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日本养老 | 深度剖析日本上市养老企业前3强:企业概要、服务内容、经营指标、风险变革

AgeClub  2020-08-13 18:06:00  阅读量:10.33万

撰文丨刘超

开篇:

20世纪60年代,日本开始实施老人福祉政策,彼时其老龄化比例仅为5.7%。然而,20世纪70年代,日本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到今年,其老龄化比例已升至28.9%。预计2025年,老龄化比例将升至30.0%,2055年老龄化比例将达到38.0%。

图:日本65、75岁以上人口数现状及未来预测

严峻的老龄化形势带来的是日本养老介护服务市场规模的日益扩大。不仅如此,日式养老介护还走出了自己的品牌之路,日本甚至出面代言:向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国家推出“介护出口政策”。然而,据日本某记者报道,虽然大批日本养老企业参与中国养老市场的投资与运营,但经营情况都不是很理想。

为何在日本成功的商业模式来到中国后就出现“水土不服”?或许,我们需要一次“追本溯源”,从这些养老企业在日本的发展历程,找到它们在日本成功和中国失败的深层次答案。

本文将聚焦日本养老上市企业营业额排名前3强——日医学馆(Nichiigakkan )、损保控股(Sompo Holdings)、贝内斯控股(Benesse Holdings),从:企业概要、服务内容、经营指标、风险变革这几个方面进行深度剖析,希望可以中国养老企业带来一些启示。

Part1.企业概要:3家企业基本情况

1)日医学馆(上市代码:9792)

图:日医官网

成立时间:1968年,日医学馆(以下简称“日医”)创始人寺田明彦开始医疗事务受托业务,1973年,保育综合学院(1975年更名为日医学馆)成立。

上市时间:1999年,日医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第2部)上市,2002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第1部)上市。

业务类别:日医以医疗业务为创业开端,后来逐渐扩大业务范围至介护、保育、人才培养、家政代理、教育、外语等领域。

图:日医业务发展历程

日医本社在东京,在日本拥有5家分公司、94家分店、10家营业所(截至2020年3月末)。此外,日医还分别在中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菲律宾四个国家开展海外业务,其中,在中国的业务内容主要是提供生活支援(介护、产后护理、保育、家政)服务、人才培养、保健品销售等。

图:日医据点情况(截至2020年3月31日)

2)损保控股(上市代码:8630)

图:损保官网

成立时间:损保控股(以下简称“损保”)是一家大型损害保险企业。2009年日本损害保险有限公司和日本兴亚损害保险有限公司签署业务整合协议,2010年4月成立NKSJ Holdings股份有限公司(即后来的“Sompo Holdings”)。

上市时间:2010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第1部)及大阪证券交易所(第1部)上市。

业务类别:除国内损保、海外保险、国内生保、介护・保健等核心业务之外,还开展了资产管理和住房改造等战略性业务。其中,损保旗下集团公司SOMPO Care主营损保集团的介护・保健业务。

图:损保控股集团结构

3)贝内斯控股(上市代码:9783)

图:贝内斯官网

成立时间:贝内斯控股(以下简称“贝内斯”)是一家大型通信教育集团公司,创业于1955年,2009年更名为贝内斯控股有限公司。

贝内斯诞生初期名为“福武书店有限公司”,公司发售面向中学的图书及学生手册等。之后,1960年代开始开拓首个新业务“模拟测试”,1972年开始举办面向初中学生的函授教育研讨会,后经反复试验摸索,奠定了其核心业务地位。1990年代开始推进多元化业务,在这时收购了贝立兹(Berlitz),开始了介护业务,并推出了有关妊娠・分娩・育儿的杂志等。

上市时间:2000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第1部)上市。

业务类别:贝内斯目前经营的5项业务分别为:家庭教育、介护、育儿、全球儿童挑战、贝立兹(Berlitz )、其他新业务(妊娠・分娩・育儿等相关杂志创刊)。

在贝内斯集团公司中,开展老年・介护业务的公司有:经营养老服务、保育业务的Benesse Style Care CO.,Ltd.、经营医护人员介绍派遣业务的Benesse MCM CO.,Ltd.、经营老年人餐饮服务业务的Benesse Palette CO.,Ltd.和经营介护咨询业务的Benesse Senior Support CO.,Ltd.。

