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上市前夜遭做空,债务撑起汉庭母公司?

乒乓一言  2020-09-27 09:35:00  阅读量:13.68万


53岁的季琦迎来了自己“创业史”上的第四次上市

2010年,华住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号HTHT;10年后的今天,华住集团登陆港交所,以01179的股票代号开始了新的“征程”。10年光阴,华住集团培养了超过1.5亿名会员,成为中国最大的酒店忠诚计划。

从2005年创立至今,华住集团已是国内第二大和全球第九大酒店集团,目前经营超过20个酒店品牌组合,涵盖汉庭、全季、水晶、禧玥等。

图片来源:招股书

就是这样的企业,却仍有个执念——“攀登高峰”、“世界第一”。

在华住创始人季琦2018年出版的《创始人手记》中,曾经30多次提到过“世界第一”的目标。

去年携程20周年庆上,梁建章公布公司目标:“三年亚洲第一,五年世界第一”。同为携程创始人的季琦随即“蹭热点”表示:希望华住五年或三年内实现成世界第一。

为了这个目标,华住选择了“二次上市”。不仅如此,2018年,公司又启动了“下沉市场”战略;在长租公寓最火的几年里,与IDG资本共同出资成立了城家公寓。

但在今年,疫情影响了整个酒店行业的营收和净利润,长租公寓的“爆雷”也在继续。华住前往“世界第一”的道路上,走得十分不易。

被指虚增利润

就在赴港上市的前一夜,公司又遭到了做空机构的突袭。

做空华住的是2018年才创立的业内“新人”Bonitas Research(博力达思)。

虽然年轻,博力达思的影响却着实不小,此前它们已经得手多次:做空浩沙国际,最终导致其退市;做空中新控股,导致其被MSCI全球标准指数成分股中剔除;做空波司登,使其盘中一度跌超25%,市值蒸发60亿。

这次博力达思指控华住财务造假的理由包括:

华住秘密支持特许经营酒店的运营成本,这些特许经营酒店由未披露的现华住员工和其他未披露关联方拥有;商务部特许经营登记显示华住旗下共有3020家独立特许经营商,比华住报告的少37%;低报16%雇员人数;每间客房的实际净PP&E(厂房及设备,不含建筑物)只有披露的一半,虚假利润由虚报的PP&E呈现等。

报告一出,华住在美股市场一度跌超6%。好在,这次做空产生的影响没有持续下去。截至9月21日美股收盘,华住的美股跌幅收窄至3.66%,收40.48美元;港股首日则上涨5.79%,收329港元。美股收盘价40.48美元按即时汇率折算约为314港元,依然低于9月21日公布的港股发行价297港元。

换句话说,即使没有做空报告,因港股和ADR可以自由转化,存在套利空间,华住21日在美股市场下跌在合理范围内。

华住“内外交困”

投资者面对做空报告依然能保持理性,很大程度上源于瑞幸事件之后,做空机构对中概股的频频出手。

大家已经熟悉做空机构的套路——先做空标的股,再发布做空报告,使标的股股价暴跌,之后平仓获利——不再因为“中概股”、“财务造假”两个敏感词而惊慌失措。瑞幸事件虽然恶劣,但的确实现了对投资者的做空机构相关市场教育。

华住集团在做空报告发布后立即发布一封《自愿公告》,称“公司认为该报告没有依据,它包含许多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对公司业务和运营的误导性结论”。

图片来源:华住集团

成功上市,帮助华住完成“续命”,做空失利,也让季琦松了口气。然而,即便没有财务造假,华住的现状也足够令人担心。

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影响,华住集团的发展逐步陷入困境。根据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2月份,华住临时关闭超2000家酒店。截至今年上半年,其酒店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为137元,低于2019年同期的196元。

相关的财务数据也进一步佐证了华住集团艰难经营的局面。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净收入为28.59亿元,同比下滑31.7%。华住集团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21.58亿元,二季度亏损5.54亿元,合计净亏损达26.54亿元。

华住方面表示,集团净收入减少主要由于自2020年3月起及于2020年第二季度整个期间德意志酒店受到疫情冲击,使得德意志酒店的净收入大幅下降。

今年1月2日,华住集团斥资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将欧洲酒店品牌德意志酒店收入囊中,但收购后惨遭疫情黑天鹅的“袭击”,期待落空。招股书显示,自2020年3月初以来,德意志酒店在欧洲的酒店经营亦受到不利影响。3月底,德意志酒店115家酒店中有85家临时关闭。自2020年5月以来,欧洲各国政府已逐步重新开放其经济。于2020年6月30日,德意志酒店116家酒店中有92家已恢复营运,但入住率仅为29%。

国内业务承压,国外酒店收购即亏损,华住上半年的业绩表现,可以说是整个酒店行业的缩影。

疫情加速行业重塑

中国饭店协会对全国百家绿色饭店企业调查显示,中国酒店住宿行业上半年营收平均同比下降近70%,酒店住宿行业整体损失已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这给近年来一直高歌猛进的住宿行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而据媒体调查显示,景点、酒店类的17家上市公司里,14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除疫情影响之外,导致华住资产负债率极高的主要原因,是其过于激进的对外扩张。

华住酒店规模最近10年急速扩张,2010-2019期间9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32.78%;从2017-201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22.5%,在全球所有公开上市酒店集团位列第一。

也难怪有人认为,华住今天的地位是靠债务“垫起来”的。

图片来源:网络

华住在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提到,截至6月30日,华住正在开发2375家新酒店,包括54家租赁及自有酒店,以及2321家管理加盟及特许经营酒店。可见,即使现金流吃紧,华住依然在激进扩张。

疫情带来的酒店行业加速洗牌给了大牌连锁酒店极佳的“抄底”机会。现在收购整合优化资源、拓展市场份额成本更低,对市场地位的巩固更有利。锦江和首旅也在快速圈地。锦江今年上半年已净增开业酒店305家,首旅则计划今年新开800-1000家店。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连锁酒店客房数仅占24.9%,远低于全球平均的41.1%。行业发展到最后总逃不过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华住扩张心切在逻辑上可以理解。

但是,疫情的不确定性使酒店行业的抗风险能力极为脆弱。二次上市融资只能解华住一时之困,如果国内真的有第二轮疫情爆发,华住凭现在的资金状况很难再度过一个寒冬。

素材综合自:时代周报、BT财经、中国网地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上市前夜遭做空,债务撑起汉庭母公司?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财经 / 报告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乒乓一言

586 文章
6151.97万 阅读

解读财经知识,专注财经市场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