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西部利得权益产品缺少主题 爆款时代暂无人扛大旗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07-12 20:01:00  阅读量:16.21万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在当前权益产品发行大年,西部利得基金却未能抢占先机,年内仅新发数只产品,且规模也相当有限,远未达到爆款行列。究其原因,或与公司基金经理团队人员暂时缺失有关,而新人出镜、无明星经理站台更是导致产品在发行时不太受基民重视,使得募集期出现了延长情况。

Wind数据显示,在2020年基金新品频出爆款大环境中,西部利得基金公司被动权益类基金仅新发两只,同时为一只老的指数型基金新添了C类份额;而主动权益基金方面,除了为西部利得景瑞新增C类份额外,也仅新发一只偏债混基。

今年恰好是西部利得基金成立第十年,但其产品线仍不完善:主动权益类产品看,悉数是全市场主题的主动权益类公募产品,行业主题类产品迄今仍是空白,如果情况导致公司与去年以来大热的“科技、消费、医药”三大主题失之交臂。

西部利得权益类产品缺少“主题”

袖珍化生存基金经理剑走偏锋

Wind资讯数据显示,作为西部证券持股51%的基金公司,西部利得的产品结构和规模重心仍然在固收类产品上,债券型和货币型产品达19只,合计规模约为452.25亿元。虽然公司的混合型和股票型基金产品数量也有20只左右,但合计规模仅约33.6亿元,每个产品平均规模基本处在袖珍化生存的尴尬境地。

纵览公司的偏股型混基,可以发现,西部利得成长精选基金一季度末的规模大约为0.02亿元,其规模排名暂时“垫底”。资料显示,作为一只成立于2015年年中的权益类产品,该基金昔日首募成立时的份额还为2.07亿份,可经过五年时间的股海浮沉后,现如今的规模已缩减至0.017亿份。基金一季报提示,该基金资产净值竟然出现连续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的情况。

在产品规模已经迷你的情况下,该产品的基金经理重仓股思路可谓大胆,一季度时将上一季度的十大重仓股悉数更换,重点突出了汽车、影视娱乐、消费三大板块。其中,长城汽车、长安汽车和广汽集团高居前五,三只汽车股合计持仓占比约为12.68%,结合首季该基金的股票仓位77.90%大致推算,汽车股对基金组合的贡献约为9.88%。然而遗憾的是,重仓的汽车股今年整体表现一般,尤其是第五大重仓股广汽集团至今还下跌了17%左右。

西部利得成长精选基金的表现不济只是西部利得存续主动偏股混基阵营的一个缩影,彼时规模已退回至2亿元成立门槛之内的产品还有西部利得多策略优选、新盈、景瑞、新动力、新富、景程、量化成长等多只产品。与成长精选迄今约15%的净值增长率相比,多策略优选迄今约19%的净值增长率基本也是相当的。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西部利得多策略优选首季末的规模为1.28亿份,该产品的基金经理首季投资策略也发生很大变化,一改上季度重仓股市的思路,将更多的资金投入了债市。一季报显示 ,产品的股票仓位降为6.01%,而现有的重仓股也多数为打新所得,另外还包括了诸如邮储、渝农、浙商三家银行的IPO老股转让限售。换句话说,该基金经理基本放弃了在二级市场买卖股票的操作。

记者注意到,西部利得基金发行的产品中竟然没有一只行业主题类品种,几乎悉数为全市场类的宽基型产品,这样的思路可谓是一柄双刃剑,在市场整体向好时可以不受约束配置多个行业的热门标的,但若在二级市场长期的结构性行情中,则很有可能会错失单一行业主题的最大红利。

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向记者表示:“公司的权益类产品数量较少,规模也都不大,其实和公司重债的传统直接相关。2015年中期以后,公司才开始不断发行主动型权益类产品,但由于缺乏招牌基金经理,基金产品的业绩一般,再加上公司本身动荡不断,投研能力进一步降低,权益产品的投研可能落入了恶性循环中。”

基金经理团队星光黯淡

爆款权益时代暂无人抗旗

在亮点寥寥的业绩和规模背后,西部利得基金权益团队的人丁稀少叠加星光黯淡成为不容回避的问题,公司目前的基金经理团队人数为12人,但其中能完全专注于偏股权益的人并不多。

