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2020-09-16 11:49:00  阅读量:14.93万

产业升级如同哑铃,一端是新经济领域的创新渗透,另一端是传统经济的转型升级,哑铃的中央,既是产业数字化赛道的使命,也是京东数科的投资价值。

从金融科技到数字科技,京东数科的数字应用场景,其边界早已超越金融业务之外,看起来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

撕掉旧标签,京东数科用了两年。

2018年,由京东金融脱胎而来的京东数科,正面临着继“数字金融”、“金融科技”之后的又一个转型点,随着数字应用边界的拓展,京东数科的业务范围早已超越了金融行业之外。开始在智能城市、数字营销、AI等领域发力。

如果只用金融标签来审视京东数科,那就既误判了这家新兴巨头的业务范围,也低估了数年来京东数科积累的强大数字科技能力。

这种能力,正是京东金融升级为数字科技的基础。在这个能力基础上,京东数科得以将“以客户为中心”的核心业务逻辑贯彻到自己的商业模式中,分别为金融机构、企业与商户、政府与其他三类客户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实现了一家服务商在To F(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To B(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To G(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业务上的全覆盖。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2020年9月12日,京东数科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递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203.67亿元,一旦成功上市,中国科创板将拥有一只独一无二的“数字科技概念股”。

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末,营业收入分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其中,京东数科在2018年和2019年实现了盈利,分别为1.30亿元、7.90亿元。可以说,其数字科技的商业模式已经得到了时间和市场验证。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100.51%、22.27%和239.05%。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独一无二既意味着供给稀缺,也代表着投资价值。“数字科技核心能力+多业务场景落地”,京东数科的业务边界看起来似乎可以向众多领域扩展,资本市场也给予了一致性看多的看多期待。但在这些预期成为现实之前,我们仍然需要回答一些问题:

行业痛点是什么?数字产业化的转型“抓手”是什么?京东数科的差异化与独特性是什么?

理解了这些问题,就理解了京东数科的现状与未来,也就明白了应当如何在没有对标者的前提下,来为一家稀缺公司估值。

01 中国缺少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

中国互联网在2013年前后呈现出突飞猛进的发展态势。

这一年,中国的活跃智能设备总量从3.8亿台猛增至7亿台;同年冬天,“双十一”的线上电商活动创造了高达363亿人民币的销售额;百度的日搜索量逼近50亿次……互联网重构人类生活逐渐成为共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数字化程度处于初级阶段,模式固化、重复劳动最终导致效率低下。正如“创新理论”鼻祖约瑟夫·熊彼特所言:“无论把多少辆马车连续相加,都不能造出一辆火车。只有从马车跳到火车的时候,才能取得十倍速的增长。”他提到的“马车”,实际上就是互联网。

由此,传统行业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一场“数字革命”由此掀起。而这场革命的“第一战“,是针对金融机构的“颠覆”。

对于传统银行来说,获客难、风控难、服务质量被人诟病,数字化和智能化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而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由于信贷业务的风控难度大,信用无法转化为有价值的信用资产,导致融资难、融资贵。

就在这场“数字革命”拉开序幕之时,京东也敏感地嗅到了一些行业变化。

2013年的京东已经形成一套完备的供应链体系。基于早期的物流体系搭建,刘强东认为,京东应该在“零售商”“电商”等角色之外,增加一个新的角色:针对B端客户做供应链的增值服务商,解决商家的贷款难、贷款慢、利息高、时间久等一些金融属性难题。

由此,京东金融成立。作为京东金融的“新总管”,陈生强很快就发现了行业“痛点”:中国并不缺一家科技能力很强的金融机构,而是缺少一家能够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

基于这个判断,京东金融实现了从1.0到2.0的“迭代升级”,从数字金融转向科技金融科技服务。其中,技术是基础,金融是创新。以科技能力“赋能”金融机构企业,最终实现降本增效、控制风险,再造企业质金融机构量效率优势。

除此之外,京东数科开始向更多实体产业进行应用拓展和迭代升级,包括面向政府机构提供智能城市操作系统,面向线下媒体提供数字化、线上线下融合、屏端联盟打通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搭上互联网的顺风车后,产业数字化如一架飞快驰骋的列车:根据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2005~2019年,产业数字化规模复合增速高达24.9%。预计到2020年结束,中国产业数字化增加值规模将达33.75万亿元。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可以说,数字化成为企业从简单的加工制造向更高阶的段延伸的“新引擎”,它更是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推动力。

02 京东数科的独特存在

如果说京东数科的早期发展是基于客户需求,那么在进入新阶段后,寻找差异化,发挥独特优势,才能获得产业数字化领域的“入场券”。

目前在金融科技领域,有大批实力雄厚的企业,从蚂蚁集团、微众银行、360数科,到苏宁金服、陆金所……从估值、业务模式、营收状况等方面来看,各家专长不同。

早在京东数科成立之初,就与其他金融科技公司不同。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得益于早期的积累,京东数科围绕“电商、物流、仓储体系”,搭建起一个成熟完备的供应链体系,以此为支点,翘开了一个新的领域与市场。通过积累的数据,进一步转化为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能力,并与金融机构和政府企业展开合作,解决了新的行业痛点。