Part2.多维度剖析:介护业务发展历程、介护服务类别、各项经营指标

1)日医学馆

介护业务发展历程:日医作为介护行业龙头企业,于1996年4月开始加入介护业务。2000年4月,伴随着介护保险制度施行,日医在全国开设了770所介护服务据点,正式开展起介护业务。2004年12月开始家务代理服务,2007年11月从大型上门介护公司股份有限公司komusunn承继设施介护业务,由此正式开始住宅型介护服务。2012年2月股份有限公司Nichii Care Net在中国设立法人,由此开始经营在中国的事业。2013年12月成立中国现地法人日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现 日医(北京)居家养老服务有限公司)。2016年将开展访问介护和日间照护服务的股份有限公司Odakyu Life Asoshia纳为子公司,2019年承继股份有限公司Hankyu Bus的介护业务等,开展了各种介护业务,拓宽了沿线所提供的服务。

介护服务类别:日医提供的养老介护服务可以分为居家介护服务、住宅式介护,以居家介护为主。此外还有生活支援服务这一社会介护保险法范围外的服务。

图:日医提供的养老介护服务

经营指标:根据2018年度、2019年度日医介护服务的使用情况表,19年度较18年度:使用日医护理计划的人数同比减少。使用上门介护、日间照护、福祉设备出借服务的总人数同比减少,其中,使用上门介护服务的人数在19年4月-10月期间同比18年度减少,但19年11月-20年3月期间则同比18年增加;上门介护服务中,介护给付人数在19年4月-8月期间同比18年度减少,19年9月-20年3月期间则同比18年增加。使用日间照护服务的人数19年度较18年度同比减少,其中,19年度各月介护给付人数同比18年度也相应减少。另外,使用住宅型介护服务的人数同比增加。

图:2020年3月介护服务使用情况

日医19年度综合会计年度的总营业额为297,965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3.5%)、总营业利润为12,162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21.2%)、经常利润为7,483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31.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当期纯利润为4,058百万日元 (同比18年度减少33.6%)。

其中,介护部门的业绩:2019年度营业额为153,796百万日元 (18年度同期为151,444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1.6%),占总营业额的51.6% ;营业利润为15,857百万日元 (18年度同期为16,383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减少3.2%),占总营业利润的130.4% 。

居家系介护部门除了确保、落实介护人才及强化中重度应对,还通过分割新设上门介护据点,再度完善服务供给体制的成长战略,以此帮助构筑地区统括关怀系统。由于据点分割,19年9月-20年3月期间各月使用上门介护服务的人数相比未分割时均有增加。截至2020年3月末,完成了402处据点的分割、新设,还致力于1405处上门介护据点的运营体制完善、管理体制强化。

住宅系介护部门在19年会计年度新设1个付费养老院据点、1个集体康复之家,另外力图通过缩短房屋使用后的空置期,提高房屋利用率。

最终,因住宅型介护设施的使用人数增加、房屋利用率提高,营业额实现增收,而由于上门介护据点的改组随之而来的先行投资则导致营业利润减少。

图:[综合・累计]各部门损益计算书(营业利润)

2)损保控股

介护业务发展历程:2012年损保投资Cedar股份有限公司,自此进驻介护行业。2015年损保收购watami居酒屋的介护股份,2016年将经营收费养老院的大型企业Message Co.,Ltd.(后更名为“SOMPO Care Message Co.,Ltd.”,2017年成为损保全资子公司(后更名为“ SOMPO Care Co.,Ltd.”))纳为子公司,2018年将自身旗下4家经营介护业务的公司合并,损保在介护行业的存在感逐年增强。

介护服务类别:SOMPO Care Co.,Ltd.主营损保的养老业务,业务内容主要分为住宅型服务和居家型服务。

图:SOMPO Care Co.,Ltd.提供的养老业务

经营指标:截至2020年4月,SOMPO Care经营的养老设施业务包含281家护理疗养院、131栋老年人服务性住宅和21家集体康复之家(GroupHome),老年居室总计约达25600间,在日本国内高居榜首。除养老设施业务之外,所提供的居家护理服务事务所达501家,提供上门护理的事务所为58家。

