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酱酒第二股”将花落谁家?郎酒还是国台酒?

2020-05-29 17:15:34 来源:中国资本观察   阅读量:14.16万

“酱酒第二股”将花落谁家?郎酒还是国台酒?

近年来,酱酒成为热门品类,茅台之后的“酱酒第二股”之争也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日前,国台酒披露IPO招股书,拟募集资金25亿元,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并力争成为贵州省第二家白酒主板上市企业和中国资本市场又一支酱香型白酒股票。

与已经成为A股之王的茅台相比,国台酒的生产经营规模难以望其项背。但放眼A股上市的19家白酒企业,茅台作为酱香型白酒“独苗”,身旁第二把交椅仍然虚位以待。

据悉,与国台酒同时争夺“酱酒第二股”称号的,还有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郎酒已在“酱酒第二股”的席位上摩拳擦掌,国台酒最终能否冲刺成功?

同赛道竞争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2019年实现营收18.88亿元,净利润3.74亿元。当然,与已经成为A股之王的贵州茅台 (2019年营收854.3亿元、净利润为412.1亿元)相比,国台酒的生产经营规模无疑在短时间内难以望其项背,但这并不妨碍其冲击“酱酒第二股”的野心。

国台酒表示,此次募集资金到位后,一方面将解决公司长远发展中的产能瓶颈;另一方面将使公司有充足资金开展市场营销活动、加大营销网络建设,并将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保持在合理水平。公司力争成为贵州省第二家白酒主板上市企业和中国资本市场又一支酱香型白酒股票。

今年1月,国台酒收购怀酒51%股权。借此收购,国台酒实现了对国台怀酒的控制,获得4930吨优质基酒及年产 1000 吨的基酒生产能力。国台酒此举也被业内普遍认为是加码产能,为上市做准备。

事实上,国台酒早在十年前便已酝酿上市。2011年国台酒销售首次突破10亿元,宣布了启动上市的计划;2012年白酒行业遭遇深度调整期,国台酒业绩断崖式下跌,上市计划不得已而终止;2017年,国台酒启动“股权激励计划”,再次释放了登陆资本市场的野心;2019年国台酒完成股权分置改革,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按照此前公布的上市时间表,国台酒力争今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与此同时,另一大酱香型白酒企业郎酒也在积极谋求上市,为冲刺“酱酒第二股”铆足了劲儿。而郎酒的上市路更是一波三折。2007年和2009年郎酒都曾谋求上市,但都无功而返;2013年后,郎酒业绩遭腰斩,无暇重启上市;直至2015年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回归”后,郎酒才重新驶入正轨。此后,郎酒在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谋求上市的声音不断传出,2016年郎酒提出2019年上市的计划,后未能如愿;2020年郎酒又提出争取今年上市的目标。

耐人寻味的是,同为酱香型白酒企业,国台酒和郎酒的宣传都采用“傍茅台”式营销。国台酒宣称自己为“茅台镇第二大酱酒企业”,借势茅台镇产区概念,销售目标直指茅台;而郎酒则标榜自己为“两大酱香型白酒之一”,借势赤水河孕育了两大酱香名酒的概念。不过,自称“茅台小弟”的国台酒被外界质疑其力量不足,而郎酒的“碰瓷”式营销更是引来一封“酱酒人致郎酒的公开信”。

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认为,无论从历史渊源还是现今发展来看,郎酒和国台酒都有很强的上市诉求。郎酒作为老牌名酒之一,急于通过上市“秀肌肉”,向其他名酒看齐,同时上市将有助于郎酒品牌力的提升;而国台酒作为业外资本较早进入贵州省茅台镇的代表,对贵州省茅台镇的酱香酒产区品牌打造付出了很多心血,也急于通过上市谋求更大发展。

在争抢“酱酒第二股”中,谁将最终胜出?是郎酒还是国台酒?

谁将胜出?


近几年,国台酒的业绩一直在快速提升,2017年其营业收入仅为5.73亿元,2019年便增长至18.88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更是呈现倍数增长的态势,分别为7067.23万元、2.47亿元以及3.74亿元。

虽然国台酒近年业绩保持着高速增长的趋势,但从整体营收体量来看,其与当前的上市酒企相比,体量似乎略显不足,排位处于下游。据国台酒透露,预计在2020年完成30亿元的销售目标,而与国台酒处于同一IPO赛道的郎酒给出的业绩预期是150亿元。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表示,对于酒企来说,一线酒企的门槛是营收100亿元,区域强势酒企的门槛是30亿元至50亿元。因此从业绩来看,国台酒尚属于区域中小型酒企,在全国品牌影响力上略显不足。

除规模偏小外,国台酒的债务水平却显著偏高。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账面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37.45%,资产负债率已达到 61.1%,并将在未来的3年内陆续到期偿付。

值得注意的是,较高的有息负债会加大企业的财务费用负担,降低整体盈利能力,并对公司现金流产生影响。2020年初,国台酒宣布并购怀酒进入收尾阶段,此次收购将进一步抬高公司的负债水平。

此外,国台酒的高库存也引发不少担忧。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的存货分别为11亿元、12.1亿元、13.9亿元,分别占总资产的32.8%、35.3%、28.6%。其中,2018年的存货金额甚至高于2018年营收总额11.76亿元,公司消化库存的能力有待观察。

而对于郎酒而言,商标权问题是制约其上市最大的“绊脚石”。据悉,四川省泸州市政府对郎酒进行改制时,并没把商标权一并给予郎酒集团,而是将商标权给了当时的国有独资公司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当时双方签下了对赌协议,郎酒做到120亿元才能100%持有郎牌商标。然而,2013年以来,郎酒遭遇业绩腰斩,商标回归遥不可及,上市更是遥遥无期。从目前久盛投资的股权结构看,郎酒占比已达到80%,由此推断,郎酒营收已超过100亿元,但尚未达到120亿元的对赌目标,即商标归属权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

目前,关于这两家公司谁更接近资本市场,外界众说纷纭。蔡学飞认为,国台酒冲刺IPO具有一定优势,酱香酒在未来3-5年都将是热门品类,国台酒地处茅台镇,处于优势产区,近年来高端化比较成功,符合酱香酒消费大趋势。从政府层面来看,目前对于酒类管控有松动迹象,而且今年实体经济受创,酒业优势却得以体现,白酒板块走热,资本层面上国台酒也具有发展性。

不过,食品行业专家朱丹蓬则认为,目前国台酒作为一个区域性品牌,其渠道、价格还处在梳理、纠错阶段,叠加疫情影响,今年IPO并不是好的节点。从中长期的发展来看,国台酒不应该急于上市,而是将市场、渠道梳理好,明年推动IPO更为稳妥。

撰文:博雅

编辑:王小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股权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中国资本观察

504 文章
2795.65万 阅读

专注于资本市场的财经全媒体

+ 关注

推荐阅读