金贷,这一比例最高曾经超过了9成。

图片来源:网络

租金贷相当于年付,对公司来说一次性能拿到一年的钱,资金流动性会比较大,好周转一点,蛋壳公寓可以拿钱去做别的事情,收更多的房子。

然而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发布新规: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

这意味着,蛋壳公寓来自租金贷业务的现金流入将会大幅减少,一旦没有新的租客进入,通过租金贷的方式提前付房租,现金流就会断掉,最终资金链崩断。

蛋壳还有救吗?

自2015年成立以来,蛋壳公寓已经经历了多轮融资。2018年2月,蛋壳公寓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同年6月完成7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9年3月,蛋壳公寓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7个月后又完成了D轮1.9亿美元融资。

今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

但在今年高管被查、纠纷频发等一系列丑闻,以及糟糕的资本市场表现后,投资者对它的信心还剩多少,是个未知数。

其实,从上市伊始,市场对其就不看好。

上市前一周,蛋壳更新招股书,将发行区间设定为14.5美元到16.5美元之间,拟最高融资1.75亿美元。但其最终IPO标价低于目标区间,发行规模也缩小,只融了1.3亿美元。上市当天,蛋壳公寓开盘价为13.5美元,而截至11月12日,其股价仅为1.44美元。10个月里,蛋壳股价跌幅近90%。

显而易见的是,曾经的资本宠儿如今已内外交困,蛋壳的处境越来越糟糕,尽管蛋壳官方多次声称“公司正常运营”,但谁都知道如今的蛋壳公寓已经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这次的蛋壳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一场资本的盛宴下,蛋壳公寓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弄潮儿,而当资本退去,剩下一地鸡毛的结局,又该谁来买单?

超70家长租公寓“阵亡”

长租公寓的兴起可以追溯到4年前。

2016年12月,链家发布《租赁崛起》行业研究报告预测:2016年、2020年、2025年,我国房产租赁市场租金规模分别约1.1万亿元、1.6万亿元、2.9万亿元,2030年预计会超过4万亿元。

粗略估算,全国两亿多流动人口里三分之二需要租房,各大房企、资产管理公司纷纷进入存量市场,扎入这个万亿蓝海,一片繁荣景象袭来。

据迈点公寓不完全统计,2017年共有20家公寓品牌完成融资,融资金额突破418亿元。然而繁荣的背后,却也在滋生风险。

据《乐居财经》统计,自2017年以来,截至2020年8月,已有70家长租公寓“阵亡”。

今年以来,截至8月,就有44家长租公寓暴雷,其中37家因为“高进低出”、“长租短付”的经营模式出现“爆仓”,出现跑路现象。

资本退去之后,长租公寓的日子并不好过,而如何帮助长租公寓健康发展,才是当下最紧迫的事情。不然一旦爆雷,房东、租客又该当如何呢?

素材综合自:钛媒体APP、康波财经、商学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数百人维权、断网、拖欠工资......蛋壳的“壳”碎了!

关键词阅读: 财经 / 报告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乒乓一言

612 文章
6380.66万 阅读

解读财经知识,专注财经市场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