图:SOMPO Care经营的养老设施具体情况(截至2020年4月1日)

2019年度SOMPO Care养老介护业务营业额达1284亿日元,在上市养老企业中位居第二。

图:2020年3月期上市养老介护企业营业额排行

在SOMPO Care的介护业务中,住宅系服务占据了收益的大部分比重,因此,损保将住宅系服务的入住率作为KPI。根据损保2020年综合报告,截至2016年,SOMPO Care住宅系服务的入住率呈逐年下滑趋势,16年更是跌至谷底,入住率不足80% 。2019年其住宅系服务的入住率达到91.5%,按照损保中期经营计划,2021年3月末住宅型服务的入住率将达到93.0%,今年上半年,居民外出受限从而导致的新入住人数减少可能会对该入住率产生影响。

图:损保KPI变化情况

损保2020年3月期的决算报告显示,19年度综合会计年度介护・保健业务部门的业绩:经常收益达到1344亿日元,比上年度增加69亿日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当期纯利润达13亿日元,比上年度增加15亿日元。

2015年度介护・保健部门的修订合并利润为15亿日元,2016年度则跌落至-7亿日元。损保计划通过提高入住率、生产性等措施,在2017年以后实现盈利,确保可靠利润。实际上,它也确实做到了。16年之后,其入住率稳步回升,2017年修订合并利润猛增至41亿日元,之后两年保持增长趋势,2019年度达到77亿日元。

图:各部门修订合并利润

损保预计2020年将实现年利润(修订合并利润)1870亿日元,修订合并净资产收益率(ROE)将达到8.1%。其中介护・保健业务预计达到70亿日元,约占总年利润的4%。预计目标达成时的修订合并年利润将达到3000亿日元,其中介护・保健业务约占4%。修订合并净资产收益率(ROE)将达到10%以上。

图:损保资产构成变化情况

3)贝内斯控股

介护业务发展历程:贝内斯的介护业务始于1995年的护理人员2级培训讲座;2000年,贝内斯设立经营介护业务的Benesse Care CO.,Ltd.,并将经营护理疗养院的Shinko-kai CO.,Ltd.纳为子公司;2003年,贝内斯将集团旗下3家经营介护业务的公司合并为Benesse Style Care CO.,Ltd.;2010年将经营介护收费养老院的Bon Sejour CO.,Ltd.纳为子公司;2012年将Bon Sejour和Benesse Style Care CO.,Ltd.合并;2013年成立餐饮服务公司Benesse Palette CO.,Ltd.

养老介护服务类别:贝内斯经营的养老院主要是介护保险范围内的介护付费养老院。

图:Benesse Style Care CO.,Ltd.经营的养老业务

2019年4月,贝内斯陆续开展各类价格区间的收费养老院,到2020年4月,面向高龄者的养老院(付费养老院、服务性老人住房等)达330所,居家介护业务据点达40处(其中,介护中心34所、日间照护中心6所)。

经营指标:2019年,贝内斯运营的老人院入住人数达1.6万人,截至2020年3月末,则入住了约1.7万人。2014年-2020年3月末,贝内斯运营的养老院及老年人住宅总量呈现稳步增长趋势,由253增至330,六年间增幅为30.4%。现有设施入住率2019年3月末为96%,到2020年3月末则降至95%,入住率未产生明显波动。

图:贝内斯运营的历年养老院及老年人住宅总量

2019年度综合会计年度的总营业额为448,577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2.1%)、总营业利润为21,266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30.9%)、经常利润为16,759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37.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当期纯利润为6,289百万日元 (同比18年度增长28.3%)。

2018/3期-2020/3期,介护・保育部门的营业额逐年上涨。其中,2019年度达到122,868百万日元(18年度同期为116,999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增长约5%),占总营业额的27.4% ;营业利润为11,374百万日元 (18年度同期为11,396百万日元,同比18年度减少0.2%),占总营业利润的53.5% 。

图:各部门历年营业额

图:各部门综合业绩(相比上年度同期)

贝内斯称介护・保育部门的营业额同比上一年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入住养老院的总人数增加,而营业利润略有减少则是由于虽然收入增加导致利润增加,但同时因实施待遇改善、人工费增长等方面的影响而最终导致的结果。

