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福立旺IPO:3C产品依赖苹果,研发费用是否达到科创板标准?

金色光  2020-09-15 17:59:00  阅读量:14.39万

福立旺精密机电(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福立旺”)主要从事精密金属零部件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主要为3C、汽车、电动工具等下游应用行业的客户提供精密金属零部件产品。目前,公司正在冲刺科创板IPO

3C类精密零部件收入靠苹果

业绩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福立旺实现营业收入2.70亿元、2.91亿元、4.43亿元、2.00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775.26万元、4927.63万元、1.07亿元、4451.04万元。公司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

报告期内,福立旺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3C类精密零部件、汽车类精密零部件及电动工具精密零部件,这三类精密零部件收入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0.16%、86.43%、89.75%及87.78%。其中,3C类精密零部件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8.81%、29.88%、50.69%、48.31%,是公司重要业务。

而据招股书显示,福立旺于2017年度获得终端品牌苹果公司的供应商资格认证,为其提供精密金属零部件的开发,此外,公司还通过获取富士康、莫仕、正崴、易力声等厂商的订单,最终将产品应用于苹果公司的产品。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福立旺最终应用于苹果公司产品的3C类精密零部件产品营业收入占公司3C类精密零部件产品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04%、64.63%、75.24%及71.90%,占比颇高,福立旺的3C类精密零部件对苹果公司已经存在一定依赖。

此外,报告期各期末,福立旺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16亿元、1.35亿元、2.41亿元、1.79亿元,2017年—2019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2.76%、46.38%、54.40%,应收账款大幅增加。不仅如此,公司的逾期情况也愈发严重,报告期各期末,福立旺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2133.29万元、3000.58万元、4569.58万元、4346.73万元,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占比分别为18.46%、22.21%、18.95%、24.34%。

此外,福立旺通过收购强芯科技,于2018年新增金刚母线产品,主要用于光伏行业硅片的切割,扩张了产品类型。但是由于该收购,公司形成商誉2810.27万元,2019年末,强芯科技形成的商誉就减值223.33万元。收购次年就计提减值,这笔的收购是否如愿以偿?更值得注意的是,福立旺在招股书中表示,若未来光伏行业建设规模不及预期,产业政策等外部因素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强芯科技不能保持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收购强芯科技形成的商誉存在进一步减值的风险。

大客户销售是否依赖关联关系?

根据招股说明书,福立旺的部分董事、高管、核心技术人员曾在上海立沪五金弹簧有限公司任职,立沪弹簧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洪水锦曾100%控制的企业,该公司2017年6月已被注销,注销后,福立旺承接了立沪弹簧19名员工,主要为管理部、财务部、采购部、品保部及生产部人员,与这些人员均重新签署了劳动合同,并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那么,此前立沪弹簧是否独立存在?这些员工是否此前实际已经在为福立旺工作呢?

而合众机电(昆山)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合众机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许惠钧曾控制并担任董事的企业,公司董事洪水锦也曾出任该公司董事、监事,福立旺现任的监事会主席、汽车事业处处长耿红红也曾经任合众机电采购课长,职工代表监事郑秋英曾任合众机电会计。此外,合众机电的邮箱域名也与福立旺相同,都是freewon.com.cn。另据福立旺精密机电(中国)有限公司与李某成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0年5月李某成劳动关系由合众机电转入到福立旺,福立旺为何会从合众机电转入员工?是否存在员工共用的情况?合众机电此前是否也和立沪弹簧存在一样的问题呢?

此外,另一个需要警惕的是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在2018年的下滑情况。报告内,福立旺的第一大客户均为富士康,对其主要销售产品为3C类精密金属零部件(最终客户为苹果公司),2017年至2019年整体销售收入分别为5583.54万元、4099.06万元、5914.66万元,占该公司3C类零部件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3.31%、47.94%、26.51%,而值得注意的是,福立旺的原副总经理詹佳彬亲属担任富士康(昆山)电脑接插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新海洋精密组件(江西)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外,富士康(昆山)电脑接插件有限公司持有富鼎精密工业(郑州)有限公司75%股权,因此,福立旺与上述三家公司构成关联关系。然而,詹佳彬于2018年4月离职,其亲属也已于2018年5月离职富士康(昆山)电脑接插件有限公司,于2018年10月离职新海洋精密组件(江西)有限公司。那么,2018年福立旺与富士康业务量下滑明显,是否与此有关?公司销售是否依赖了这种关联关系?

研发费用达到科创板要求了吗?

科创板公司非常重视研发。研发人员方面,2017年到2020年6月末,福立旺员工总人数分别为838人、867人、1067人、980人。截至2020年6月30日,本科及以上的人数41人,占比4.18%。而按照员工专业结构划分,福立旺共有技术人员130人,即使上述本科及以上41人,全部是技术人员,但占比也只有31.54%。公司技术人员学历似乎偏低,是否存在将非研发人员归集到研发人员的情况?

再看研发费用,2017-2019年,福立旺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327.18万元、1923.45万元和2189.08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91%、6.6%和4.94%,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以2019年数据为例,同行业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的平均数为6.53%,中位数为7.15%,均高于福立旺的研发费用率4.94%。

对于研发费用较低的现状,福立旺表示,公司的主要研发人员深耕精密金属零部件制造行业多年,对各项生产工艺及主要材料性能有较为深刻地理解,因此公司研发投入相对较少,研发费用率也略低。

福立旺还在招股书中称,公司符合科创板科创属性认定要求。在有关研发投入方面声称“公司最近三年累计研发费用占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41%”,但根据证监会3月20日发布的《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符合标准的科创企业在研发方面的认定标准为“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5%以上,或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在6000万元以上”。

福立旺最近三年中有两年的研发费用占比不足5%,累计研发费用三年研发投入总计金额仅为5439.71万,不足6000万元。那么,福立旺研发费用是否达标?公司2018年和2019年研发费用相对2017年大幅增长,是否调节了研发费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福立旺IPO:3C产品依赖苹果,研发费用是否达到科创板标准?

关键词阅读: 工业 / 报告 / 股权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金色光

1913 文章
5614.63万 阅读

金色光放眼财经领域 专注新三板的信息传播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