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莆田系接手,莎普爱思董事会大换血!“神药”风波余威犹存

国际金融报  2020-08-13 21:03:00  阅读量:12.94万

8月13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高层人事变动公告,官宣董事会大换血。

继实控人从创始人陈德康变为莆田系大家族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之后,莎普爱思再一次成为舆论焦点。8月13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莎普爱思”)发布高层人事变动公告,官宣董事会大换血。创始人陈德康将正式卸任莎普爱思董事长一职,原董事会其他三位董事、三位独立董事以及两位监事也辞职。

受此消息影响,莎普爱思今开8.68元/股,盘中涨幅一度超7%。截至收盘时,公司报收8.88元/股,涨幅3.98%。

董事会大换血

据公告显示,与董事长陈德康一起辞职的还有公司总经理王友昆、常务副总经理陈伟平、董事刘林、独立董事徐萍平、董作军、崔晓钟等。7人中,陈德康、陈伟平、刘林、徐萍平、董作军、崔晓钟自辞职生效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至公告日,仅陈德康一人有持股,数目为7009.67万股,剩余6人未持股。

记者注意到,上述高管中不乏莎普爱思的“老人”。陈伟平为陈德康之子。2010年12月6日,莎普爱思聘请陈伟平为副总经理。而据莎普爱思招股说明书显示,早在2008年12月6日,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就聘请王友昆为总经理,其在莎普爱思长达12年,今年已经62岁。徐萍平、董作军皆从2016年11月起任莎普爱思独立董事。

在接任者方面,仅有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吴建国由陈德康提名,他是现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其余候选人均由控股股东上海养和投资推荐。而这些接任者大都有丰富的眼科行业经验。

“莆二代”接手

莎普爱思要由莆田系接手的消息已不是新鲜事。2017年“神药”风波过后,企业扣非净利润在2018年、2019年连续亏损,2020年一季度再度亏损。今年2月27日,公司公告称,原实控人陈德康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名下2336.5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7.24%)转让给谊和医疗。谊和医疗是其第二大股东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由此,莎普爱思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更。

天眼查信息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注册资本5000万,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均为林弘立(持股70%),二股东是林弘远(持股30%)。林氏兄弟的父亲林春光为养和投资原始出资人,也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而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拥有6000多名会员,会长林志忠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林氏的代表人物。

林春光在医疗行业深耕十余年,除莎普爱思外,还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光正集团的二股东。光正集团100%控股林春光创办的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眼科资产众多。

关于莎普爱思和林氏家族的合作,新浪财经首席评论员艾堂明认为,“林氏家族在眼科医院运营方面颇有经验,而眼科医院与莎普爱思的客户群体又有重合的部分,林氏家族入主莎普爱思后,可以获得该公司的销售网络、客户资源等。未来莎普爱思借鉴林氏家族运营眼科医院的经验,向眼科医院转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相较于莎普爱思的巅峰时期,现在其市值不到30亿,对于投资方来说,是个很合适的时机。”

某医药行业分析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比起其他专科,眼科是比较容易做起来的。它对品牌的依赖程度高,老百姓容易被大医院、大专家、名厂名药之类的吸引。同时,眼科产品的毛利率高、盈利能力强,眼科产品之间还容易形成联动效应。虽然莎普爱思的品牌名誉度大不如前,但企业的销售网、渠道网还是在的,未来就看新东家如何规划企业了。”对于莎普爱思未来的发展布局与品牌规划等问题,截至发稿时,《国际金融报》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深受过往拖累

尽管莎普爱思迎来新东家,但其近期还是由于历史问题而负面缠身。由于对强身药业2018年业绩承诺补偿款的会计处理进行了调整,公司2019年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的差异幅度达62.57%。对此,浙江证监局对公司董事长陈德康、总经理王友昆、财务总监张群言、董事会秘书吴建国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不过,眼下最为着急的还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商品名:莎普爱思)的一致性评价工作。受“神药”事件影响,2017年末,国家相关部门要求莎普爱思在3年内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评价。当前,该项工作的截止日期即将到来。

众所周知,苄达赖氨酸滴眼液是莎普爱思的拳头产品。如果莎普爱思未能按要求完成一致性评价,该产品将可能不予再注册,不能继续生产和销售。公司明确表示,一旦该产品一致性评价失败,将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从而出现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但在2019年年报中,莎普爱思仍表示,“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存在一致性评价未通过的风险”。有业内人士猜测,三年完成一个药品的一致性评价在时间上是充足的,公司迟迟未完成,此事不排除有想要放弃这个“名声臭了”的产品之嫌。

股东持续减持

当前,莎普爱思的股东仍在接连开展减持计划。在2019年11月2日至2020年4月29日之间,股东上海景兴减持306.53万股,减持金额为2741.79万元。前一轮减持刚结束,5月6日,上海景兴又计划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645万股(占总股本2%)。而据公司7月22日公告,在5月28日至7月20日期间,上海景兴减持322.51万股,减持金额为2653.01万元。若上海景兴最终完成5月6日公告的减持计划,则其自2019年11月以来,其减持总额或将突破7000万元。

除了上海景兴,6月6日,公司公告称,董事、副总经理胡正国出于个人资金需求,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73万股(占总股本0.85%)。若按8元/股粗略计算,此轮减持将套现2184万元。

记者 黄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莆田系接手,莎普爱思董事会大换血!“神药”风波余威犹存

关键词阅读: 财经 / 上市 / 证券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国际金融报

2777 文章
2.58亿 阅读

人民日报旗下权威财经媒体,第一时间为您传递金融资讯,解读金融热点,评点金融趋势。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