图:营业额/营业利润增减要因(相比上年度同期)

纵观三家公司养老业务的发展历程,贝内斯最早开展养老业务(1995年),其次为日医(1996年),最后是损保(2012年)。20世纪90年代,日本制定了“高龄者保健福祉推进十年战略”的黄金计划,并开始准备导入介护保险制度。

1997年介护保险法成立并于2000年施行。无疑,贝内斯和日医是洞悉了新政策背后的商机,搭上了时代的顺风车,分别开始拓展业务范围,将触角伸向养老这块新鲜蛋糕。损保作为大型损害保险企业,本身拥有庞大的资本,因而不同于日医和贝内斯的自主经营,损保是通过投资其他公司开始的养老业务。

在养老介护服务上,三家企业都提供了居家介护、住宅式介护的常规标配,同时,日医的老年人排泄护理商品销售和介护保险申请代理、贝内斯的人才派遣、介护咨询,这些标配之外的特色服务则丰富了介护服务的内涵。

除了自身丰富的内涵,多元业务的融合更是为养老介护锦上添花。三家企业在养老介护方面都是非科班出身,无论是医疗、人才培养、家政代理+介护,还是保险+介护,抑或是教育、保育+介护,多元化的业务主体都有利于企业整合资源优势,弥补单一介护业务下的产业链缺失问题,这一点从中国养老市场各大地产、保险、医疗、互联网、大健康行业与养老产业的融合中也可以窥见一二。

Part3.面临的风险和应对策略

对于经营介护业务的企业来说,介护保险制度每5年一次的修订和介护报酬每3年一次的修订,是影响养老企业介护业务的最大不确定因素,这种主导下的相关政策变更给企业带来的是机遇,也是挑战。

此外,养老介护行业长期面临介护人员不足的困境,再加上激烈的市场竞争,这些外部因素都是企业正在面临的风险。除了外部风险,企业内部经营方式、经营决策等内部因素同样可能成为风险之一。因此,了解企业所面临的风险及相应的变革举措,对照自身,也许能从中获得些许启示。

1)日医学馆

日医通过扩充介护保险外的服务和服务类别,以此分散可能出现的风险,但如果无法填补减少的介护报酬,预计将会给收益带来巨大影响。另外,介护设施的入住人数减少导致的设施利用率降低、入住费用等的行情下跌,因雇佣环境变化等导致面向介护初任者的介护相关讲座参与人数产生巨大变动,这些都会给介护业务的收益带来影响。

近年来,基于 “医疗相关”主力业务和“介护”业务的环境变化以及新业务的损失情况,2019年1月开始,日医通过坚决实行日医教育业务、全球业务相关的业务构造改革,修正中长期战略的轨道,在以基干事业(医疗相关・介护・保育)为中心的“原点回归”战略的基础上,推进强化成长力、收益力。

2020年5月8日,日医公布将实施MBO,从上市市场退出,原定收购期间为5月11日-6月22日,但由于日医股价后续持续上涨,收购时间延长到了7月9日,然而其股价仍未停止上涨。

2)损保控股

2012年损保加入介护业务后,2016-2018年,采取集团公司合并、统括和生产性提高战略实现了早期盈利。2015年损保收购watami居酒屋的介护股份后,2016年又将Message纳为子公司,为了进一步提升介护服务的品质,损保直接将自身拥有的广域网络和丰厚的经营资源投入Message的介护业务运营中。

另外,损保还导入自己所持有的风险管理技术,活用传感器和智能手机等信息通信技术这类数字技术,从而借助摔倒等事故的早期发现、和医生之间的信息分享、介护机器人,以此实现介护负担减轻。

2017年3月损保在养老介护行业崭露头角,营业额排名仅次于日医,位列第二(营业额:1108亿日元)。

2019-2020年,损保提出进一步提高生产性、扩大周边业务的收益,在认知症照护上构建强大的SOMPO品牌。2019年,SOMPO Care住宅系服务的入住率为91.5%,虽然未达到年初计划,但通过提高生产性和削减成本等措施,修订利润达到62亿日元,最终超过年初计划水平。