和其他通过支付入口获取流量,再搭建科技生态平台的逻辑不同,京东数科已经转型成为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

如果按照同样的逻辑,京东数科背靠京东集团也可以获得广泛的用户群体,但是,以直接对标为目的的对抗不仅会引发激烈的竞争,也会消耗各家平台的优势。

从行业角度来说,金融科技领域不完全是“马太效应”,因为市场足够大,各企业与品牌的发挥空间也很大。

陈生强曾提出:“胜与不胜在于彼,败与不败在于己。”他把追求长期价值应作为京东数科的信仰。

而这最终造就了京东数科的独特性和稀缺性。可以说,京东数科的科技基因,加重了其“技术服务商”的角色烙印,这也是其差异化的主要核心优势。

2017年,被陈生强挖来京东的郑宇(现为京东数字科技首席数据科学家、京东城市总裁)提出一个设想,为政府提供科技服务,从而促进政府更好地服务企业与老百姓。这个想法与陈生强早年的设想“B2B2C”不谋而合。其中,第一个B给第二个B提供科技服务,让第二个B更好的服务C。

经过几年的开拓与实践,京东数科在政府数字化方面的能力有目共睹。

目前,京东数科服务超过40家城市公共服务机构。基于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京东数科在雄安新区构建起城市级别的数据底座“块数据平台”,成为全国的“数字化孪生城市的标杆”。京东数科还将王府井步行街打造成为“中国首条线上线下融合的数字化商业街”。

在京东数科的产业数字化的版图中,智能城市是重要的布局之一。

以南通为例,京东数科为这座城市搭建起了智能管理的数字底座,构建了一个“南通市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平台”。这套系统的数据达到数十亿量级,从出行、环境、到人口流动等等维度,打破了“数据孤岛”的瓶颈。

疫情期间,这套系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城市出现突发情况,指挥平台可以及时下达指令到具体执行部门,迅速处置处理。

如今,服务政府和金融机构已经成为京东数科最重要的业务。

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商户及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收增速在放缓,但金融机构和政府持续上升:前者的营收在过去三年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后者的营收在过去三年间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39.05%。

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这无疑验证了京东数科的战略判断和主动选择的正确性:公司不追求在商户和企业数字化服务上实现收入的高速增长,而是为了连接更多场景和生态,给金融机构和新兴产业带来更多的“增长极”。

可以说,在全球范围内,京东数科没有可类比的样本和可对标的企业。

以现在京东数科的供应链系统水平、业务模式的独特性、盈利情况,科技能力,结合行业赛道的发展前景、政策影响,可以预测京东数科上市后的市值将进一步增长,成为数字科技领域服务B端客户的龙头。

03 升级中的长期价值

2017年,“数字中国”成为国家发展战略: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应用不再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广泛渗透进入公共服务、社会发展、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宏观协调、总体把控、融合发展。

产业数字化早已成为国家意志的体现。加上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深入,发展数字经济成为全球共识,甚至被称为“打开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门的钥匙”。 对于中国来说,数字化、移动化发展将进一步加快。

基于7年的探索与积累,如今的京东数科打造出了独树一帜的产业数字化“联结(TIE)”模式,致力于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使客户获得全面的价值增长。

这种全新的模式将进一步促进产业数字化的转型与升级,不仅为企业实现了降本增效,还提升了社会信用度,甚至会重塑产业分工协作,形成新的格局。

先进的投资理念,总是与商业社会发展的阶段相适应。

在21世纪之后,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加速,寻找快速规模化、寻找多业务爆发式增长的价值投资大行其道。第一个十年过后,竞争与市场分割加剧,“护城河”式的价值投资,更能够发掘稳定成长的企业。

在第二个十年的后半程,平台效应渐起,垄断与复杂生态成为预期差的来源,寻找内在价值低估的价值投资又成为主流。

当时间即将跨越第二个十年,金融市场定价的效率越来越高,产业的升级和淘汰速度越来越快,无论是单纯地追求低估值,还是机械地寻找高增长,都不再是价值投资的未来。这使得科技成为了投资行业捕捉新时代机遇的主赛道。

在科技应用的诸多方向中,通过科技创新,敏锐洞察技术和产业的变革趋势,找到传统经济转型升级的路径,运用科技赋能、产业数字化等方式向传统经济提供转型升级的解决方案,帮助传统企业创造价值增量,使其更具性价比。这正是京东数科能够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成就自己“数字科技第一股”的原因。

一端是新经济领域的创新渗透,另一端是传统经济的转型升级,京东数科的故事,正是一个中国传统产业接受新经济改造、融合、催化、赋能的故事,京东数科面对的挑战,也是中国商业面对的挑战,京东数科的未来,也是中国未来迫切需要的参考答案。(作者:牛楚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与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同行,京东数科的长线逻辑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工业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378 文章
3660.08万 阅读

阿尔法工场旗下研究院。定期发布覆盖A股、美股、港股的上市公司研究报告。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