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华晨违约!没了宝马,谁来还钱?

乒乓一言  2020-10-26 10:04:00  阅读量:10.27万


投资不过山海关?

先是债券“19华汽01”被列入中证评级高隐含违约率名单,随后主体信用评级又遭到下调。10月23日,正如许多人预料的一样,华晨汽车刚刚到期的10亿元债券,依旧是没能兑现。

华晨集团表示,公司当前资金确实出现暂时困难,未能按期兑付到期债券,正在积极努力研究解决办法。

尽管事先早有准备,但当消息传出之际,依旧令人唏嘘,

有行业专家指出,这次违约,对辽宁乃至东三省的债券市场来说,都可能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华晨集团爆雷?

早在今年8月,华晨集团就因为旗下多只债券暴跌而被广大网友刷屏。当时由于券商们对华晨的兑付能力表示怀疑,导致其债券价格一度跌到“活久见”的“鞋底价”水平。

“今天26元的成交价,终于让华晨汽车看清了自己在金融机构眼中的真实地位”,8月14日,一位债券人士如此说道。

26元多惨?“几乎没有,AAA国企更是没有。”

对此,华晨汽车相关负责人解释称,在部分债券持有者跟风现象,影响公司的债券价格。“一方面,公司作为辽宁省的国企,不会让它出事,不用太过担心。另一方面,目前财务状况一切正常。”

当时除“债市跟风说”,华晨甚至抛出了银行恶意抽贷的说法。

然而地方政府毕竟不是个随意取款的机器。今年5月,华晨为了筹钱,不得不向另一家国企出售股份。

5月22日,华晨控股向同为辽宁省省属国企的辽宁交投出售了2亿股华晨中国普通股,约占发行股本总数的3.96%。每股均价6.69港元,涉资约13.38亿港元。

交易完成后,华晨控股持华晨中国股比由42.32%降至38.35%,而整个华晨系最优质的资产华晨宝马的一半股份就在华晨中国名下。

当华晨少了宝马

众所周知,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最为重要的财务支柱,它们之间的合作,与当年的丰田并无二致,宝马出技术和工程师,华晨负责代工生产、渠道和售后。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华晨变成了“风口上的猪”,在过去的16年里,“躺挣”了宝马贡献的300亿元净利润。特别在2011年至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为集团贡献的净利润占比更是高达120%。

与此同时,华晨汽车旗下的三大自主品牌:华晨中华、华颂、金杯的发展,却成了扶不起的阿斗。就拿2019年来看,在整个集团里,作为豪华车,宝马的销量有55万辆,而华晨自己生产的便宜车款,竟然只贡献了不足30%的销量。

这一年,在华晨全年的63亿利润中,华晨宝马贡献了76亿,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宝马车卖,华晨集团会亏损13亿。

图片来源:华晨集团财报

华晨的衰落和多年的“拿来主义”有直接关系,华晨通过合作拥有了宝马的发动机技术,但它只是以此来标榜自己的实力,却没有在变速箱、底盘等同样重要的方面下功夫,导致其最核心的金杯,也因为技术匮乏而落后于市场,甚至最后为了避免亏损,1元价格将49%的金杯股权卖给了雷诺。

华晨的自主品牌已经很久没有新产品推出。2018年,国家宣布将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宝马果断出手,在2019年最先宣布要增持华晨宝马25%的股份,合计持股华晨宝马75%,成为在我国第一家拥有合资公司绝对控股权的国外汽车品牌。

从那时起,华晨的处境就变得岌岌可危。

1200多亿债款

老一辈人应该都记得,上世纪90年代,以金杯客车厂资产为主的华晨汽车还曾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大陆“赴美第一股”。当时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还特地表扬了华晨,说这次上市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转眼近30年过去,过于依赖宝马,一直躺在温床上的华晨汽车,早已没有了适应时代的核心产品,同时,它也变得债务缠身。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华晨汽车集团负债总额(含华晨宝马)为1226.75亿元,较2019年末下降15.27%,主要系偿还一年内到期的债券及长期借款所致。从期限结构看,截至2020年4月至12月末,华晨汽车集团有息债务规模为432.67亿元,占全部有息债务的63.87%,该公司短期债务规模大,存在短期集中偿债压力。

对于汽车行业来说,1200多亿元的债款绝非是一个小数目。

哪怕华晨自主销量不好是众人尽知,哪怕公司靠宝马输血是业内共识,但一个销量如此之差、在研发和新技术布局方面无所作为的十八线车企,又是如何欠下这么多债的?

从一份发债资料中可见一斑:2018年,在华晨控股企业债的发改委批文中,批准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100亿元,其中60亿元用于汽车生产平台升级改造、汽车生产技术改造提升、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智能化示范工厂改造等领域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项目,4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结果呢?别的不说,2018年11月,工信部公告公示,华晨新能源因不能正常生产被取消资质。

拖累东三省债市

晨汽车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

从某种意义上说,华晨集团这次违约,或将拖累辽宁省,乃至东三省债市。

辽宁省在债市的表现本来是非常好的。

2015年,辽宁省信用债券发行金额,排名最高达到了第9名,是名副其实的债券强省。然而,2017年后,辽宁省无论在发行只数,还是发行规模上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国内排名持续降低,最低至第23名。那时,正赶上国内信用债券发行规模大幅提高,辽宁省的表现并不正常。

转折点是2016年的东北特钢事件。截至当年9月,辽宁第二大国企东北特钢,共连续违约十次,涉及债市违约金额本金约71亿元,涉及上百家机构投资人,包括货币基金、券商、银行理财等。

图片来源:债务民工

有媒体报道,“东北特钢的企业资质在钢铁行业里不是最差的,而且一直有盈利,并未到还不起债的地步;主承销商国开行协调的偿债方案早已明确。但由于省级领导不表态不拍板,快两个月了一直未能推进。”

持有东北特钢46%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辽宁省国资委,因为长时间内没表态,触发了辽宁省政府的信用危机。当时,辽宁省国资委,没有给债权银行以及主承银行提供任何增信措施,被债权银行和债券持有人质疑“恶意逃废债”。

这件事影响了投资者对于辽宁省的认可程度,也导致此后辽宁省的融资成本高企。

2017年,辽宁地区地方债发行利率比其他地区仍高了十几个BP。即使是和经济总量相近、2015年信用利差相近的湖南省作为对比,辽宁省的AAA级信用债信用利差明显走阔,在2016年3月份飙升到0.95%,直至2017年下半年才有所下降。

有业内人士指出,华晨集团今天的正式违约,对市场的冲击绝不亚于东北特钢。毕竟东北特钢只有50亿元债券违约,而华晨集团的债券余额在172亿元。在这种情况下,辽宁省的信用债券发行难度几何级数的增加了。

2019年,辽宁省GDP为24909.5亿元、远远压过吉林和黑龙江的11726.8亿元、13612.7亿元。因此,其一直被视为振兴东三省的带头大哥,如今这位带头大哥会如何表现,是果断处置金融风险还是重走2016年的老路?我们还将持续关注。

素材综合自:易简财经、科技MIX、深蓝财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华晨违约!没了宝马,谁来还钱?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财经 / 工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乒乓一言

619 文章
6437.13万 阅读

解读财经知识,专注财经市场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