为了实现人才的确保、培养,2019年10月,SOMPO Care围绕介护士实施介护职业的待遇改善,并在企业内部开设大学,提供介护知识和技术的学习环境。

2020年,上半年事情影响扩大,支付给现场介护员工的特别津贴成为损保的一项额外开支,另外因居民外出受限导致的新入住人数减少可能会降低其住宅系服务的入住率,因意外增加的开销和可能减少的收益是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风险。

面对急速加剧的老龄化以及介护服务劳动力的供不应求,为了确立可持续的业务模式,人才的确保、培养及生产性的提高成为损保亟待解决的课题。

作为中长期战略,损保希望通过活用科技提高生产力,致力于人才的确保和培养,强化介护服务的供给力,实现“最强品质和生产性“。为此,损保决定充实服务种类并通过向其他介护同行提供介护服务技术实现商业融合,以此来支撑日益扩大的介护需求。另外,损保还旨在通过提供有助于预防认知功能低下的服务,构筑一个”认知症预防、认知症患者也能照常生活“的社会。

在经营方向上,损保掌握有本集团各方面业务的实时数据,由此提出数据战略,旨在构筑活用所有实时数据的商业模式(实时数据平台),通过该平台向客户提供高附加价值、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并帮助解决少子高龄化等社会课题,而数字战略的第一枪就是在日本国内的介护・保健领域构建数据平台。

3)贝内斯控股

在介护・保育方面,贝内斯深耕高品质的地域主场战略。2018年,贝内斯在所有养老院中导入服务导航系统,2019年之后,在东京都中心之外开设高端养老院。

自2017年以来的待遇改善措施虽确保了人才的稳定,但是部分员工离职率仍有所增加。

2020年的意外,世界经济被重启,经济增长率长期持续走低。受意外影响,贝内斯经营的养老设施的新入住人数大幅缩减,在这种情况下,贝内斯决定最优先对现有入住人员的关怀。

作为中长期战略,贝内斯决定:①强化高端养老院;②深耕并扩大主场战略(开发新领域、与人才录用战略联动;③再次构建围绕专业性开发的人才培养体系。此外,贝内斯还意图通过M&A开拓继教育、介护业务的第三支柱业务,优先在与现有业务亲和性较高的“健康”和“生活”等领域开展新业务。

结语:

日本介护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介护保险”制度,而这种依靠高额财政支持的产业环境,也让日本养老失去了商业化的竞争能力,因此很难在中国的养老市场环境中拼得一席之地。

此外,人才不足问题是日本介护行业面临的最严峻问题,日医、损保、贝内斯这三巨头也同样备受人才不足的困扰。 

目前,中国养老市场也正面临老龄化日益严峻的大趋势,再加上中国从1979年开始推行的独生子女政策,人口老龄化压力增大。为了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2015年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日本虽然也一直鼓励生育,但“低欲望”的国民并不积极响应号召,因而介护只能寄希望于现有人员的后期人才培养。

相较之下,中国的二孩政策则致力于从源头上预防人才不足问题,但由于介护行业从业人员待遇保障不够、社会对介护职业的认可度较低,从事介护的人才依然面临较大缺口。对此,完善介护行业从业体系,保障、提高介护工作人员待遇,提高介护人员的社会地位依然势在必行。

另外,三家企业的设施入住率都受意外影响,对此,损保和贝内斯都着眼于提升服务品质,通过提供高品质服务赢取现有客户的服务认同感,保证既有收益,这对于同处于意外下的中国养老企业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做法。

日本介护保险制度自2000年施行以来经过5年一次的修订现已日趋成熟,介护产业也发展到“介护出口”,相比之下,中国的长期护理保险自2016年才开始试点工作,养老产业供给端在养老机构、人员、服务质量方面仍存在较大问题,为了更好地迎接未来日益扩大的养老市场,对标日本企业从0到1的发展历程,未雨绸缪,仍是必然之选。

本文参考资料

1、日医学馆、损保控股、贝内斯控股官方网站。

2、行业研究网站“業界動向サーチ” 。

3、株式会社“FUNDBOOK”官网。

- END -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日本养老 | 深度剖析日本上市养老企业前3强:企业概要、服务内容、经营指标、风险变革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报告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AgeClub

127 文章
1219.35万 阅读

国内首家专注于老年行业商业创新与创投孵化的产业新媒体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