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市值缩水8成,老总被限制出境,金嗓子还能发出优美声音吗?

2020-06-06 12:06:52 来源:谭浩俊   阅读量:12.57万

市值缩水8成,老总被限制出境,金嗓子还能发出优美声音吗?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被执行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出境。这里所说的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是指金嗓子食品未按法院判决要求,支付给原告‪5194.98‬万元广告费,于2019年9月19日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法定代表人江佩珍也被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虽然法院在案件审理中也发现,金嗓子食品和金嗓子公司没有存在资产混同使用现象,金嗓子公司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但是,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江佩珍。因此,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这起广告费纠纷,也就不可避免地会将江佩珍“拉下水”,使其成为被告,从而被限制消费和出境等。

从一名一线的包糖工到集中国十大女杰、全国三八红旗手、改革开放30年百名女性新闻人物、全国十五大杰出创业女性等多种荣誉于一身的著名企业家,江佩珍的人生经历,也可称是一种传奇。毕竟,作为女性,能够发生这样的蜕变,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是可想而知的。特别象含片这种门槛不是很高、竞争力很强的产品,要想脱颖而出,就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江佩珍做到了。从广西柳州走出的金嗓子喉宝,真像宝贝一样,走进千家万户,最高时,市场占有率达到了36%。金嗓子公司也因此于2015年7月5日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一家真正的公众公司。金嗓子公司的市值,最高时也一度达到60亿港元。但是,好景不长,仅仅5年不到的时间,市值就缩水到只有11亿港元,缩水率达到了80%,江佩珍自己,则因为另一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而受到限制消费和出境的处理。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产品过于单一,导致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不强。一旦市场竞争加剧,就必然会出现问题。粗粗一听,确实很有道理。产品过度单一,抗风险能力确实不行。但是,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产品单一的企业多得很,为什么人家能够活得好好的,金嗓子公司却陷入困境呢?譬如那些生产纽扣、打火机、领带等的企业。不也没有出现问题嘛。关键还在于,如何真正做出行业龙头,成为行业领军人物,行业产品标准制定者等,能够成为真正的单打冠军。满足于一般产品的生产和研发,是注定要被淘汰的。

而从金嗓子的情况来看,显然没有在技术创新与产品研发上下功夫,而过于在意广告效应了。也许,这与金嗓子在广告方面取得了很高回报是分不开的。不管与罗纳尔多的纠纷谁对谁错,对产品宣传起到了积极效应是不可否认的。也正是因为广告效应拉动了企业产品的销售,提升了金嗓子在同行中的地位,也就让江佩珍更加相信广告的作用。因此,在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方面,变得越来越薄弱,有限的资金也主要用于广告投入,而不是技术和产品研发投入。正如当年的秦池酒、三株口服液等一样,单纯的广告效应是支撑不住企业的产品单一和技术含量不高的。当其他企业在含片的研发和上下游产品开发方面不断加大投入、拉长产业链的情况下,金嗓子却仍然在广告上下功夫,岂有不被市场淘汰之理。

虽然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金嗓子尚未堕落到被淘汰的地步。但是,连5000多万广告费都支付不了,也确实比较难堪了。就算金嗓子食品与金嗓子公司没有直接关系,其对金嗓子公司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江佩珍被限制消费和出境就是最好的例证。

虽然广告费纠纷、限制消费和出境等并没有将江佩珍打倒,在2019年年报的主席报告中,她仍然信心满满地表示,2020年,预期本集团将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口号好喊,底气在哪呢?仍然是通过广告来打天下,还是手中已经掌握了秘密武器,可以拿出来一试。关键是,2020年已经过去近半,江佩珍手中到底有什么“核武器”,外界一概不知。相反,听到的却是江佩珍不能出境的限制令。

所以,面对金嗓子的困境,特别是江佩珍的被限制消费和出境,如何才能兑现江佩珍报告中的目标,如果没有新产品推出、没有新技术亮相、没有新思路作伴,所谓的2020年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实质没有任何价值。甚至可以说,想打广告的主意,可能实力也不够了。

金嗓子,还能发出优美的声音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报告 / 上市 / 美的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谭浩俊

2155 文章
3905.13万 阅读

著名财经评论员,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华中科技大学业界专业导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江苏大学MPA社会导师,媒体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