Wind数据显示,基金经理团队中涉及主动权益的可能包括了刘荟、陈保国、韩丽楠、陶星言、张翔、林静六人,对比去年名单,最大的变化是基金经理曹祥的离开。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曹祥在基金经理岗位任职时间达到3年零297天,截至今年2月24日卸任,他在公司总共管理过四只产品,所取得的最好任职回报约为45.92%。去年底时,他一度是几位在任基金经理中业绩表现是最好的。

在曹祥去职后,女将刘荟无疑是在任基金经理岗位任职年限资历最老的一位,迄今任职时长大约为4年半,她在公司参与管理的基金达到六只之多,从其在管产品今年以来的业绩来看,其中表现最好的一只净值增长率也不过是23%,此外还有三只产品约在18%一线,而西部利得景程的净值增长率则在4%一线,排名处于同类较为靠后的位置。

除去刘荟外,林静的任职时间超过了3年、张翔和韩丽楠的任职时间也超过了4年,特别是韩丽楠目前也管理了多只产品。但是其管理的多只产品基本属于低风险偏稳健型的灵活混基,除去上文提到的注重打新的西部利得多策略外,其管理的其它几只新字头基金中,业绩比较基准的设定均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50%+中证全债指数收益率*50%”。如是分析,低风险混基20%左右的收益率在年内已属正常水平,但显然还无法挤入权益“爆款”之列。

再往后看,陈保国和陶星言目前的任职时长尚且不到半年,目前的业绩暂且可以忽略不计。如是分析,在曹祥首季度离职后,由于人手不足,目前公司名下的基金经理也多参与管理低风险甚至是偏债的混基,这样看来比较纯正的偏股权益基金经理似乎只剩下刘荟了。

“明星基金经理的脱颖而出,一要靠努力二要靠天赋,但这也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积累,困扰公司的最大问题就是现任基金经理们的任职时间不够。从现有人员来看,主动权益的刘荟和被动权益的盛丰衍未来有望脱颖而出。”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如是分析。

“西部利得背靠券商,实际上在打新方面展现了一定优势,截至2020年7月3日,西部利得16只产品参与科创板打新,参与科创板总体入围率达到87.11%,这对西部利得的权益产品也形成了较大的收益增厚,体现到西部利得在指数增强产品上有不错的收益,后续可以将中签作为一大亮点。”王骅进一步称,“这种情况同时也说明公司在二级市场投资中是存在明显‘短板’的”。

权益发行大年,货基“独大”现象需改变

在权益产品发行大年,或许是看到圈内公募新品发行的热潮,西部利得也发行了几只产品,但今年惟一发行的主动权益类新品却只有目前还处在发行档期中的西部利得港股通新机遇混合,募集截至日原本是6月15日,后延长至7月13日。

记者注意到,该基金的拟任经理是任职时长目前仅有45天的新人陶星言,资料显示其此前似乎并没有在香港生活和工作过的经历。如此的人事安排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风险的,要知道,公募行业通常很少将产品贸然交给一个新人来单独管理,而西部利得却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此情况似乎说明公司的权益舵手储备还是相当有限的。

就西部利得年内新发基金情况看,其似乎也想寻求一种股债之间的平衡,但实际的效果却是倾斜的跷跷板似难校正。具体来说,公司年内发行了两只债基未发行货基,新发了一只被动权益指基和一只主动权益产品,数量上暂且打了个平手。但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新品首募的成绩单均较为平淡,与今年很多家基金公司动轧发行规模数十亿、百亿相比,即使是表现最好的债基聚泰18个月定开,两类份额加总规模也仅约9.5亿元。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 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西部利得旗下各类产品的投资管理中,货币型产品和纯债型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稍强,权益类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较为一般。从产品结构看,公司最为倚重的产品似乎还是货币型基金,其规模达到了271.74亿元左右,但需要注意的是,仅西部利得天添富货币B的首季末规模就达到了256.26亿元,几乎呈现出“一基擎天”的畸形结构。

“在权益爆款时代,公司的劣势主要在于旗下权益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一般,没有较为出众的王牌产品和王牌基金经理,因此不具备爆款时代的带货能力和条件。如果需要发展权益产品,提高这类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是第一要务。可以招募更多具有经验的投研人员或过往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程颖如是表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西部利得权益产品缺少主题 爆款时代暂无人扛大旗

关键词阅读: 股权 / IPO / 券商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证券市场红周刊

2174 文章
7168.71万 阅读

《证券市场红周刊》是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刊物,被美国期刊协会评选为世界十大财经媒体之一,在中国证券类杂志市场占有率超过80%。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